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雯雯的淫淫物语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107



  高二的夏天,知了在窗外的绿树上吵闹个不停,我趴在阳台上,把身体从窗帘探出去,红扑扑的俏脸儿汗津津的,看见妈妈的同事张阿姨牵着她六、七岁的女儿走过,赶忙脆生生的打个招呼:“张阿姨,您好!”

  张阿姨抬起头,笑着说:“雯雯自己在家啊?干什么呢?大热天的把身子探出来,不热啊,看你这一脸汗,小脸儿都晒红了。”

  我的身体有节奏的一动一动的,乖巧的笑着说:“没事,张阿姨,学了一上午习,挺累的,就练练舞蹈,踢踢腿。”

  张阿姨没有怀疑,俯下身子对她女儿说:“看你雯雯姐姐多用功,这么热的天,在家里还坚持学习,学习累了也不出去玩,还在家里练舞蹈,你要向雯雯姐姐学习,知道吗?取得好成绩是要用功的!”

  小女孩儿很乖的回答:“恩!我听妈妈的话!我要向雯雯姐姐学习!”

  张阿姨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说:“丫丫,向雯雯姐姐说再见。”

  小丫头冲我挥了白嫩嫩的小手,奶声奶气的说:“雯雯姐姐再见!”

  “张阿姨再见,丫丫再见!”我冲她们也招了招手,她们走了过去,当然没有看到,我那只握着阳台窗台的手,指节因为用力而发白,身体大幅度的向前一倾,嘴里发出了一声闷哼。

  “嘿嘿嘿嘿,张阿姨要她女儿向你学习哎,雯雯姐,是不是学习向你一样翘着屁股让我操啊?”一直躲在我身后的明明一边抱着我赤裸的屁股使劲,一边胡闹。

  我恨恨的把手伸进窗帘里,狠狠的扭了他一把:“坏明明,占了人家的便宜还说这种话!”我也不知道扭到了什么地方,反正肉挺厚实的,扭得挺方便。

  “哎吆!”明明怪声怪调的喊了一声:“雯雯你好坏啊!我这么辛苦让你舒服,你却扭我,我要教训教训你!”说着,更加大力的向前顶,撞击得我的屁股啪啪做响!

  这个坏家伙一边加大的幅度和频率不说,手也不再抓住我的腰,而是从我的衣服下面伸进去,捉住了我的乳房,大力的揉着,手指还灵活的挑逗着我的乳头。

  “啊……啊……”我开始叫出了声,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有些迷离的低下头,趴在阳台上,头发随着用力的抽插而颤动着,“讨厌!会被人发现的!讨厌!啊……啊……!”

  明明根本不理会我,反而又给了我两记又快又深的插入,让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整个人趴在阳台上,单薄的肩膀无意识的痉挛着,如果这时候楼下有人经过,很容易就发现我的不正常。

  都怪这个臭明明啦!自从和他发生过关系以后,他算是忘不了其中的滋味,只要我们父母上班,他都要偷偷溜到我家来,和我做爱。一开始还好,只是在我的小床上做,后来渐渐发展到客厅里。这家伙明明只比我小一岁,却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的花样,想着法子的折磨我,上星期我们一起去看电影,两个人躲在情侣包厢里,非要我给他口交,害得我连电影都没看成,出来的时候还一嘴的精液味儿,丢死人了!

  今天他又溜到我家,二话不说就脱我的衣服,然后非要我去阳台上做,终于在我的半推半就下,让他拖到了阳台上,他要我只穿了一件T恤,下身光着,藏在窗帘里,方便他淫乱。当时我家还住在医院的集体宿舍里,虽然是上班的时间,但是也有一些休班的人在楼下经过,他听到我给别人打招呼,就更加使劲,好象巴不得我出丑似的。

  别人当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明明下半身被男人的肉棒搞的一塌糊涂,却还要装做平时的乖巧可人的小女生形象,这份异样的刺激在短短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里,带给了我几次小小的高潮。

  现在敏感的乳房被人抓在手里,粗大的肉棒在我小穴里肆虐,快感向汹涌的海水一样,冲击着我理智的堤岸。我趁着自己还有一丝的意识,只好哀求着:“明明,好明明,啊……用力……明明,咱们到房间里做……做……好不好?”

