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似幻人生上部——陶乐居(7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709




              (7)父子团聚
  两人来到店里,王婷环视一周,看到收银台边站着一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女子,
店里只有一个顾客在低头用餐。没有发现妈妈和姐姐,她就与陶龙找了张桌子相
对着坐了下来。
  「小妹,来一笼小笼包子。」到了店里坐下来而不吃点什么似乎说不过去,
同时也想看看岳母他们的手艺到底怎么样,所以吃过早餐才个把小时的陶龙要了
小笼包子。
  漂亮女子端来一笼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子,并带来一个小碟子。放下后,面带
笑容地说:「大哥,大姐,桌上有醋,有酱油,你们慢用。」
  看着漂亮女子不施粉黛的绝美容颜、精致绝伦的曼妙身姿、如凝脂般的纤纤
玉手,听着她那如莺的话语,嗅着她那从体内散发出来的阵阵若有若无的馨香,
陶龙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望向对面的王婷,顿有所悟:这个漂亮女子与他家
的女人惊人地相似!
  陶龙试探地问:「小妹,这店是你开的?」
  「是我姐姐、姐夫的。」
  「你姐姐叫王娉,姐夫叫陶强,是吗?」
  「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们,你怎么知道他们名字的。」
  这时,那个顾客吃完早餐出了门。紧接着一辆红色的电动三轮车开到了店门
口。
  「我姐姐姐夫回来了。」说完跑出大门,帮她姐姐姐夫卸下车斗内的面粉、
猪肉和蔬菜,并搬到店内。
  王婷仔细观察着漂亮女子的姐姐姐夫,随后就有了结论:漂亮女子的姐姐就
是王婷的姐姐王娉,而漂亮女子的姐夫陶强居然就是王婷12岁之前一直叫叔叔
的亲生父亲陶卫东!
  看着正在忙碌的王娉和陶强,王婷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轻声唤道:「姐,
叔叔。」
  王娉和陶强抬起头,看着王婷,刹那间两人认出了王婷,同时喊道:「婷婷!」
  王婷与王娉先是互相审视一番,想知道这么多年对方究竟有什么变化。说实
话,同王婷一样,从王娉那娇美白嫩的脸蛋上根本看不出她已经43岁了,如果
是在大街上遇到她,任谁都以为她是一个30左右的少妇。随即,王娉和王婷抱
成一团。时隔30年两人才第一次见面,万千话语竟然不知从哪里说起,只是一
个劲地哭个不停。
  陶龙看着两个大美人哭作一团,心里不免酸楚,转而望向呆立一旁的陶强。
只见他大概六十来岁,无情的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陶龙想起王婷曾
经说过王娉与自己同年,只小几个月,今年也是43岁,她怎么找一个比她大那
么多的人做丈夫呢。旋即联系到王婷刚才叫他「叔叔」,莫非他就是王婷的生父?
  陶强也在看着陶龙,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这是陶龙给他的第一印象。他首
先打破沉寂,问道:「你是?」
  「我叫陶龙,是王婷的丈夫。」
  「原来是一家人,我们上楼去吧,婷婷的妈妈在家。」说完就关了店门。漂
亮女子走在最前面,领着众人从收银台后面的楼梯上到了二楼。
  这是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客厅大约十五六平米,陈设比较简陋。一套木制
的沙发,一组矮柜,一台21吋旧彩电,可见这个家庭的经济状况不是很好。虽
然家具及电器都上不了档次,但收拾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说明女主人是很称
职的。
  刚晒完衣服从阳台走进客厅的杨楠发现家里有两个陌生的面孔,不禁感到意
外。要知道这十多年来,到她家的客人屈指可数。因为她家除了离家出走的王婷
外没有任何亲戚,家里大小九口人都没有深交的好友,一般的朋友和同学是不允
许往家里带的,所以偶尔来串门的只有邻居。
  这时,满脸泪痕的王娉拉着王婷来到杨楠面前,说:「妈,不认识了吗,她
是婷婷啊。」
  三人免不了又是一阵哭泣。
  陶龙看了一眼已经62岁的杨楠,只是一眼,就觉得她太像自己的母亲了。
不仅是仍然如少妇般俏丽光滑、没有一丝皱纹的面部与母亲相像,就连虽经岁月
流逝依然乌黑的头发、依然坚挺的胸部、依然窈窕的身材也几乎一模一样。说不
定她就是当年与祖父陶金来到南林,不久便被拐走的陶雪,如果真是这样,那就
太好了。
  没过多久,王婷想起与她一起回娘家的陶龙,就向众人作了介绍,然后把他
们介绍给陶龙。
  王婷最先指着杨楠,「我妈。」
  陶龙:「妈,您好。」说完鞠了一躬。
  王婷又指着王娉,「我姐。」
  陶龙:「姐,你好。」
  然后,王婷转向陶强,说:「我到底应该怎么介绍你呢,是按照我小时候的
习惯叫你叔叔,还是念在你是我亲生父亲的份上叫你爸爸,或者把你当成我姐的
老公叫你姐夫?」
  三十年未见面的女儿站在自己的面前,陶强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但称呼问
题的确有点麻烦。让王婷像小时候那样叫他叔叔或者干脆叫爸爸是可以的,不过
连王姝都叫自己姐夫,而让王婷叫自己爸爸似乎说不过去。要知道,王姝是王娉
为他生的女儿,按道理王姝可以叫王婷姨妈的。但这种混乱的关系怎么给王婷和
陶龙解释呢?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王婷看着漂亮女子,心里在猜测她的身份。看年龄应该与陶芬差不多,莫非
她就是自己离家出走后,姐姐为叔叔生的女儿?
