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老婆,妳快樂嗎?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来源:人气:344





  我和老婆是高中時代的同學,從戀愛到結婚,我們相處了四年。老婆不高不
矮,不胖不瘦,面容很清秀,是那種人人都會說「嗯,挺漂亮」的類型。

  我們都出生在農村,結婚時已在一個大的省會城市了。許是出身的原因,我
們的思想都很傳統,以至於在相處的四年中,一直沒發生太過格的事,直至結婚
的前兩天,我們才真正地靈肉結合了。婚後一直過得很幸福,她一心持家,且對
我照顧得無微不至,我深深地愛著她。

  婚後的最初兩年,我們的性生活很平常,由最初的激情演化到平淡,直到有
一天晚上……

  上床後,我們聊起時下新聞,說起報載中的一個女人因被惡徒強姦,執意告
發,丈夫則怕丟人,不讓她報警,誰知那女人氣憤難平,瞞著丈夫報警了。後來
此事鬧得沸沸揚揚,丈夫大感沒臉,竟把老婆踢回娘家,夫妻情斷。

  聊著聊著,老婆忽然問我:「如果我被人……那個了,你會怎樣?」

  我腦海中立刻映出一幅畫面:一個男人伏在她的身上,粗黑的肉棒在她下面
狂野地抽插著,而她不停地拍打著那男人,無望地掙扎……想到這裡,我的體內
竟有一種莫名的衝動。

  我側身抱起她,說:「那……妳會怎樣呢?」一隻手開始撫摸起她的乳房。

  她的臉紅了,邊想邊說:「我會……嗯……我也說不好,也許……我會聽你
的。」

  我的手已經滑到了她的下面,越過叢林,竟發現那裡已經濕了。我壞壞地一
笑,說:「我聽說女人都有被強姦的幻想,妳有過嗎?」

  老婆捶了我一下:「誰說的?你們的男人就愛捉摸這些事。」

  我輕觸她的陰蒂,說:「那一提起這事兒,妳下面怎麼都濕了?」

  老婆更是害羞無比,翻身摟住我,直說:「你壞!你壞!」而我的下面也硬
得難忍,起身壓向她,重重地插了進去,老婆一聲嬌吟,長吁一聲:「啊……好
硬!」

  我的腦海中又出現老婆被強姦的情景,這情景讓我興奮非常。抽插了數下之
後,我慢下來,問她:「說實話,妳想沒想過和別的男人做愛?」

  老婆顯然很投入,聽了我的話後更是無限嬌羞:「沒有……人家……才沒有
呢!」

  我故意逗她,停下動作,說:「妳不說實話,我就不動了。」

  老婆正在興頭上,見我這麼說,顯是有點急了,便說:「那……我說出來你
可別生氣啊!」

  我說:「當然。」

  她支支吾吾地說:「有時候……想過。」

  我忙問:「想和誰呀?」

  「和……和……哎呀,人家不說了。」

  我又快速地插抽起來,邊動作邊說:「說呀,沒事,我不會生氣的,妳快說
呀!」

  老婆此時已是嬌喘連連,把害羞和顧忌拋開了:「想過……想過和你們單位
的那個……那個小魯和我們單位的……宋明……做……做愛。」

  原來如此!小魯和宋明都只來過我家幾次,兩個人都屬於那種強壯型的,長
相也算英俊,原來老婆的心裡竟想過和他們做愛,想不到平日端莊文靜的老婆竟
也有這樣的慾望。

  說來也怪,聽了她的話,做老公的本來應該心裡不舒服,可我卻愈加興奮起
來,看著同樣興奮的老婆,我覺得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刺激。

  我繼續問她:「妳想他們怎樣幹妳呀?」

  處於興奮之中的老婆已完全放開了,淫蕩地說:「想……想他們的雞巴……
插進我的下面,用力地……插,從前面……從後面……好有力啊……好……好舒
服啊!」

  我感覺自己快不行了,那種舒服無與倫比,我說:「那就讓他們來幹妳吧!
我就是小魯,我就是宋明,他們正在……肏妳呀!」

  老婆也已興奮到極點,大聲叫著:「來吧……小魯……來吧,宋明……肏我
吧!我想讓你們……讓你們肏!」

  體內一股熱流衝擊而出,老婆也緊縮身體,忘情呻喚,我們同時洩了。我們
虛脫一般躺開來,從未有過的快感讓我們產生從未有過的疲憊。

  一會兒,老婆把頭枕到我胸前,小聲說:「老公,剛才……我……我……」

  我知道她的心理,她是怕我對她有什麼不好的看法。我笑了笑,輕撫她的秀
髮,說:「沒啥,在床上怎麼說、怎麼想都無所謂,又不是真的,只要我們都覺
得舒服就好。」

  老婆緊緊地摟住我,說:「老公,你真好!」

  我也摟住她,說:「我會永遠愛妳的。」

  我感覺到了老婆的快樂,那是發自心底的。隱隱地,我也預感到:我們今後
的性生活也許會多添幾分色彩吧!


             (一)公車裡的衝動

  自那晚後,我和老婆的性生活有了新的色彩,我們總是在做愛時說出自己的
幻想,不需顧忌什麼。我們甚至已經約定好:做愛時什麼都可以說,可以想,但
生活中還和平時一樣,以防對我們的家庭有不好的影響。

  說是這樣說,其實我在單位裡見到小魯時還是多少有些不舒服,不過想想那
也不是真的,況且這屬於我們夫妻倆的秘密,別人永遠不會知道的,所以也就有
了一種瞞天過海的惡作劇般的快樂。

  老婆似乎也比以前更有活力了,臉上永遠有迷人的笑容。人都說性生活諧調
對女人美容有功效,看來此話不虛。

  大約四個月後,有一件事讓那色彩又多了幾分。那是星期天,我們去市中心
的商業街購物。從我家到商業街要乘公車,而那班公車向來以人多著稱,擁擠的
公車向來是故事多發的地方,我沒有想到的是,那一天我老婆竟也成了故事的女
主角。

  正值盛夏,天熱極了。那天老婆穿得很少,一件緊身短衫,一條過膝短裙,
簡潔、亮麗、性感都佔全了。我們在家門口上了車,由於這站是車線的中途,人
很多,上車時,已經與別人「親密接觸」了,我們只好站在車門口。

  到了下一站,又有幾個人上來,我和老婆只好向裡擠了一擠,從門口的台階
處上來,而後上來的幾個人就有兩個站在台階下。最初我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忽
然無意間我看到在台階下站著的一個十七、八歲的男孩,目光直直的,我順著他
的目光尋去,竟發現他看的是我老婆的大腿!

  由於擁擠,老婆的短裙又撩起了一段,本來就露出很多的大腿都快要露屁股
了。況且那男孩位置很低,頭頂正與老婆的胸部平齊,豈不是看得更真切?而我
老婆正背對著車門,根本不知道後面正有一雙充滿慾望的眼睛在盯著她那光潔白
嫩的大腿。

  我感覺到我的下面開始慢慢地充血了。

  到了下一站,有幾個人下去,又有幾個人上來,我見那男孩也邁上車門口的
台階,裝作無意地向我老婆後面靠過來。我知道他的意圖,但我沒有任何表示,
我甚至期待能發生點什麼。

  果然,那男孩在我老婆的後面站住了。我正好側面對著他,能清楚地看到他
的臉,可看不到他垂在下面的手。他裝出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把身體緊緊貼在我
老婆的身後,不一會兒,我看見我老婆開始不安起來,身體微微扭動,我知道那
男孩已經開始行動了。

  老婆似乎不想讓別人知道她正受到侵擾,只皺著眉,臉卻漸漸紅起來。

  我裝作不經意地把身體向後挪了挪,那一瞬間,我看到男孩的雙手在我老婆
的臀部上撫摸著。我老婆的臀部很翹,肉也很有彈性,那男孩想是爽歪了吧!