  正在试图让我彻底高潮的明明似乎很满意对我的征服,他一边抓紧时间搞我,一边还调笑:“到房间里做什么啊,雯雯姐?”

  这个坏蛋!我夹紧腿,想克制一下快感,但是滑腻的淫水为他的肉棒创造了最佳的逞凶的环境,我只好咬着嘴唇,说:“做你正在做的事呀,好不好,明明,到房间里我让你做个够!”

  明明不满意我的回答,又使劲顶了两下,听我叫出了声,才坏笑着问:“那我正在做什么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啊?”

  讨厌死了!这个坏明明!早知道就不让他占我的便宜了!可事到如今,我哪里还有反击的余地啊,只好呢喃着哀求着:“咱们……咱们……到房间里做爱,好不好?明明,求求你,到了房间里,再让你的鸡巴使劲操我的小逼逼,好不好啊?”

  在做爱的时候说一些粗俗不堪的词语,是第一次做爱的时候那个他给我留下的记忆,但是很奇怪,平时文静的明明却也非常喜欢,经常逗着我说这种话。

  听了我如此粗俗的哀求,明明终于答应了我,我把身子缩回了房间里,赶紧把阳台的窗户关好,拉上了窗帘。因为开着窗户,我们刚才都是压着声音说话。明明从我身体里抽出了水淋淋的肉棒,把我拥入了怀里,我们两个忘情的吻在一起,他贪婪的吮吸着我的舌头,我的嘴唇,大手按在我挺翘的乳房上肆意的玩弄。

  我们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我能感觉到他肉棒的火热和滑腻,就顶在我小腹的位置。他刚刚就是用这根大家伙刺入了我的身体,刚才虽然涨得有些难受,但是乍一离开,身体空虚的有些受不了呢。

  我一边回应着明明狂热的吻一边喘息着说:“明明,快进来……”

  他俯身趴在我的胸口,舌头灵巧着在我乳尖上打着圈圈,含糊的说:“雯雯姐,你要我进哪儿啊?”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坏家伙!我气不过,可是现在只好求他,捉住了他不安分的大肉棒,说:“坏明明,姐姐要你把你的这个坏家伙……”说着,我又抓住他的手,按在我湿漉漉的阴部:“插进姐姐的这个地方……”

  明明坏笑着,把我直接推倒在冰凉的地板上,我冷得身上起了一层小米儿,他却分开我的腿,粗大的龟头在我的桃源洞口磨了磨,然后慢慢的,毫不迟疑的,深深的插了进去,瞬间的充实和涨满,带着一丝丝的痛,让我情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

  明明直到他鸡巴的一半插进了我的身体,然后趴在我的身上,一边耸动的屁股,一边吻我的嘴唇,揉我的乳房。

  我很快就沉浸在安全而又刺激的性爱当中,伴随着他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我如泣如诉的呻吟着,娇喘连连。我的乳头在他的挑逗下迅速耸立起来,嫩红的颜色引诱着他不时的弓起身子,把它们轮流含在嘴里吸吮,在满足他的同时,那种又酥又痒的爽更让我迷乱。

  冰凉的地面很快就让我们的火热的身体暖热了,地上好多的汗水。每一次抽插都竭尽全力的明明更是汗流浃背,我紧紧抱着他的背,他背上全是汗水,充满了好闻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我呻吟着,扭曲着,白皙的下体下意识的向上挺动着,明明有一根无比粗大的鸡巴和茂密的阴毛,刺激着我光洁无毛的阴部,更是难言的刺激。

  明明含住我的耳垂,火热的喘息喷在我的耳朵上,“呼——!呼——!”象是催情的号角,舌头还时不时的伸进我的耳朵里。他更捧起了我的屁股,伴随着他用力的抽插,向上托着,好让他的肉棒插得更深。这样操干了大概有十多分钟,我感觉自己马上要高潮了,明明却拍了拍我的屁股,我吐了吐舌头,乖巧的象狗狗一样跪趴在地上。和明明做了很多次了,对他的举动还是了解的啦,不就是想从后面干我嘛,随他就是了嘛。

  但是我们的技术欠佳,他的棒棒不可避免的从我身体里滑了出来。不过没关系啦,我下面反正湿得一塌糊涂的,明明握住他的肉棒,揽住我的腰,毫不费劲的再次插了进去,两个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声音。

