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大学里有我的女人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25




大学时代发生的很多难忘的事,回想一下,还真是回味。

红雪是我上大学后拥有的第二个女孩,是我在校自律部认识的音乐系的一个美女,家是平顶山的,开始的时候也是因为工作关系有了初次的认识,后来因为两个人一组查课,我又和这位美女部长分到一块了,一周要见几次,就这样熟了三个月后,这时文走了,大学里面的空虚让我好想再找个人填补一下。因为是师范学校,校里面的十分之九是女生,这个自律部也是,在十六个部长里面又是四个是女的,有两个让我感到心动的,一个是音乐系的红雪,一个是政治系的刘玲,自从文走后我就思量选谁下手呢,相比而言我是倾向于红雪的,一头披肩的长发,长长的睫毛,声音是那么的甜,因为一起查课也熟。

我对自己是有信心的,身板不用说,一米七八的个头,雄劲而有些绅士的外表,不说是情圣也属于那种让女生有些神魂颠倒的实力。早上查课我基本是不吃东西的,有次和红雪查课,等我到指定教学楼下,她问我吃饭没有,我说没有,早上没吃饭的习惯,她从她的包里拿出一包面包,喝一瓶奶给我,我当时有些懵了,难道天上要掉馅饼,我说你有啥事,不用贿赂我,她说“没事就是自己买的早饭不想吃了”,我不知道真假,算了先欠个人情吧,不忍心拒绝就接了过来。我就开玩笑你要是不想查课就给我说下次我自己就行,她说没事。

过了两天,红雪发短信给我说她们院在周六七点有个演出,她有个节目,跳一曲舞娘,让我有空去看看。如果去到时候他给我安排个座位,我说美女有约我当然有空。

周六那天我让宿舍小可替我上班,我按他说的时间到音乐报告厅门口等她,我以为自己早到十分钟肯定比她早没想到她已经在哪等着了,那时红雪已经简单的化过了妆,在她们那全女孩里面显得那么脱俗,那么出类拔萃。我给她打招呼时,她们院的女孩对红雪半开玩笑的说你的王子来了,红雪没有反对,让我不由得一阵尴尬脸红。红雪把我领到报告厅里面,我在那玩着手机等着看她的演出,等着演出的结束。还真没的说,我感觉红雪的演出是这里面赢得下面呼声最高的,她披肩的头发按照我说的盘了起来,淡淡的粉妆让她清丽脱俗,长长的睫毛下面闪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妖娆的身材,美艳不可芳物。你看她跳舞时,感觉世界变成了一个时空的通道,通道的尽头是红雪跳舞的身姿。

红雪的节目完了之后便从后门进来,在别人惊羡的目光中,做到我旁边她事先预留的座位上。问了问她今天表现的怎么样后我们便小声的交谈了起来。演出结束后我陪着她在学校散步,请她喝东西时她说喜欢喝优乐美奶茶,我买了两杯,又拿着在学校水房那冲开,也是从那时喜欢上了优乐美浓浓的香味,直到快十点我才把她送到宿舍楼下。

回到宿舍我高兴之余也在思量,我真的要追吗,她家河南平顶山的,相隔千余里。算了,不想这么多了。回到宿舍后,宿舍那帮兄弟便给我开玩笑说又去哪泡妞了,我说音乐系。这帮人可羡慕着我呢,比如刚开始大学时,我们四个在学校吃饭,当时就有一个美术系的女孩过来问我电话号,我当时就懵了,我说我不认识你,她说我很想她的一个同学,又给我亮了亮她的学深证,我也不好意思说别的就把电话给她了。还有有时去自习室好几次都有女孩和我主动说话,说真的真没兴趣。我对感情虽然不是见一个爱一个,但不会同时踩两只船。

再后来,晚上没事的时候红雪就叫上我去学校图书馆看书,看一会就出来在学校的湖边散散步,或者在操场的长椅上坐着看星星。我知道我该做些什么,我把工作分了一半给我的同学,有空我就约她出来。在一个晚上我送她到她楼下当她快上楼时我拉住她的手“做我女朋友吧”我不善言辞,只能蹦出这几个字,她没有说话,只是用手紧紧的抓住我的手,梧桐树下透过米黄的灯光,我慢慢的吻上了这个让我心动的女孩。