  陶强还在考虑让王婷和陶龙叫自己什么更好的时候,王婷指着漂亮女子又问
了他极为难堪、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问题:「她是谁,是不是我姐给你生的女儿?」
  看着陶强、杨楠、王娉及漂亮女子一个个低着头,窘迫之极,王婷明白自己
猜对了。为了缓解这种尴尬的局面,打消他们的顾虑,她说:
  「其实这没有什么,我非常理解。因为我们家陶龙的所作所为比叔叔是有过
之而无不及。1978年我离家出走后就与陶龙成了家,生了三个女儿。两个大
点的女儿又分别为陶龙生了两个女儿,而且我明年就可以做老外婆了。不仅如此,
陶龙的妈妈还为他生了小孩,具体情况我还没有弄清楚。」
  听了王婷这番话,陶强他们长长地嘘了口气。因为他们担心王婷和陶龙知道
了他们家的真实情况会又一次离他们而去,现在看来,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陶强感叹道:「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确实有道理。」然后指着
漂亮女子对王婷和陶龙说:「介绍一下,她叫王姝,是王娉为我生的大女儿,前
几天刚满29岁。」
  接着陶强让陶龙和王婷坐在三人沙发上,王娉与王姝从饭厅搬来四把椅子摆
在他们对面,陶强四人坐了上去。
  陶强说:「既然都是一家人,我看任何事情都不要隐瞒,大家要开诚布公。
好吗?」
  众人纷纷赞同。
  王婷首先问杨楠:
  「妈妈,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今天见了你们,我终于可以知道答案了。
我们全家女人包括陶龙他妈妈,每个人阴阜都是不毛之地,是货真价实的白虎,
陶龙也是不长阴毛的青龙。我们认为这应该是遗传的。我也知道妈妈和姐姐都是
白虎,但不知道叔叔是不是青龙。」
  杨楠答道:「婷婷,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和你姐还有王姝都是白虎,叔叔
也是地地道道的青龙。」
  王婷又对陶强说:「叔叔,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叫你叔叔吧。在我的印象里你
的名字是陶卫东,什么时候改成陶强了呢?」
  「一言难尽。我一共用过三个名字,陶强是1986年开始用的,身份证上
也是这个名字,之前用的陶卫东。」
  陶龙迫不及待地问:「叔叔,你第一个名字是不是陶大壮?」
  陶强吃惊不小:「你怎么知道的。」
  陶龙激动地站起身来,喊道:「爸爸。」
  陶强不敢相信思念了十多年、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的儿子居然作为自己的
女婿来到了面前,悲喜交加。但还是想证实一下:「你妈妈叫…」
  「刘娟。」
  「孩子,终于见到你了,真应了一句古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
夫。」
  「爸爸,你的意思是找过我?」
  「是啊,我1990年与娉娉结婚前,回了趟老家。到家时发现铁将军把守
大门,就去邻居家打听。才知道你爷爷奶奶早就过世了,也知道你妈生了你,但
不知道你们搬到哪里去了。我问他们你叫什么名字,他们说不知道大名,只晓得
你爷爷奶奶喊你「宝贝」,你妈妈喊你「宝宝」。我找过包括你外婆家在内的很
多地方,问了不少人,却始终没有你们的任何消息。」
  「是啊,不知道大名是很难找的,就算去派出所也没有办法。不管怎么样,
今天我们总算相聚了,太兴奋了。我今年43岁了,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父
亲,第一次喊爸爸。」
  杨楠四女也为他们父子团聚高兴不已,为人生的聚散感叹不已。