  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之一了,因为可以插得比较深,而且样子显得特别的淫荡,嘿嘿,当然啦,趴着的时候我的乳房垂着,显得比较大,也是这个原因啦。

  赤裸着跪在地上,硌得膝盖很痛,明明体贴的抽下沙发的垫子,让我跪在上面。我回眸给了他一个感激的微笑,甜甜的样子让他很受用。当下抱住我的小蛮腰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正当我们沉浸在性爱的海洋里不可自拔的时候,突然一阵电话声响了,吓了我一大跳,四肢都僵了。

  明明的动作也突然停了下来,我回头看了看他,只见他呆立在我身后,抓住我的腰别没有动作,眼睛里有些畏惧的神色。

  吓死了!

  这是谁啊,真讨厌!我们都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对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狠的牙痒痒。

  “喂,抽出来吧,让我去接电话。”我扫兴的想要站起来。

  “别啊,雯雯姐,就这么去接吧。”明明又有了新的想法,牢牢的抓住了我的腰。

  “别闹了,我去接电话了啦。”电话固执的响着,好象不知道我很烦似的。我被它弄得意兴阑珊,一脸的索然无味。

  明明这个坏家伙,把屁股使劲往前一顶:“快去接电话,快去!”

  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明明的东西太长了,感觉顶进了我的子宫里一样,肉棒滑过下体的腔壁,摩擦迅速让我有了感觉。我开始配合着明明,向电话爬去,明明象赶车一样,伴随我爬行的节奏,狠狠的撞击着我的屁股,发出了响亮的啪啪的声音。他用力很大,有时甚至把我顶趴在地上,然后他整个人死死的压住我,肉棒深深的嵌在我的小穴里。

  幸好我家当时的客厅不大,我们做爱的地点离电话也就几步的距离,但是就这几步,已经让我满脸绯色,娇喘吁吁了。

  我趴在沙发上,看了电话,来电显示,这个电话是——我妈妈打来的!!

  明还在使劲顶着,可是我突然没有了感觉,急忙说:“别闹了,是我妈打来的!”

  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学来的,还是不依不饶的操干着我,说:“接就是了啊,我会小心的。”

  我有点急眼,如果被我妈妈听到什么端倪,还不把我打死啊!更何况,一边和男孩子做爱,一边接听自己老妈的电话,好——变态啊!

  我使劲推着明明,想把他从我身上推下去。可是我哪是这个篮球队主力的对手啊,反而被他弄得仰面躺在沙发上,他让我换了姿势以后,又象强奸一样,强行分开我的腿,又把鸡巴操进了我的身体。

  “雯雯姐,快点接电话哦,响了很长时间了哦,万一阿姨怀疑了,可不大好哦。”明明调皮的冲我眨了眨眼睛,一脸的坏笑,满肚子坏水儿。

  “那你千万别使坏啊,不要出声!”我满脸严肃的警告他,只是不知道一丝不挂的我,双腿还淫荡的分开,男人的肉棒还被我含在身体里,这满脸的严肃对他又有多大的作用。明明满不在乎的答应着,顺手接起了电话,我无奈的接过电话。

  “雯雯,怎么这么久不接电话啊?”电话那头,妈妈有些责怪我。

  我立刻装出迷迷糊糊的样子,含糊的说:“妈妈,我刚睡醒,没听到。”说完,啪的一声,打掉了明明故意使坏,捏住我乳头的手。

  “怎么了?”妈妈显然听到了我这边的声音。

  “有只蚊子。”我赶忙找着借口,一边说一边龇牙咧嘴的对着明明挥了挥我没有任何杀伤力的粉拳,用口型说:“你捏痛我了,坏蛋!