  過了一會兒,我發現老婆的臉越來越紅了,眼神也有些朦朧起來,我又按老
辦法看了一眼下面,那男孩的右手竟伸入了老婆的裙內,在她的大腿根處摩擦。
老婆把雙腿夾得緊緊的,似乎不想讓那男孩摸,又像夾住他的手不放,再看老婆
的臉,已有些陶醉的樣子了。

  我覺得很刺激,想不到老婆在自己面前被一個男孩摸,我會感覺興奮。我隱
隱覺得好像應該有所行動,但這種刺激卻讓我什麼也做不出來,只在旁邊默默地
看著。

  慢慢地老婆感覺有些不對了,想是那男孩的手伸進了老婆的內褲裡邊,她輕
輕地驚叫一聲,向我看來。神差鬼使般,我把右手食指放在嘴邊,「噓~~」了
一聲。老婆更是張大了嘴,原來她看到我的左手向上抓著扶桿,而右手也不在下
面,剛才她以為是我在摸她,可現在發現竟不是,而我還示意她不要聲張……

  老婆很聰明,立刻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臉更紅了,竟一動也不敢動,呆呆地
看著車外。

  那男孩根本沒注意到我和老婆瞬間的交流,還在那裡獨自享受著。想是發現
我老婆沒有任何反抗,膽子越發大起來。無意間我又看到他把自己的前拉鏈拉開
了,飛快地掏出肉棒,我只在瞬間就發現那肉棒已經很粗了,青筋綻起,很是雄
壯。我沒有擔心什麼,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下,他是不可能插進我老婆的洞裡的。

  他把身體再次向前靠了靠,我猜想那肉棒一定頂入了我老婆的腿根間。而此
時我的老婆緊閉雙眼,一副很享受的樣子。我想她是明白我的心意的,此時的我
們好像真的心有靈犀。

  她面色潮紅,不停地輕喘,突然,她從下面緊緊抓住我的手,握得緊緊的,
而那男孩也開始顫抖,發出幾聲悶哼,隨後便委頓下來。我知道,他和我老婆同
時到達了高潮。

  到站了,我和我老婆下了車,我從後看見她的腿間有白色黏液流下來,她趕
緊站住,小聲對我說:「擋著我點兒,別讓人看見。」我站到了她身後,回頭向
車裡看去,見那男孩正向我們望來,車又開了,載著那張稚嫩而寫滿驚訝的臉遠
去,我還給了他一個足以讓他莫名其妙的微笑。

  那天回到家裡,我迫不急待地把老婆按在床上,撩起她的短裙,撫摸著沒有
被她擦淨的斑痕,說:「老婆,妳的身上沾了別人的精液了。」

  老婆羞得無地自容,捂著臉說:「都怪你,看著自己老婆被別人欺辱,不但
不出聲,還……」

  我笑著說:「妳不是也很舒服嗎?只要妳快樂,怎樣都沒關係。」

  老婆把手放下來,不好意思地說:「老公,你真的不介意嗎?真的不會以為
我是一個壞女人嗎?」

  我說:「只要妳愛我,我愛妳,尋些快樂有什麼要緊呢?」

  老婆激動地抱住我:「來吧,老公,讓我們一起快樂!」

  我們合二為一了。


              (二)自家偷歡

  這一天,我下班回到家時,老婆還沒有回來,她要比我晚半個小時到家。我
剛進家門,外面就下起雨來。這雨來得很急,也很大,我擔心老婆沒辦法回家,
於是打電話到她單位,問用不用我去接她,她說沒事的,等一會兒雨停了就走,
我便去廚房做飯。

  一個小時後,我終於聽到了敲門聲,開門後我一愣,見老婆身後站著她的同
事宋明。

  老婆笑著說:「雨一直沒停,我急得沒辦法了,幸虧宋明開車到單位,就順
便送我回來了。」

  我知道宋明是老婆單位的司機,就笑著對宋明說:「真麻煩你了,來吧,進
來坐,吃了晚飯再走。」老婆也請宋明留下來吃飯,宋明也就答應了。

  其實一見到宋明,我心裡就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馬上想起我和老婆床上的蕩
語,心裡竟有些酸酸的。不過那畢竟是在床上,生活中我們是要和平常一樣的,
人家熱心送我老婆回來,我沒有理由想些別的什麼,更不能失禮於人啊!

  宋明好像三十出頭的年紀吧,比我大幾歲,結婚了,體格健壯,長得方方正
正,有稜有角,很有男人味,也難怪老婆會有那種幻想。宋明性格很豪爽,答應
留下來吃晚飯後,就和我坐在客廳裡天南地北地神侃,老婆又到廚房裡弄了幾個
菜,之後,我們便喝起酒來。

  開始時宋明說不喝,因為還要開車,可為了表示謝意,我熱情相勸,老婆也
勸他少喝些沒關係的,於是就喝起來。可誰知他屬於那種不喝則已,一喝便剎不
住車的人,不用我勸就自己倒酒自己喝,最後竟一頭扎在桌子上呼呼睡去了。我
和老婆哭笑不得,只好把他架到書房裡的單人床上,任他沉沉入睡,看來他要在
我家裡睡一晚了。

  收拾、洗漱完畢,我和老婆也上床了。我的心裡一直怪怪的,躺著不作聲,
老婆推了我一把,說:「怎麼了,想什麼呢?」

  我沉默了一會兒,笑了笑,說:「想不到宋明會住在我們家。」

  也許老婆感覺到我口氣中有點酸氣,就捏了我一下,說:「你是不是有什麼
想法?咱們可是說好了的,你不能想別的。」

  我笑著說:「沒有,是妳多心了。別管他,我們……」說著我就脫去她的睡
衣,撫摸她的乳房,老婆也不說了,閉著眼睛任我撫摸。

  其實我頭腦中一直沒有拋開宋明的影子,看著老婆白嫩的皮膚,還有撫摸時
細膩的手感,竟想到如果宋明看到這樣一個玉體會有什麼感想呢?老婆會不會真
的讓他摸呢?想著想著,下體便起立了。

  一會兒後,老婆被我摸濕了,開始輕吟起來,又用手抓住我怒舉的肉棒,輕
輕揉著。我忽然有一個想法,對老婆說:「給我吹吹吧!」

  因為我和老婆極少口交,她總說那樣不乾淨,偶爾被我磨煩了才勉強答應,
真正吹起來也只是應付一下而已,可今天我忽然很想讓她為我口交。她遲疑了一
下,就縮下身來,把頭埋在我的胯間,舔舔我的龜頭,再把龜頭含住,我舒服地
長吁一氣。