后来没事的时候她就来台球厅找我,我教她溜冰,叫她打球,看着她打球的样子我总甜甜地叫她小笨球,而她教我弹钢琴时,卡节时就叫我大笨蛋,我和她一起吃烧烤,一起依偎在学校湖边长廊看水里的“天鹅”,一起去上自习。这样的日子是那么的快乐浪漫,而我也真心的喜欢这个女孩,喜欢她的温柔美丽。

在我和红雪交往的前四个月,我对于她的动作仅限于抱和轻吻,我是真心的喜欢这个女孩,不想让这份爱有任何的瑕疵。但事与愿违,我和红雪还是发生了恋人该发生的事情,那都是到大二的秋天了,那天红雪非要我陪着她一块去网吧通宵上网,这妮子自己宿舍有笔记本,非要去网吧,她还理直气壮的说在网吧上网有感觉。没办法我只好陪着她,可没想到那天本来不好的天,温度下降了好几度,之前红雪又喝了一瓶冷饮,在晚上两点多的时候就感觉身子有些冷,我一摸她的额头,有些烫,怎么办宿舍没开门,不能在网吧这样呆一夜啊。询问了问一下红雪,我就扶着她在附近找了一个宾馆,给她拿了些药,看着红雪吃了药熟熟的睡去,我才安下心,坐着凳子拉着她的手,不知觉间头慢慢的磕在床上睡着了。早上六点多的时候红雪把我摇醒了,我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不那么热了,就是头还有些晕。这时窗外还飘着雨,温度也低了下来。我说你安心在这躺着吧,外面冷,这有空调,也不用回宿舍哪个破地方,要是回去这一路再弄的病情加重了就麻烦了,给系里面请个假吧,等病好再走。红雪顺从的点了点头,给她买了些热的早点。回来时发现床头放着红雪的上衣和裤子,当我目光从衣服上移走看红雪时发现红雪正在看我,看到我的目光是时她忙转过头去,脸上浮现一摸动人的红晕。当时就有一种冲到,想冲到被窝里面抱着红雪狠狠的亲吻一番。我开玩笑的说,这么快就为我宽衣解带了,红雪娇羞的说“你去死吧”。之后把头转过去不再看我,让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那天我就坐在床边,看着红雪,给她倒水,讲笑话,逗她开心。转眼间就晚上九点多了,红雪经过一天多的休息,以及我不停的让她喝白开水,妮子也好的差不多了,不时的半坐在床边给我打闹。看着红雪好得差不多了,我说“姑奶奶能回去了吗”,她说“不想回宿舍”,宿舍还没这好呢,明天再回,我顿时无语,我又要和凳子在一起一个晚上了,真后悔咋没找个房间有两个床的呢,谁又想到上个网咋上出来这么一堆的事情来呢。

经过一天的折腾,加上房间暖气的熏陶,十二点的时候我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头一直下垂,可是整个房间就一条薄被子,估计红雪看到我这个样,把我摇醒说你上床上来吧,我当时一愣,红雪锤了我一下,你聋了,我让你上床上来睡,不过要老老实实的,我连忙尊敬说道一定。

我连忙脱下我的鞋袜上衣裤子,看着红雪欲言又止,估计不想让我脱裤子吧,我心想你不说我就当不知道,不脱怎么睡。看着我坐在床边,红雪只好往里挪了挪身子,把被子让我我一些,顺便又加了一句老实点。我二话不说就钻进了她的被窝,扑面而来的是一阵的处子幽香。我进去后老实的呆在被窝里面不敢乱动,偷偷扭头看了旁边的红雪,这妮子可能是紧张,在哪一点不敢动。气氛有些紧张,我就又给红雪讲起了笑话,“从前,有一书生与一小姐相知相恋。