  明明窃笑着,趴在我胸前,很温柔的吮吸我的乳头,另一只手把玩着另一个乳房。我抚摸着明明的头发,感觉自己象在喂奶一样,却还一本正经的回答妈妈的问题:“当然啦,学了一上午了,很累。当然做完功课了啊。”

  本以为明明会这样老老实实的玩我的乳房,却忽略了,这家伙的肉棒一直插在我的小穴里呢,安静了没多大会儿,他的肉棒就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我照他腿上就是一巴掌,清脆的响声连妈妈也听到了:“家里蚊子这么多啊,你实在不行先打上药。”

  我看着一脸痛苦的明明,得意的说:“不用打药了,我已经把它拍死了!”说着,还示威似的白了明明一眼。

  明明不愿意了,仗着我接着电话,强行把我的腿分开,开始缓慢而又用力的抽插我,他故意顶的很深,拔出来的时候,只留一个头头在里面。

  强烈的刺激来得太猛太突然,我差点叫出声来,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拼命向明明使眼色。明明紧紧抱住我急欲争脱的腿,坚定的,缓慢的干着我。

  我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可是耳朵边的听筒里却传来了妈妈“喂!喂”的声音,我赶紧费劲全身的精力,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妈妈,什么事啊?”

  妈妈有些责怪:“怎么接着接着电话就没声音了啊?”

  这时明明感觉我的注意力转移,腿上的力量不怎么强了,他也放松了一点,但是还是那么用力的干着我,一只手还按在我乳房上,挑逗着我。

  我微微闭着眼睛,下体传来的快感是我无法抑制的,我只好微微喘息着,尽量不要让妈妈听到,一边回答:“刚才不是打死一只蚊子嘛,我嫌脏,去洗手了啊!”

  应付过去了,好悬!

  明明却听到我把他这只大蚊子打死了,立刻使劲的操了我一下,我被这下突如其来的插入插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和明明的脸都吓得煞白!

  “雯雯,怎么了雯雯!”妈妈当然听到了,急急的问。

  我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明明见自己闯了祸,吓得肉棒就插在我身体里,一动也不敢动,我急中生智,立刻带着哭腔说:“呜呜呜呜呜,讨厌的蚊子,在我的腿上咬了个大包,痒死了!”

  平时我虽然挺乖巧文静的,但是在家也喜欢和妈妈一惊一乍的闹。

  妈妈相信了:“这么大的孩子了,怎么老是这么一惊一乍的!”妈妈的声音虽然带着责备,但是也能听出来她对我的溺爱。

  过关了,嘿嘿。我得意的看着目瞪口呆的明明,拉着他的手,放在我的乳房上,让他轻轻玩着,挺舒服的。

  明明玩着玩着胆子又大了起来,开始小幅度的挺动着他的鸡巴,虽然非常有感觉,但是却不强烈,我说话的声音,也自然带上了几分嗲嗲的腻声。

  明明腻在我身上,爱怜的亲吻着我白皙的脖子,弄得我皮肤痒痒的,开始拉他过来,吻我的小嘴儿,妈妈电话里说,我就“恩恩”的答应着。

  明明平时还是挺怕我妈妈的,见了她都不敢大声的说话,现在居然能够在电话的另一端操干她的女儿,这兴奋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大。趴在我身上操我好象觉得还不够刺激似的,便拨弄着我的身体,让我还是象刚才一样,象狗狗一样趴在沙发上,想从后面干我。

  我娇媚的白了他一眼,指了指电话。但是还是拗不过他青筋暴露的胳膊,只好乖乖的趴在沙发上,冲他翘起了我浑圆白嫩的小屁股。

  明明握着他的肉棒,在我水淋淋的下面磨了磨,那粗大的龟头破开了我下体柔软的嫩肉,蹭着我充血勃起的阴核。

  我不自觉的发出了细细碎碎的娇喘,下体配合着他的摩擦,就在我的小屁股随着他轻轻的碾磨正舒服着的时候,他却趁我没有任何的防备,迅速将他粗壮的肉棒插入了我的身体。

  强烈的刺激让我一下子瘫软在了沙发上,又爽又痛的感觉让我张大了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埋在沙发柔软的垫子里,手紧紧的捂住了电话的话筒,我妈妈说什么也顾不上了。

  只觉得明明抱住了我的小屁股,象是一台功率强劲的打夯机一样,在我滑腻的淫穴里飞快的抽插,巨大的快感让我的身体一阵又一阵的颤抖着,爱液不停的汹涌而出,染湿了他胯下浓密的毛发。

  我迷离的回过头,看着明明拼命的耸动着身体,但是他虽然很用力,却也很小心的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要是放在平时,他肯定会撞得我的屁股“啪啪”做响。但是他现在却无声的大张着嘴,满脸的狰狞,仿佛在努力的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看我正看他,在他眼里,我又何尝不是一个双颊晕红,眼波迷离的淫荡尤物呢?长发被汗水粘在了我俏丽的小脸儿上,红润的嘴唇微张着。眼里所见,尽是大片的雪白,手中抱着的,是所不出的柔软,女孩子的屁股,正被他紧紧顶在胯间,而女孩子最最隐秘的私处,却应承着他肉棒的操干!