  一會兒後,我把身體倒過來,也替她口交,舔了沒幾下,老婆就受不了了,
對我說:「來,插進來吧!」

  我馬上響應,把肉棒從她嘴裡抽出來,伏在她身上大幹特幹。老婆顯然很舒
服,只是有點怕那屋裡的宋明聽見,聲音有點壓抑。

  我問她:「想不想讓別人幹了?」

  老婆輕哼了一會兒,小聲說:「想。」

  我乘興說:「就讓宋明幹妳吧,他就在咱們家。」

  老婆一下子把我抱得緊緊的,邊喘邊說:「老公,你真壞,你……你要再這
麼壞,我……我……我真讓他幹我了。」

  我也興奮極了,說:「好啊!我們現在就過去,讓他幹妳好不好?」

  說完我就要起身,老婆忙把我抱住,說:「哎呀!我……我不是說真的,讓
人知道了……可怎麼見人?我不。」

  我又用力抽插了幾下,許是剛才話語的刺激,老婆大聲叫起來:「好舒服!
肏得我好……爽啊!」

  我又問她:「妳不是很想宋明嗎?怎麼又不敢了?」

  老婆說:「人家是想他,可……可……」

  我忙問:「妳想他什麼呀?」

  老婆露骨地說:「想他的……雞……雞巴……肏我!」

  我覺得好刺激,於是決定有進一步的行動。我把節奏緩下來,說:「老婆,
他現在喝醉了,睡得像死豬一樣,不如我們過去在他身邊做,那一定好玩極了!
我們小心點,不吵醒他就可以了。好不好?」

  老婆也很興奮,想了想,說:「好吧,不過一定要小心。」

  我說:「放心吧!」

  於是,我站起來,老婆也起來,還向我頑皮地一笑。我們像兩個要搞惡作劇
的孩子一樣,光著身子悄悄來到書房裡,宋明還在床上睡著,發出很響的鼾聲,
我想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樣的艷福。

  老婆悄悄趴到宋明床邊,看他的睡相,我小聲說:「好好看看吧,他就是那
個妳總想和他做愛的人。」老婆回手掐了一下我的大腿,臉上紅艷無比。

  我蹲在床頭,摸著老婆濕濕的陰戶,說:「要不要親親他?」

  老婆眼中波光閃動,猶豫著。我又快速地磨擦她的陰蒂,說:「沒事的,他
不會知道,親親吧,除了我,妳還沒有被別的男人吻過。」

  老婆終於下定了決心,把她那小而紅艷的嘴唇湊向宋明的嘴,慢慢地,慢慢
地……我的心跳得厲害,千百種滋味匯成巨大的刺激,眼看著四片唇相接了。怕
把宋明驚醒,老婆的動作輕輕地,先是觸了幾下,再磨擦,然後又伸出舌頭舔,
直到宋明的唇上被潤得星光閃動。

  我看著這難以置信的場面,簡直是熱血沸騰,迫不急待地來到老婆後面,挺
起肉棒,插了進去。老婆忙抬起頭,捂著嘴,怕自己發出聲音來。

  我開始緩緩地抽插,低下身小聲問老婆:「終於親到妳夢想的男人了,爽不
爽?」

  老婆輕哼著說:「老公,我覺得好……刺激!」

  我又問:「現在是不是很想和他做?」

  老婆說:「是……是呀……好想……可是……」

  我說:「為什麼不見識一下……他的……雞巴?」

  不用我再說什麼,老婆已經慢慢把頭移向宋明的褲襠。宋明穿著那種料子很
薄的西褲,躺著的時候,襠間明顯凸出一塊,老婆就在那凸出的地方停了下來。

  為了方便她動作,我也停下來,看著她把右手小心地覆在上面,嘴裡竟長長
地啊了一聲:「好大呀!」然後,低下頭對著那裡親了幾下。

  看著老婆做出這種淫蕩的動作,我問她:「是不是好想要啊?」

  老婆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說:「好想……要這根……雞巴……肏我……老
公,我愛死他的……雞巴了!」說完,把整個頭埋在宋明的襠間,隔著褲子吻著
宋明的雞巴。

  我看得血脈賁張,心底裡竟好想看到這根雞巴插進我老婆的陰戶裡。但我知
道,一旦把宋明驚醒會有什麼後果,今後將會是一種什麼情況,我們只能在宋明
無知覺的情況下做些遊戲。

  而此時宋明依然鼾聲如雷,我知道他輕易是不會醒的,於是我說:「老婆,
我們輕一點兒,他不會醒的。」

  老婆回頭看了看我,那神情完全陶醉在性慾之中,她問:「真的沒事嗎?」

  我說:「沒事的,把它拿出來吧,那可是妳想了好久的雞巴。」

  老婆不再猶豫,輕輕地拉開宋明的褲鏈,把手伸進去,又從宋明的內褲側邊
一點一點地把那肉棒掏出來。的確,那肉棒在軟軟的情況下也有十厘米左右,白
白的。

  老婆用手握住,輕輕地擼下包皮,似乎在自言自語地說:「好可愛的雞巴!
宋明,這就是你的雞巴嗎?我好喜歡。」

  受不了刺激,我重又抽動起來,動作很輕,我怕把宋明驚醒。這時,老婆悄
聲對我說:「老公,我想吃。」

  我說:「吃吧!看看他的和我的味道一不一樣。」

  我從老婆後面側過上身,眼看著老婆用舌尖碰了碰宋明的龜頭,然後,張開
口,把整個龜頭含進嘴裡。由於我的動作,她的嘴也隨著上下套弄起來。

  突然,宋明鼾聲立止,發出一種莫名其妙的聲音,老婆忙把嘴離開,一動也
不敢動。宋明含含糊糊地叭嗒了幾下嘴,側翻過身子,復又響起鼾聲,而那根露
在外面的雞巴已明顯挺了很多。我知道那是自然反應,想必他在做什麼春夢吧!

  老婆回頭看看我,我輕輕地「噓」了一聲。老婆小聲說:「要不……咱們別
玩兒了。」

  我聽出了她的語氣中有幾分膽怯,也有幾分捨不得,便說:「小心點兒,沒
事的。」老婆便不再說。

  由於宋明已經側過身子,老婆彎腰站著很不方便,就跪下來,這樣,那肉棒
就又在老婆面前了。我也跟著跪下來,再次抽動。

  我問她:「老婆,宋明的雞巴香不香?」

  老婆淫淫地說:「香……很好吃,比你的……好吃……多了。」

  我說:「那妳就天天吃好了。」

  老婆被我插得爽極,已是淫性大發,我知道這時候她是什麼浪話都能說出來
的,而這些浪話最能挑起我的性慾,所以我就逗引她發出更多的淫聲浪語。

  果然,老婆說:「我也想……天天吃啊……也想……讓他天天……天天……
肏我。」

  我說:「那妳就天天領他回來,找機會吃他的雞巴,讓他肏妳呀!」

  老婆說:「那……那你……不吃醋嗎?」

  我說:「不會呀!如果妳高興,還可以做他的小老婆,讓他天天肏妳,我在
旁邊看著。」

  老婆說:「那……那我……就有兩個老公了。」

  我說:「是啊!妳叫啊,叫他老公啊!」

  老婆真的小聲叫起來:「宋明,我的……老公,以後……我就是……你的老
婆了。宋明……你聽見了嗎?我的好老公……以後,你……你可以天天……天天
肏我,你……要我做什麼……都行。」

  老婆的興奮已慢慢走向頂點,她把身子向側躺著的宋明靠過去,右手托起自
己的右乳,把乳頭放進宋明微張的嘴裡,兀自呢喃著:「老公,吃我的……奶子
吧!老公,好……好老公……啊……哦……啊~~」

  我也感覺自己高潮將近了,快速地抽動起來:「老婆,妳……好騷啊!真欠
幹!快,快,去吃妳老公的雞巴。」

  老婆聽了,忙把身子挪回去,嘴裡說著:「宋明……我的好老公……讓我吃
你的……雞巴……吃硬了,你……你好……肏我……啊~~肏我呀……肏……」
話未說完,一口叨住宋明的雞巴,不顧一切地吮起來,隨後馬上揚起頭,發出爽
透肺腑的長吟——我們同時洩出了。