  陶强对陶龙说:「龙儿,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你妈妈刘娟其实是我的亲妹
妹。」
  「真的吗,那太好了。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用在我们家那是再恰当不过
了。刚刚我还在想婷婷她妈妈与我妈长得太像了,她很可能就是爸爸和我妈的亲
姐姐。婷婷,你说她们两个像姐妹吗?」
  王婷想了想,说:「确实挺像的,真的希望她们是亲姐妹。」
  陶龙又对陶强说:「爸爸,你觉得婷婷她妈妈是你亲姐姐吗?」
  陶强答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第一次见到她就觉
得她不仅长得如花似玉、特别有气质,而且似乎还是我的一个久未见面的亲人。
所以我拼命地追她,最后不到一个月就俘虏了她。」
  杨楠接口道:「你是说我很容易到手,是吗。其实,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
你应该是我最亲近的人,再加上王大伟不能人道,才让你得逞的。」
  王婷感叹道:「这就是典型的一见钟情啊。」
  陶龙看了看手表说:「婷婷,小芳上午只有一、二两节课,你现在给她打个
电话,让她多买些菜。中午我们两家,不,我们全家在陶乐居吃团圆饭。」
  「好的。」
  陶强说:「你们第一次来这里,我看中午就在这里吃吧。」
  陶龙:「爸爸,你不想见我妈吗。你与她结婚三天后就离开了家,到现在已
经分别44年了。」
  陶强:「那就依你。说实话我很对不起你们娘俩。婚后第三天,我才发现家
人为我娶的老婆竟然就是我那失散11年的妹妹。妹妹成了老婆,这是多丢人的
事啊,所以我当时发誓再也不回那个家了。」
  陶龙:「看来爸爸的身上有很多故事,比如怎么知道我妈是你妹妹的,怎么
与婷婷她妈妈结合的,怎么与王娉成为夫妻的。还有,我和婷婷刚刚得知95年
你们经历了一场车祸,它对你们的打击肯定是相当大的。我们能想象得到,这十
多年你们一定过得很艰难。爸爸,你能把这些都讲给我们听吗?」
  陶强:「44年了,除了婷婷她妈妈、王娉、王姝三个人以外,我没有向任
何人讲述过我的经历。就是她们三人也不知道我曾经结过婚,我在狱中以及出狱
后的情况她们知道得也不多。今天我见到了我唯一的儿子,况且我年纪大了,再
不说恐怕就没有多少机会了,现在我就全部告诉你。不过我更想了解你的经历,
尤其是刚才婷婷说你妈为你生了小孩,我特别感兴趣。」
  陶龙:「爸爸,我的很多事情连婷婷她们也不知道,我答应找一个适当的机
会告诉她们。今天我们全家团聚,这是一个绝好的时机。下午吧,我会让你们如
愿的。」
  到阳台打完电话的王婷来到客厅,说:「要不我们现在就回陶乐居吧,叔叔
的事情也应该让陶龙的妈妈知道。」
  陶强说:「好的。不过娜娜她们放学回来我们都不在家,怎么办?」
  陶龙:「娜娜她们是…」
  陶强不好意思地指着杨楠、王娉、王姝,说:「是她们从91年到95年为
我生的五个女儿,最大的叫陶娜。」
  王婷说:「这好办,我去接。姐姐或者王姝跟我一起去。」
              (8)同胞兄妹
  陶龙驾车带着众人回到陶乐居。
  正在三楼陪着陶兰的刘娟听见喇叭声走了下来,见除了陶龙、王婷外还有四
个陌生人,就问陶龙:「他们是?」。
  陶龙把四人一一介绍完后,刘娟的心情相当复杂。一方面为王婷找到父母姐
妹、陶龙父子团聚感到高兴,另一方面也因陶强的出现而不知所措。虽然她与陶
强仅共同生活了三天,但还是有一定感情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嘛。尤其是为他生
了陶龙,才使自己有了30余年的幸福生活,从这个角度来说,应该感谢他。然
而当初他无情地遗弃了自己,使他们孤儿寡母无依无靠,生活充满了艰辛,从这
个角度说,又应该怨恨他。不过她更担心的是,如果陶强知道了她与陶龙的不伦