一日,他们相约出游,途中遇大雨,便至一空屋避雨,留宿至夜。这屋内只有一床,二人虽是两情相悦,却未及于乱。那小姐怜惜公子,便含羞邀了公子共宿一床,却在中间隔个枕头,写了张字条,上曰‘越界者,禽兽也’。那书生却是个君子,竟真的隐忍了一夜,未及于乱。”次日清晨,那小姐醒来,竟是绝尘而去,又留一字条:上书七个大字,‘汝连禽兽都不如’。”听了这个笑话后,红雪若有所思,后来有些娇羞的拿着拳头捶我,我忙抓住她的手说“睡吧”,她才安静了下来,我轻轻的把红雪搂在怀里,我下身往外挪挪,不敢靠近她,怕她感觉出我的异样。看着妮子在我怀里闭上眼,我也不由得闭眼,半个小时过去了,可是我怎么也睡不着,我知道这妮子也没睡,我轻轻的对着她的秀发吹了吹气,红雪睁开她的眼看着我狡猾的笑容,用拳头轻轻的捶打我的我的胸膛说“怎么还不睡”我说“你不还没睡么”她不由得给了我一个白眼,看着媚态丛生红雪,吻着她的体香,我不由侧过身,低头吻上她的唇,在这个湿吻中红雪先前的抗拒终于迷失了自己,不断的回应我的吻,我趁机把身体分成几块压在这个娇躯上面。

红雪的呼吸有些急促,略显红润妩媚的脸庞让我下体的阳刚一阵阵的肿胀,抵在红雪腹部的阳刚让红雪不敢目视我的眼光。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再不上我就真的“禽兽不如了”
我把我所能用的抚摸技巧,能让女生动情的吻技都发挥出来,在长达二十分钟的前戏下我和红雪已经坦诚相待了,看着羞人的红雪,我猜她是第一次,我还是老办法,分开雪景的双腿,使得她的门户对我开放,用龟头抵住她的穴口,看着面前让我心动的女孩,知道我要进入了,这时红雪拿过来她粉红色内裤垫在下面。

在一切准备好后,我慢慢的往前挺动,感觉碰到好大的阻力,前端只有一个小口,而且还没挤进去,红雪疼痛的脸部有些扭曲,我忙俯下身吻住她的樱唇,一面揉搓她的乳尖,我知道这一关难过,所以在红雪被我热吻的情况下,我下体用力的往前钻了一下,红雪啊了一声,整个人往后退了一下,我感觉到下体的紧窄,紧紧的包裹让我不敢乱动,我怕伤害到红雪,女孩需要温柔,特别是第一次。吻着红雪,抚摸着她娇躯敏感的部位,再稍微适应后,我试着慢慢活动,让雪抱着我的背,感觉红雪在娇喘中已经适应我的头部,我决定再往深处探发,就这样,再慢慢的耸动中,半厘米半厘米的进步,在挺进一半后我感觉到前面有个屏障,我明白红雪为什么在下面垫一个内裤的原因了,我怜惜地看着下面的女孩,轻轻地吻着抚摸着,释放出我所有的爱意,红雪终于在最后一声闷闷的尖叫中吞下了我。在与会的交锋中,红雪从开始可以的压低她的声音,疼痛中有些扭曲,随着时间流逝,当慢慢适应我时便变成了舒畅的声音,虽然还是刻意的压制自己,我知道我成功了,该我直捣黄龙了。吻着红雪,抚摸着娇躯,我慢慢的加快速度,在我一片密集的啪啪声中红雪不由得双手搂着我的背,身体扭动,在我又挺动两下后达到第一次高点,一股浓雪喷到我的头部,热热的使我差些把持不住。看着高潮后有些脸色有些红润红雪,诱人的气息让我亢奋,我又崔戈上马,在红雪第二次高潮后我也浑身颤抖的发出我的炮弹。
在一片喘息中我们相拥而眠。由于事先没想到这事,没准备,想着如果红雪有了就给我留着,没有更好。那天早晨红雪下体还是有些酸痛,我还想做,但是疼惜她,就暂时放过她一马。不过庆幸那天晚上我没打中。因为初三的时候和一个女孩做,感觉第一次没事,谁TM想到这次竟中标了,女孩哭着告诉我,我也吓傻了,又不敢给家里面说,好歹的借了同学几百块钱买了个药丸把这事给摆平,还好那次吃的药有用,没什么副作用,否则我就麻烦了。

后来我和红雪虽然没有同居,但经常去第一次住的那间房子,有时在她洗浴的时候我光着着身子冲进去,在她的尖叫中吻住她,奖赏她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