  我和老婆累得跪坐到地上,老婆靠著我,嬌氣輕喘;而宋明還在那裡睡夢正
酣,直挺挺的肉棒在下面露著,冠狀的龜頭被我老婆的口潤得瑩光閃動。

  我指了指那裡讓老婆看,老婆嬌羞無比地看了一眼,把頭扎進我的懷裡。我
拍了拍她,示意她回到我們的臥室,她躡著腳回去了,我則輕輕地把宋明的肉棒
放回他的內褲裡,那肉棒依然挺立著。

  我拉好宋明的褲鏈後,他的襠部便有一個鼓鼓的包,我輕拍了一下,對死豬
一樣的宋明說:「你小子艷福不湴。?煤米瞿愕拇簤舭桑 ?br />
  回到臥室,見老婆背向我躺在裡面,一動不動。我知道她不可能睡著的。我
也躺下來,扳了扳她的身子,老婆轉過來,臉依然紅紅的,低著頭不敢看我。我
問:「怎麼了?不好意思了?」她依然沉默。

  我抬起她的臉,驀然發現她在流淚。我心疼地抱住她,撫摸著她長長的秀髮
說:「好老婆,別想的太多,我們只是遊戲而已,我們什麼也沒有失去,相反,
我們不是很快樂嗎?」

  老婆聲音顫顫地說:「老公,我相信你不會因此看不起我,只是,我們今天
是不是玩得太過份了?」

  我說:「不會呀!這是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秘密,況且我們都需要這份秘密
所帶來的歡樂,何樂而不為呢?」

  老婆捶了我一下,笑了,說:「你總是有理由,不過感覺真的好刺激!」

  我說:「如果妳願意,以後還會有機會的。」
  
  老婆再次露出甜甜的笑,伏在我的懷裡,睡了。

  清晨起來,我來到書房,見宋明正坐在床上發愣,下面那個包還是鼓鼓的。
見我進來,忙用手臂擋住,站起來說:「不好意思,喝多了,讓您見笑了。」

  我揮揮手,說:「哪裡,酒桌上醉人是常事。來吧,我們吃早飯。」

  餐桌上,老婆只是簡單地和宋明打了聲招呼,就低起頭吃飯。我知道老婆一
定羞得不知所措,就隨便說幾句話打圓場。

  飯後,我對老婆說:「妳先和宋明走吧,我來收拾。」

  看著老婆上了宋明的車,而宋明一副十足的謙謙君子風度,我忍不住笑了出
來。老婆回頭看了我一眼,做了一個俏皮的鬼臉,我想,快樂的一天又開始了。


              (三)相聚KTV

  應該說,那晚和宋明的事給我們的性生活帶來了更多的色彩。之後一連很多
天,我和老婆每天晚上都沉浸在興奮之中,我們一邊做,一邊互相講述著那晚的
情景,說著一些淫蕩的話,弄得高潮連連。

  不過,再精彩的故事也總有膩的時候。大約一週後的一個晚上,我和老婆躺
在床上,互相撫摸著,我忽然靈光一閃,對老婆說:「妳不是想讓我們單位的小
魯幹妳嗎?要不要試一次?」

  老婆興緻盎然,說:「好啊!你想讓他怎樣幹我?」

  我說:「不如把他找到家裡來,像上次一樣,讓他喝醉,然後我們行動。」

  老婆連連搖頭說:「不行,那樣我好害怕。其實現在想起那天的事我還在後
怕,萬一宋明醒了,我都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

  我想也是。再說小魯酒量極大,且在酒桌上很能自制,輕易不會喝多。

  我撓了撓頭,忽然想起一個主意,對老婆說:「有辦法了,他不醉,我們可
以醉呀!」

  老婆愣愣地看著我,我詳細地說了自己的計劃。老婆聽了,點了一下我的腦
門兒,害羞地說:「倒是很聰明,可惜用錯了地方。」

  我嘿嘿笑。老婆又說:「不過你可要把握好分寸,不要讓他真的插進來。」

  我說:「妳放心吧!」然後,我們一邊幻想著計劃實施的過程一邊做,在老
婆的「小魯,肏我吧!」叫聲中達到高潮。

  第二天下班後,我開始實施計劃了。我對小魯說請他吃飯,他很高興地接受
了。

  小魯還沒有結婚,個人時間比較自由,平日少言寡語,不過我知道他屬於有
色心無色膽的人,平時我們幾個男同事在一起侃些女人和性方面的事,他從不發
一言,但很認真地聽我們說,隨我們色色地笑。像他這種長相不錯卻如此靦腆的
男人倒不多見。

  我和小魯來到一家中型飯店,要了一間KTV包房,小魯說他不會唱歌,我
說:「沒關係,邊喝酒邊聽音樂也好。」他同意了。我倆就在包房裡擺了酒菜,
喝起來。

  我的酒量不行,怕喝多了會誤事,就勸他喝,他感於我的盛情,倒也喝了不
少。酒過三巡之後,我想:到行動的時候了,於是對小魯說:「對了,忘了一件
事,你嫂子一個人在家,大概還沒吃飯呢!」

  小魯忙說:「把嫂子也叫過來一起吃吧,正好讓嫂子唱幾首歌助興。」

  我說好,用手機向家裡打電話,老婆想必早已等不及了,聽了我的電話,說
她馬上到,語氣中隱著興奮。

  不一會兒,老婆到了,我一見老婆的打扮就知道她是刻意而為的。她穿著一
條牛仔布的短褲,雪白的大腿露出好多,上身穿著緊身短衫,蓬勃的雙乳輪廓分
明,加上甜甜的笑,那種靚麗、性感簡直無可比擬。

  小魯的眼睛已經直了,老婆笑著和他打招呼,他才回過神來,慌慌地讓座。
老婆靠近我坐下來,我們三人邊喝邊聊些閒話。

  我的酒量在中等水平,老婆也還算可以,不過我們都知道今天絕不可以醉得
一塌糊塗,於是便做些小動作(比如偷偷地把酒倒掉一些),小魯是憨厚人,況
且今晚老婆的美艷讓他有點六神無主,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樣子,所以根本不會
注意到我和老婆的小動作。

  半個小時之後,我覺得有些頭暈了,老婆也是滿臉紅艷,我裝作醉意十足地
對老婆說:「老婆,唱首歌吧,給我和小魯助助興。」

  小魯忙點頭贊成,老婆也擺了一副喝醉的架式,說:「好啊!」說完拿起酒
杯坐到沙發上,邊喝邊唱,還不時回來添酒,我則和小魯邊聽老婆唱歌邊喝。

  唱罷三首之後,老婆的歌聲就開始走調了,越來越含糊,光聽聲音就知道她
是喝醉了。我也裝作不勝酒力,拿起一杯酒,混濁不清地說:「小魯,乾!」然
後就趴到桌子上,「睡」過去了。我老婆那裡也把麥克一丟,靠在沙發上,不作
聲息。

  小魯推了推我,說:「華哥,你怎麼樣?」我一動不動。沉默一會兒後,我
聽見小魯站起來,好像是走向我老婆了。我偷眼看去,見小魯走到我老婆身前,
說:「嫂子,妳喝多了,醒醒吧!」