关系,他会有怎样的过激行动。
  当然,这只是刘娟一瞬间的心理活动,很快她就与王婷一起,以女主人的身
份热情地招待了四人。
  刘娟与杨楠坐在了一起。一是两人年龄差不多,有共同语言,更主要的是因
为两人是儿女亲家。
  陶龙问刘娟:「妈,小兰怎么样,起床了吗?」
  刘娟:「她9点半起来上厕所,我让她吃了早点。吃完后她说浑身酸软,下
面还很疼,我就叫她再回到床上躺一会儿,与她聊女人的话题,听到你们回来的
声音我才下来的。」
  陶强及杨楠三女用询问的眼光看着陶龙,于是陶龙毫不隐瞒地把头天晚上洞
房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听完以后,陶强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陶龙如此强悍,比自己当年厉害
多了,是不是可以帮我解决十多年来没有找到答案的难题呢。
  这时,陶龙对刘娟说:「妈,爸爸说你是他的亲妹妹。」
  刘娟颇为吃惊,随即窃喜,继而以不信的口吻对陶强说:「你怎么知道我们
是亲兄妹的?」
  陶强:「小时候我们一起玩耍,看到你右腋下有一颗黑痣,给我留下了极深
的印象,也是唯一的印象,其它的都不记得了。」
  王婷说:「这不算证据吧,不光我有,陶龙所有的女儿也都有。」
  杨楠也说:「是啊,算不上证据,我、王娉、王姝,还有娜娜她们个个右腋
下都有黑痣啊。这是否说明我就是你亲姐姐呢?」
  陶龙想起什么似的说:「桃源中的女人也是如此,这应该不完全是巧合。难
道…」
  王婷:「难道什么。」
  陶龙:「我的黑痣在左腋。爸爸,你左腋下是不是也有黑痣?」
  陶强:「是的,确实有。」
  陶龙:「这么看来,我们陶家人腋下都有黑痣,男左女右。可以说,它是陶
家人的标志。腋下无痣定然不是陶家人,但是不能排除外人腋下有痣的可能。所
以,我赞同婷婷妈和婷婷的观点,我妈腋下有痣并不能说明她就一定是陶家人。
当然,我这只是客观分析,从感情上说,我非常希望我妈和婷婷妈都是爸爸的亲
姐妹。」
  陶强:「我知道光凭腋下有痣这一点是没有多大说服力的,我当然还有其他
证据。龙儿,你知道,我们陶村以及周边地区只有小学,没有初中。在我去县城
上初中之前,你爷爷告诉我,我妹是1952年被人拐走的,当时她3岁,我4
岁。」
  陶龙:「爸爸,你是说1952年我妈三岁,也就是说她生于1949年?」
  陶强:「是啊,我不会记错的,我的生日是1948年2月20日,你妈的
生日是1949年5月5日。」
  陶龙对刘娟说:「妈,你不是告诉我你生于1950年8月15日吗?」
  刘娟:「是你外婆亲口说的,现在我也糊涂了,不知道到底哪一天是我真正
的生日。」
  陶龙:「我倒希望妈妈的生日与我是同一天。」转而对陶强说:
  「爸爸,你继续讲吧。」
  陶强接着说:「1963年我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家人作主让我与刘娟结
婚。那时我15岁,虽然生理上与大人没有多大区别,但对房事仅仅是一知半解。
只知道与女人睡觉就是把鸡巴插进屄里,直到射精。洞房之夜,我很激动,因为
从这天开始我就不再是小孩,而是大人了。在乡下,不管年龄多大,娶了老婆就
算成年了。」
  因为陶强存有让陶龙接手守了12年活寡的杨楠三女的心思,所以不想轻描
淡写地讲自己的故事,目的就是勾起她们体内原本正常、但由于那场车祸被迫沉
寂了12年的情欲:
  「当时我兴奋地脱下两人的裤子,握着铁棍似的鸡巴不停地在娟娟的下面乱
捅,却怎么都找不到入口。经过十来分钟徒劳地耕耘之后,欲火中烧的我渐渐冷
静下来,分析肏屄没有成功的原因。就着微弱的月光,我看见娟娟的双腿只是微
微地张开。用手一摸,光洁的阴部只有一条细缝,没有发现可以进入的肉洞。于
是我最大限度地分开娟娟的双腿,掰开她的屄缝,然后跪在她的两腿之间,握着
依然硬邦邦的鸡巴,慢慢地向目的地进发。