  他应该是被我的样子深深的迷住了,更加大力的顶着我,让我本来就没有支撑的身体,大幅度的向着沙发的更深处陷去。

  黑色的话筒被我紧紧捂住,明明指了指话筒,都这时候了,还要我接电话?!

  但是不接好象也不行,我勉强忍耐着快感,把话筒贴在耳边。

  “怎么突然没有声音了?”我刚刚喂了一声,妈妈就急急的问我。

  人家不是去了趟厕所嘛。”我尽量压抑着自己,这几个字,几乎是我憋着吐出来的。

  妈妈根本不会想到,她平时乖巧可人,和陌生人说句话就脸红的女儿,却在自己家里,被一个男生操得死去活来!

  明明一边操干着我,一边捉住了我晃来晃去的乳房,十分熟捻的拨弄着我的乳头,麻痒痒的快感让我恨不得叫出声来,恨不得把乳头塞进他的嘴巴里,让他一边吮吸我的乳房,一边操干我。

  “如果有同时两个男人一起玩弄我,不就可以一个干穴,一个吃我的乳房了吗?”突然一个我从未有过的念头就这样闯入了我的脑海,如此荒淫无耻的念头让我自己都淬弃自己的淫荡,但是这样不要脸的念头却让我难言的刺激,我把话筒紧紧贴在自己脸上,另一只手拼命的揉着自己的另一只乳房。虽然被明明干得浑身娇软无力,上身根本支撑不住,趴在了沙发上,屁股却继续高高的翘起,以最适合他抽插的角度,迎接他粗暴的操干!

  “雯雯,休息了这么长时间,不要光玩了,要去好好学习了。”妈妈压根不知道我的想法,如果她知道,估计会把她活活气死吧,所以她还是在电话那头唠叨。

  “恩,恩。”我答应着,松口的代价却是我不由自主的喘息,我连忙掩饰:“我已经看了好长时间的书了,现在……现在正在……正在……压腿呢。”

  “哦,“妈妈答应了一声,“别这么用力,小心伤了筋。”

  明明的动作又大了,我实在受不了这样,只能咬着下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明明的肉棒在我身体里越来越烫,他抓住我的手也越来越用力,他要射了吗?我也被她干得脑袋几乎是一片空白,他的肉棒突然深深的插进了我的身体,非常的用力,好象连睾丸也要插进去似的,我感觉得到,他的肉棒在我身体里剧烈的跳动,一股股滚烫的液体冲进了我的体内……一下,又一下……明明的存货好多啊。射完以后,他意犹未尽的又抽插了两下,疲倦的倒在了我身上,把我紧紧压在了身体底下。

  “妈妈,还有事吗?我想去洗下脸。”我歇息了一下,也疲倦不堪的说着。

  “恩,去吧,我也要去病房看看了。”妈妈好象还想说什么,但是我实在受不了了,直接挂了电话,有什么事等她回家再说吧。

  我把手探到自己的胯下摸了一把,触手尽是又浓又粘的精液,我把沾满精液的手在明明身上胡乱蹭了蹭,气鼓鼓的说:“讨厌死了!你又没有征求我的同意,就射在里面了!万一怀孕了怎么办啊?!”

  明明刚刚射完,见我挂了电话,又来了精神,嬉皮笑脸的摸上了我的乳房:“怀孕了我就娶你啊,雯雯姐。”

  我俏生生的白了明明一眼,作势在他发达的胸肌上扭了一把:“坏样,差点露陷!到时候我就说是你强奸的我!”

  明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嘿嘿笑着:“姐姐对我这么好,怎么会诬告我呢?”

  我哼了一声,娇媚的把头扭过一边:“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诬告?被人发现了,我当然要保自己的清白喽!”

  “我才不让姐姐诬告我呢,所以……”

  所以你要怎么样啊?”

  “所以我要真正的强奸雯雯姐,来吧!”

  “啊——!讨厌,插得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