  老婆佯醉著,閉著眼,把身子慢慢向下滑,直到整個上半身靠在椅子上,兩
條白腿直直地伸出好遠,那樣子簡直……

  小魯無疑已經看呆了。他一動不動,僵持了足有十來分鐘。忽然,老婆喃喃
自語著:「老公,我……唱得好不好……聽?」

  小魯身體顫了一下,又扒了一下我老婆的肩,小聲說:「嫂子,妳喝多了,
我們走吧!」老婆含糊著說:「不嘛!老公,我……還要唱。」那聲音連我都會
相信她是真醉了。

  小魯遲疑了一下,忽然轉身向我走來,我連忙把眼睛閉上,發出沉沉的呼吸
聲。小魯輕輕地推了我一下,在我耳邊小聲說:「華哥,你怎麼樣?」我猜到他
是在試探我是否清醒,我便動了一下,繼續裝作睡得很沉。小魯一定判斷我確是
不省人事了,便再次走向我老婆。

  我把眼睛再次睜開一條縫,看著沙發上的情景。小魯已經坐到我老婆身邊,
把左臂從她後頸部伸進去,摟住了她的肩。也許是不太放心,又輕聲說:「我們
走吧,妳喝多了。」我心裡暗想:這小子做事倒滿小心的。

  誰知我老婆竟把頭靠在小魯的胸前,口裡說著:「老公,你說……你說……
我唱得好不……好聽嘛?」小魯輕聲說:「好聽,好聽,老婆唱得真好聽。」我
心裡暗罵小魯:這小子倒是不客氣!

  小魯又向我這裡看一眼,發覺沒什麼情況後,竟用右手一把抓住我老婆的乳
房揉搓起來,看來他已經忍不住了。老婆依然閉著雙眼,輕哼了一聲,嘴裡說著
「醉話」:「老公,你好壞呀,幹嘛……摸人家?」

  小魯不再說話,伏下頭向我老婆吻去,老婆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竟用
手抱住小魯的腰,微挺起身體,迎接著小魯的親吻。我暗想:老婆又和另一男人
接吻了,而且看起來很高興,此時的她下面一定已經濕透了。

  他倆的口中發出很響的吻聲,看來是那種法國式的深吻,聽得我下面好硬。

  小魯一邊吻著我老婆,一邊把手向下移動,漸漸地滑過腹部,向下,終於按
到了我老婆的襠間,而我老婆下身輕挺,發出一聲痛快的呻吟。

  小魯抬起身,把我老婆的緊身短衫從牛仔短褲中拉起來,向上直捲到胸部以
上,我老婆的乳罩已經完全露出來。小魯不再遲疑,順勢拉起我老婆的乳罩,我
老婆那對白白的乳房彈了出來,小魯立即不顧一切地低頭吻下去,含住乳頭,像
小孩子吃奶一樣吸起來。

  老婆一定爽極了,抱住小魯的頭吟叫著,嘴裡「醉話」連篇:「老公,你不
要……吃人家的……奶奶……哦……啊……」無意中,我發現老婆正半閉著雙眼
向我這裡看來。由於小魯只顧埋頭吃奶,我大膽地抬起頭,向老婆笑了一下,老
婆也把眼睛全睜開,望著我,微張著嘴繼續呻吟,還用香舌舔著嘴唇,一副淫蕩
十足的模樣,看得我簡直要受不了了。

  這時,小魯已經開始向下面進攻了,他蹲在我老婆的雙腿間,隔著短褲親吻
她的陰部,雙手不停地摸她的大腿,然後,解開我老婆的腰帶,把牛仔短褲和內
褲一起拉到膝蓋上。我注意到,老婆還把屁股向上抬了抬,好方便小魯的動作。

  我老婆的陰戶這時已經完全暴露在小魯面前了,藉著昏暗的燈光,我看到老
婆的整個陰部濕得一塌糊塗。還沒容我看清,小魯已經把嘴貼向那裡,有滋有味
地吸起來。老婆又是一陣痛快的吟叫,她手扶著小魯的頭,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
小魯的吮吸,簡直淫到了極點。

  一會兒後,小魯受不了了,站起身,飛快地解開腰帶,把褲子褪到腳下。我
從後面看不到他的雞巴,但我想老婆一定看見了,因為老婆已經停止了呻吟,在
那裡一動不動。

  在我們的計劃中,一旦小魯要用雞巴插我老婆的陰戶,我就要假裝醒來,以
防這最後一關失守,所以,老婆現在一定是有些怕了。我也作好了準備,一旦小
魯行動,我們的遊戲就宣告結束了。

  可是,小魯並沒有急著插我老婆下面,而是跪到沙發上,雙腿分開,他的襠
下正是我老婆那嬌艷無比的臉,我一下子明白他要做什麼了。果然,只見小魯略
微向下坐了坐,一手扶著雞巴,一手扶著沙發背,我從小魯白晃晃的屁股下的腿
縫中看見一個黑亮的龜頭抵到我老婆的紅唇上。那一瞬間,我想:老婆會為他含
嗎?

  很自然地,我老婆的雙唇微啟,那龜頭直向她的嘴裡插入,我老婆的嘴裡發
出「嗚嗚」的聲音,小魯的屁股也開始上下動起來。我很清楚地看見他那根粗黑
的肉棒在我老婆的小嘴裡出出入入,而我老婆也微閉雙眼,很陶醉地樣子為他含
著,想來,這是插過她那迷人小嘴的第三根肉棒了。

  我把右手移到桌子下面,掏出自己雞巴套弄起來,眼睛看著小魯幹著我老婆
的嘴,而我老婆竟好像在吃一種美味一樣。我暗想:老婆平日裡不太喜歡為我口
交,而現在卻……看起來她對別人的雞巴似乎更感興趣。

  大概只有兩分鐘左右的時間吧,小魯從我老婆口裡拔出雞巴,飛快地跳下沙
發,伏到我老婆身上,把雞巴對準我老婆的下面,看樣子是要插入了。可是還沒
等我反應過來,只見小魯發出幾聲悶哼,身子顫了幾下,還一挺一挺的,我知道
他已經射了。

  小魯在還沒有插入之前就射了,我想可能因為他還未通人事吧,實在經不起
這樣的刺激,提前「繳械」了。我心裡暗笑,這樣也好,免得我去制止了。

  小魯慢慢站起來,我看見我老婆還在那裡微微喘氣,她的陰毛沾滿了小魯的
精液,順著陰阜淌下來。而小魯又過去親了我老婆一口,這才提起褲子、繫上腰
帶,然後竟又坐到我老婆旁邊,伏在她腹下,像生物學家觀察昆蟲一樣端詳著我
老婆的陰部。

  我想可以到此為止了,再下去的話不知道如何收場。於是我裝作剛有些清醒
的樣子說:「小魯,再喝……一杯吧!」我的頭並沒有抬起來,我要給小魯一點
時間恢復原狀。

  果然,小魯聽見我說話了,手忙腳亂地把我老婆陰部上的精液抹了幾把,又
把我老婆的內褲和牛仔短褲穿上、繫好,而我老婆也暗中配合了他的動作。一切
妥當之後,他才來到我的跟前,把我推「醒」。

  我惺忪著雙眼看著他說:「怎麼了?我是不是喝多了?」

  小魯迴避著我的目光,說:「是啊,華哥,你喝多了,嫂子也多了,我送你
們回去吧!」然後,踉踉蹌蹌地把我倆送回家。

  小魯走後,我關上門,老婆從臥室出來,一下子撲到我懷裡,嬌聲說:「老
公,太刺激了!」

  我笑著問:「剛才爽嗎?」

  老婆說:「我高潮了兩回呢!」

  我說:「我讓妳繼續高潮吧!」說完,抱起她走進臥室。我的下面依然堅硬
無比。

  躺下後,老婆有點擔心地說:「老公,這樣做不會對我們的生活有什麼影響
吧?」

  我說:「妳放心,小魯是個膽小鬼,今天讓他佔了這麼大的便宜,他只會偷
著樂,絕不敢說出去,而且還會在咱們面前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我們也當不知
道好了。」

  老婆高興地說:「那就好。」

  我們脫衣服躺下來,我伸手摸著她的下面,小魯的精液還未全乾,黏黏的。
我色色地問老婆:「怎麼樣,喜歡小魯的雞巴嗎?」

  老婆臉上一片羞紅,喃喃地說:「他的雞巴好黑,不過太硬了,比宋明的雞
巴硬多了,我喜歡。」

  我又問:「剛才想不想讓他插進去呢?說實話。」

  老婆把頭埋在我胸前,小聲說:「說實話,真的好想,就在他從我嘴裡拔出
去的時候,我心裡就暗暗說:插我下面呀!可沒想到他那麼快就射了。」

  我說:「這麼說,如果他真的插進去的話,妳不希望我制止他?」

  老婆更羞了:「人家只是那麼想嘛!在任何時候我都聽你的。」

  我笑著說:「真是我的好老婆。放心吧,以後我一定會讓妳真正嚐嚐別人的
雞巴。」

  老婆說:「那你心裡能受得了嗎?」

  我說:「還是那句話,只要我們快樂就好。」

  老婆激動萬分,主動含住我的雞巴……又是精疲力盡的一夜。


              (四)小巷怡情

  果然不出我所料,小魯自從那天在KTV對我老婆褻弄了一番後,再見到我
時總是怯怯的。我裝作什麼也不知道,該怎樣還怎樣,慢慢地,小魯也恢復了常
態。倒是宋明自從醉在我家的那一晚後,似乎和我們走近了一些,偶爾會在下班
後順路送我老婆回家,不過當我們再留他吃晚飯時,他說什麼也不幹了,說上次
醉酒太丟人了,實在不好意思。我們也只好作罷。

  我問過老婆,是不是很希望宋明留下來?她說有點希望,但更多的是害怕,
怕不小心弄出什麼事來。有一次我逗她說,乾脆和宋明挑明算了,做他的情人也
不錯。老婆愣愣地看著我說:「那可不行!對我們的生活影響太大了,萬一局面
不可收拾,後悔都來不及。」我覺得老婆的話沒錯,同時也很感動,畢竟,她十
分珍惜我們現在的生活,也珍惜我這個老公。

  有一天,老婆下班回來跟我說,宋明兩口子要請我們去他家吃飯,我很奇怪
地問為什麼?老婆說,宋明一直對那天的事感到抱歉,同時也覺得我們夫妻人品
不錯,熱情、實在。他多次和自己妻子提起我們,並想在家請我們吃頓飯,算是
道歉。

  我說:「他也太客氣了。不過我們還是要去的,拒絕的話會顯得失禮。」再
說,我從老婆看似冷靜的目光中也感到了一種隱隱的期待。

  當天晚上,我們躺在床上的時候,我笑著問老婆:「妳是不是很想去宋明家
呀?」

  老婆捶了我一下:「說什麼呢!」

  我說:「別瞞了,我看得出來。」

  老婆忽然笑了,說:「你吃醋了?」

  我說:「哪能呢!我連那種事都讓妳和他做過了,而且妳還叫過他老公,我
還能吃醋嗎?」老婆拚命地雙手拍打我,羞得不知說什麼好,乾脆撒起嬌來。

  週末下午我們去了宋明家,他們夫妻倆熱情極了,我們一起聊天、吃水果,
最後四個人一起動手做晚飯,然後就是愉快的晚餐,整個過程和諧、自然。

  宋明的老婆叫艷梅,我是第一次見,身材豐滿勻稱,性格開朗。由於我老婆
比較文靜,在她面前就像一個小妹妹,她也很有大姐姐的樣子,不時地拉著我老
婆的手,誇她懂事、漂亮。

  而我老婆在他們面前也充份表現出她的知書達禮、玲瓏乖巧,一口一個「梅
姐」,只是偶而有意無意地和宋明的目光相觸,忙掉頭避開,有幾次我看見老婆
的目光掃過宋明的下身,我能猜得出她在想什麼。

  朋友們也許會想今天的聚會一定有什麼事發生吧?其實沒有,什麼也沒有發
生。不過不要失望,聽我慢慢說。

  大約晚上九點多鐘吧,我和老婆起身告辭,宋明夫妻熱情地送出樓門口,並
囑咐我們常來往。我們自然也希望他們有機會能來我家作客,他們答應了。

  離開宋明家後,我們準備召計程車回家,誰知附近公路車很少,我們走出很
遠了,還沒有打到車,於是我就和老婆建議,乾脆走回家,也就半個小時的路,
權當晚飯後的散步了。老婆爽快地答應了。

  於是我們邊走邊聊,我說宋明夫妻倆真不錯,待人熱情,尤其宋明的老婆,
大方有禮,給人一種親切感。誰知老婆聽了我的話,立刻回敬道:「是不是相中
人家了?」

  我笑著說:「相中了又能怎樣?那是人家的老婆。」

  老婆說:「我不也是你的老婆嗎?不也和宋明和小魯……」然後就說不下去
了。

  我追問:「怎樣了?」

  老婆緊緊貼到我身上,撒嬌地說:「我不說了,你好壞!」

  我忽然想起了什麼的,小聲的問她:「剛才妳是不是向宋明的下面看了好幾
次?」

  老婆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說完才知走了嘴,忙低下頭,把我的左臂
抱得緊緊的。

  我笑了,說:「其實每次看到宋明的時候,我腦海裡都會出現那天晚上的情
景,」我湊近她的耳朵:「尤其是妳含著他的雞巴,邊讓我幹,邊喊他老公,簡
直浪透了!」

  「哎呀~~別說了,我……我……」老婆竟再也說不出來,我感覺她環抱著
我胳膊的雙手變得酸軟無力。

  我看看四週無人,就從後面把手伸進她的裙內,隔著內褲摸了一把,叫了一
聲:「天哪!濕透了!」老婆連忙擺脫開我的手,緊張地四下看了看,又狠狠地
掐了我一下:「你要死啦!」

  我「嘿嘿」的笑著,猛地有了一個想法。我環顧一下四週,見這裡是一條小
巷,雖是小巷,路兩邊也種了很多草樹之類的,有的樹很高有密,足可以藏身。
我對老婆耳語道:「我們到那個樹後樂一樂怎麼樣?」

  老婆明白我的意思,有些興奮地點點頭。我們穿過路邊一溜矮樹,來到一棵
大樹後,我迫不急待地從後面掀起老婆的裙子,把她的內褲扒到膝下,老婆自覺
地彎下腰來,手撐樹幹,等待我的進入。我利索地脫下褲子,露出早已昂揚的肉
棒,摸了摸老婆濕濕的陰部,猛地插進去,老婆「啊~~」地叫了一聲。

  這是我們第一次在室外做,倍感新鮮,晚風吹在下身涼涼的,月光昏暗,竟
有一種野合的快感。我一邊動作,一邊逗老婆:「老婆,我知道妳一定在想,要
是現在宋明能這樣幹妳,該有多好,對不對?」

  老婆也是興緻已起,輕聲說:「是啊!真希望現在幹我的是宋明。」

  我說:「剛才在他家時有沒有想啊?」

  老婆說:「有啊!有幾次我偷看了他下面,好想……好想他的雞巴,想得人
家都……都流水了。」

  我問:「那妳為啥不讓他幹妳呢?」

  老婆說:「廢話,你在那裡,他……他老婆也在,我怎麼……讓他幹啊?」

  我說:「我倒不介意,就怕他老婆不願意,下次找個藉口把他老婆支走就行
了。」

  老婆說:「要不你幹他老婆吧!讓宋明幹……你的老婆,不就……行了?」

  老婆的話讓我更加刺激,想想宋明老婆那豐滿性感的身材,那乳、那臀、那
露在裙外的白白的腿,啊!要是真能幹到她就好了。於是我說:「那以後我就和
宋明商量一下,我們換老婆肏。」

  老婆嬌喘連連:「好啊!我也想看看……你肏梅姐的……樣子,我一邊……
讓宋明肏,一邊……看你肏梅姐,啊……好……爽啊……」
  
  我興奮地說:「那以後我就和宋明共用老婆了,梅姐是我們的大老婆,妳是
小老婆,我們……想肏誰就肏誰。」

  老婆也忘乎所以地說:「啊……我好想……好想做宋明的……小老婆……侍
奉……他,也侍奉梅姐,多……多好啊!」

  我剛想繼續說點什麼,忽然聽到不遠處的路上傳來腳步聲,忙停下動作。老
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在那裡忘情地呻吟。我小聲說:「先別出聲,那裡有
人。」老婆也忙靜下來,我倆屏住呼吸,傾聽動靜。

  腳步聲越來越近,到我們跟前時,突然停下來,接著我們又聽見旁邊的矮樹
響,我知道我們被發現了,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動也不敢動。

  一個十七、八歲的男孩出現在我們面前,看樣子是個高中生,穿一身邉佣?br />裝,見到我和老婆的樣子,立刻頓住了,我想他是從來沒看過這種場面的,有點
嚇到了。由於分心,我的肉棒已軟下來,滑出了老婆的身體,而老婆也呆呆地保
持原來的姿勢,也是嚇到了。

  就這樣靜止了有一分鐘吧,我首先回過神來,而且立刻有了一個主意。我對
那個呆呆的男孩邪邪地一笑,裝出一副流氓的樣子說:「小兄弟,讓你看到這種
事也是緣份,要不要一起來?」

  那男孩還是沒有醒過味來,一動不動。老婆卻聽懂了,直起身,回過頭來,
驚訝地看著我說:「你……」

  我裝腔作勢地對她說:「沒關係,我付雙份錢。」說完沖她擠擠眼睛。

  老婆一下明白了我的意思,也因為剛才正值高潮將至,無端被擾,下面癢癢
的難受,便不再說話,回頭去看那男孩。

  男孩長得蠻英俊,嘴上有一層絨絨的鬍鬚,個子高高的,洋溢著少男特有的
活力,我還注意到他的邉佣萄澫旅嬉呀浌墓牡牧恕S伸独掀乓呀浿逼鹧??棺?br />蓋住了下半身,可內褲忘了提,還在膝下掛著。

  我掀起老婆的裙子,讓她的下半身裸露出來,又對那男孩說:「看看,不錯
的貨色,來玩吧,包在大哥身上。」

  男孩終於回過神來,有點害怕,連連搖頭。見他不敢,我把手伸向老婆的陰
部揉搓著,老婆立刻扭動起來。我問老婆:「小姐,想不想和小弟弟玩玩?」

  老婆被我揉得興起,又知道一個男孩不會有什麼危險,便舔了舔嘴唇,淫蕩
地說:「想啊!小弟弟,來嘛,和姐姐玩玩兒。」那樣子真讓我懷疑她是不是我
老婆,簡直像極了妓女。

  男孩看樣子已經受不了了,向我們挪了挪。我又說:「來吧,這個女人很騷
的,不幹白不幹。」說完,我的肉棒已重新抬頭,為了示範,我把老婆的上身壓
了下去,下身一挺,又插進了老婆的小穴裡抽動起來。

  第一次在別人面前做愛,老婆很快就興奮了,一邊小聲喘著,一邊看向那男
孩,滿臉放浪的表情。我招呼男孩過來,看樣子他已經下定決心了,幾步就走過
來。

  我讓他站到我老婆面前,而此時我老婆也不用我說,她彎腰的姿勢正好讓男
孩的下身在自己面前,她隔著短褲摸向男孩的肉棒,驚叫了一聲:「好大呀!」
便很快地脫下男孩的邉佣萄潱?职褍妊澙?聛恚?悄泻⒌娜獍粢幌伦訌棾鰜恚?br />硬硬地翹起,竟一點也不比我的小。

  老婆把肉棒一口含在嘴裡,雙手從後面抱住男孩的屁股,兀自發出「嗚嗚」
的聲音。那男孩一定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快感,抬起頭,雙眉緊皺,雙手抱著我老
婆的頭,下身一挺一挺地幹著我老婆的嘴。

  吸取了上次小魯的經驗,我知道用不了幾下,男孩就會一洩如注。今天機會
難得,我很想讓老婆嚐一嚐被別人肉棒插入的滋味,而這個男孩無疑是最好的人
選。於是我招呼男孩過來:「來,兄弟,讓你插插後面。」

  男孩馬上響應,從我老婆嘴裡抽出肉棒,站到我的位置上,扶住我老婆的屁
股,頂了幾下,卻不得其門而入。老婆等不及了,從後面抓住男孩的雞巴對準自
己屄門口,向後一挺,男孩順勢一插,終於進去了,兩個人同時「啊」了一聲。

  我來到老婆前面,把雞巴放在她嘴邊,老婆心領神會地含住。這時那男孩已
抽動起來,很猛烈,老婆抬起頭大叫起來:「啊……雞巴……雞巴……這是……
別人的雞巴,感覺好爽啊……小弟弟……肏吧……肏姐姐的屄!」

  那男孩動作更猛烈了,不時發出「啪啪」的肉體撞擊聲,我也快速地用手套
弄著雞巴。老婆邊喘邊說:「啊……老公啊,我被一個……小孩子……肏了,可
是,我……好喜歡他……他的雞巴……好硬,肏得我……好舒服!其實……誰肏
我……我都願意,讓天下的男人……老的……小的……都來肏我吧,我是個……
妓女啊~~」

  男孩已被刺激到了頂峰,幾下狠插之後,頓了一頓,又艱難地插了幾下,正
在射出他年青的精液。老婆也到了高潮:「射吧……肏吧……我來了,啊~~肏
呀……肏呀~~」聲音漸小,最後只剩下嬌喘了。

  這樣的場面也讓我興奮到極點,在自己的套弄下,濃濃的精液噴薄而出,直
射到老婆的臉上,我又趁勢把正在發射的雞巴插入老婆微張的嘴中,將剩餘的液
體全部灌入裡面。老婆高潮後疲憊地靠到我的身上,頭髮散亂著,臉上和嘴角滿
是精液,那樣子別提多淫蕩了。

  我幫老婆提上內褲,那男孩也已收拾好,對我說:「大哥,我要回家了。」
說完,匆匆走掉了,臨走時還順勢摸了一下我老婆的臀部。老婆看看我,我們同
時笑了。

  我們相互依偎著,繼續往回走。老婆因剛才太興奮了,滿臉紅暈地對我說:
「老公,我今天真的被別人幹了,你不會……」

  我笑著說:「老婆,妳不用總擔心這個,我說過,只要快樂就好。」

  老婆激動地親我了一下。

  我問:「怎麼樣?和別人幹感覺好嗎?」

  老婆說:「說真的,感覺妙極了!那種舒服直入肺腑,啊~~像是要飛起來
一樣。」

  我說:「老婆,這才是妳的真本性,夠浪,夠騷。」

  老婆調皮地噘起嘴:「你不是也喜歡我這樣嗎?」

  我笑著摟過她,說:「當然。」

  老婆忽然站住,對我說:「老公,那男孩的那些東西流下來了。」

  我這才想起什麼,說:「妳今天是安全期吧?」

  老婆說:「放心了,這一點我還想得到。」

  我說:「那就好,以後我會讓妳品嚐更多的男人,喜歡嗎?」

  老婆低頭笑了,沒有說話,我知道她會喜歡的。

  夜風徐徐吹來,似乎有了一絲涼意,我摟緊了老婆,她嬌美的身軀在經過一
場痛快的奮戰後顯得無比柔弱,而作為一個成熟女人的風情卻更濃了。我從心底
裡說了一句:「老婆,我愛妳!」

  過了幾條街道後,朦朧的月光下,家就在前面了。(五)何日君再來

  忽然有一天,小魯要請我吃飯,說是報答上次我的請客。我注意到他和我說
話的時候,眼睛不敢和我直接對視,而且臉上有些泛紅,便猜到他一定是有那種
目的。想必上次的艷福使他念念不忘,又想來一次吧?

  我想也好,反正我老婆該做的已經全做了,再找點刺激不為過。於是我故意
問他:「上次是我們夫妻兩個請你的,這次只請我一個人有點不好吧?」

  小魯連連點頭:「是啊!是啊!我也想連嫂子一起請的。當然,當然。」那
樣子竟有點不知所措。

  小魯走後我就給老婆打電話,告訴她小魯請客的事兒,還笑著分析了一番。
老婆聽後也「咯咯」地笑起來,說:「好啊!只要你不反對,我倒想看看他想幹
什麼。」

  於是在小魯的建議下,下班後我和他去了上次我請客時的KTV包房。還是
一樣的環境,想起上次那種淫糜的場面,我又有些蠢蠢欲動了。

  我和小魯喝了一會兒後,我老婆如約而至,穿得還是那樣性感,不過小魯倒
不像上次那樣沒出息,也不多看我老婆,只是熱情地一味勸酒。喝了一陣後,我
和老婆相視一笑,很快兩個人就「醉」過去了。

  和上次不一樣,小魯這回沒有什麼過份行為,只是好心地請服務生幫他把我
們弄上出租車,送我們回來。我心裡明白,他絕不可能只是想請我們喝酒,一定
還想幹點別的什麼,於是我和老婆像約好了一樣,只作人事不醒的樣子,任憑小
魯費力地把我們攙到家門口,摸出我口袋裡的鑰匙,打開門,又把我倆扶進臥室
的床上躺下。

  果然不出我所料,把我和老婆放到了床上後,小魯並沒有走,而是先搖了搖
我,見我不醒,又搖了搖我老婆,還是不醒,這才長出一口氣,坐到我老婆的身
邊,低頭看她。我感覺得出小魯的呼吸越來越重,就把眼睛睜開一條縫兒,看見
他慢慢地把手伸向我老婆的胸前,輕輕地壓上去揉搓起來。

  突然,他朝我看了一眼,顯得有些猶豫,又想了片刻,終於站起身,抱起我
老婆向臥室外面走去。我想他一定是怕在這裡做會驚醒我,要到外面去幹他想幹
的事。

  臥室門關上了,我回過頭,停了一會兒,慢慢地下床,走到門口,無聲地把
門打開一條小縫兒,向雪亮的客廳裡看去……

  小魯小心翼翼地把我老婆平放在沙發上,俯著身又看了一會兒,然後跪在地
上,上半身伏在我老婆的胸前,低下頭,吻向她的嘴唇。小魯的嘴張得很大,把
我老婆的小嘴整個含住,彷彿要一口吃下去;他的雙手也沒有閒著,在我老婆的
胸部和下面來回撫摸。

  一會兒後,我老婆顯然已有些忍耐不住,身體開始扭動起來。小魯站起身,
撩起我老婆的裙子,扒下內褲扔在一邊,然後又跪下來,把頭埋進我的老婆的大
腿根處舔弄起來。

  我老婆似乎興奮到了極點,她雙手抱著小魯的頭,下身使勁擠向小魯的嘴,
邊叫邊說:「老公……你舔得我好舒服,快把……把舌頭……把舌頭伸進去呀!
舔……舔裡面……啊……哦……啊……」

  小魯舔得更起勁,頭不停地晃動,不時發出響亮的「叭嚒孤暋?匆娎掀疟?br />小魯舔得忘乎所以,我也止不住興奮,掏出肉棒套弄起來。

  舔了足有十分鐘之後,小魯終於站起身,開始脫自己的褲子。這回和上次不
同,他把整個下半身脫得一乾二淨,我從他側面清楚地看見他堅挺的生殖器,已
經翹起得高高的了。

  也許他還在懷念上次幹我老婆嘴時的感覺吧,脫光後,他直接把雞巴插入我
老婆的嘴裡,輕車熟路地肏起來,一隻手還伸向我老婆的陰部摳弄。我老婆的嘴
被撐脹得大大的,我想小魯的雞巴已經頂到她的喉嚨了吧!她的下面也一定很舒
服,不停地迎合小魯的手在挺動。

  一定是吸取了上次的經驗,小魯並沒有在我老婆的嘴上幹多久,也就兩三分
鐘吧,他拔出來,把我老婆的雙腿分得大大的,看樣子是要真的插入了。我已經
作好打算,我不會去制止的,一切由我老婆自由選擇。

  我老婆的選擇在我的意料之中,她沒有裝作醒來,而是任由小魯分開她的雙
腿,她能很清楚地看見小魯扶著那根黑黑的雞巴送到她的陰門前,然後,很順利
地插了進去。我老婆的小穴裡終於迎來了她期盼已久的肉棒,開始大聲呻吟著。

  小魯可能覺得她的聲音太大,怕驚醒我,忙低下頭,趴在我老婆身上,用嘴
堵住了她的嘴,讓她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忽然,我感覺好像有點不對勁,只見小魯的頭被我老婆的雙手慢慢支起來,
呻吟聲也停止了,我聽見老婆的聲音:「小魯,怎麼……會是你?不要,你……
不可以這樣,不要啊……」說著,竟要掙扎著起來。

  小魯忙把她重新按倒,喘著氣說:「嫂子,妳聽我說,我早就喜歡妳了,求
妳了,就讓我……來一次吧!」說完,繼續動起來。

  我老婆有氣無力地說:「不可以……我老公就在……裡面。啊……小魯,你
好硬啊!力氣好大!啊……」

  「嫂子,妳……太性感了,我早就想上妳了,這幾天,我腦子裡想的……都
是妳。」

  「真的嗎?小魯……原來,你早就想了?你就那麼……喜歡肏我嗎?」我老
婆已經不再拒絕,反而抱住小魯的屁股,配合他的抽插。

  小魯一見我老婆這麼快就投降了,抑制不住高興,插得更猛了:「嫂子,妳
知道嗎?每次看見妳,我都止不住想幹妳,每天晚上……我都是一邊想著妳,一
邊……自己弄……啊……嫂子,肏妳……好舒服!」

  我老婆徹底放浪了:「小魯啊,原來……你這麼可憐,你這麼想……肏我,
為什麼……不向我說呢?說不定……我會答應的。」

  「真的嗎?嫂子,妳會……答應?」

  「會呀!小魯,我會的,你的……你的雞巴這麼硬,這麼……粗,這麼會肏
穴,啊……小魯,嫂子願意讓你肏啊……」

  「我的好嫂子,我太高興了,妳的屄夾得我好舒服……啊~~嫂子,我……
我要射了!」

  「啊……不要!小魯,不要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