  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几分钟之后龟头就进入了一个温暖紧窄然而却干涩无
比的通道,我想这肯定就是女人的屄洞。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顶入,只听
一声惨叫,当时我太兴奋了,无暇顾及娟娟的感受,只是一个劲地往深处猛插,
不久我的鸡巴就插到底了。一团软肉不停地吸吮着龟头,强烈的快感让我很快就
一泻如注。接着两个晚上,我用同样的方法、同样的姿势又肏了娟娟两次,当然
也都在她的阴道深处射了精。」
  说到这里,陶强带着歉意对刘娟说:「娟娟,真是对不起。那时我是个处男,
在性爱上面是个新手,让你受苦了。」
  刘娟说:「这是你做丈夫的权利,除了逆来顺受,让你折腾,我还能怎么样?」
  陶强:「虽然这事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但我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你,因为那
时我有限的性知识就是把鸡巴弄进屄里抽插,然后射精。根本就没有顾及你的感
受,不知道肏屄前应该先调情,让女人有了性欲之后,肏起来男女双方才都会快
乐。现在想来,当时我只在射精时有快感,在时间不太长的性交过程中绝对是痛
苦多于快乐,而娟娟你定然是只有痛苦。」
  陶强内疚地继续说:「说起来很难为情,当时14岁的娟娟无毛小屄紧凑窄
小,照理肏起来一定舒服透顶。但我连续三个晚上肏了三次,除了第一次流出了
她宝贵的处女血之外,她的屄洞一直都是干干的。也就是说,我在没有任何前戏
的情况下,每天都肏了她好几分钟,她的痛苦可想而知。而我也好不了多少,鸡
巴在干涩的屄洞中艰难前行,被紧窄的阴道内壁箍得生疼。」
  陶强看着刘娟接着说:「尤其是那三个晚上,我居然没有认真地看过你的身
体。当时乡下条件差,人们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般人家根本没有照明设
备。肏屄时我仅仅是一只手掰开你的无毛小屄,另只手握着鸡巴对准你的屄洞机
械地肏. 我没有亲过你的嘴,没有脱过你的上衣,连你的奶子是什么样的我都不
知道。想想真后悔。所以我这一生,第一个对不起的就是你。现在知道龙儿早就
接了我的班,让你享受到了一个女人应该享受到的幸福,我很欣慰。」
  陶强又对陶龙说:「龙儿,你是我和你妈的儿子,但是我很羡慕你。因为你
妈的嘴巴和乳房自始至终只属于你一个人,我这个做爸爸的连边都没有沾过。同
时我又要由衷地感谢你,感谢你几十年如一日地替我照顾你的母亲。」
  陶龙:「爸爸,你说的都是事实,我的确是幸运的、幸福的。但是,你也应
该知道,让母亲幸福是我这个做儿子的份内的事。不过,说实话,如果你在家,
我是不会越俎代庖的。因为我是个自私的人,我的女人只能我一个人享用。我绝
不夺人所爱,当然更不允许任何人分享我的女人,包括爸爸你。」
  陶强赞许地点点头:「真不愧是我的儿子,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我为你自
豪!」
  接着,陶强看着杨楠、王娉、王姝,说:「除了对不起娟娟,我这一生对不
起的还有你们三个。因为车祸,我让你们守了12年活寡。12年哪,一个女人
一生中能有几个12年。我曾经多次劝你们改嫁,却都被你们拒绝了。当然你们
也清楚,我确实舍不得你们这些肥水流进外人的土地。今天,我找到了英俊潇洒、
能力超强的儿子,我就做一回月老,让你们三人一起跟了他,怎么样?」
  杨楠对陶强说:「我们都知道,你原先劝我们三个改嫁是言不由衷的无奈之
语,也知道你今天要我们跟了陶龙是绝无私心的肺腑之言。反正陶龙是你的种,
是你生命的延续,我们跟了他也不会辱没了你,还可以了却你的一块心病。对于
我们而言,又可以享受作为女人应该享受到的一切,何乐而不为?所以这次我们
就不再拒绝你的建议了,我代表她们两个答应你。不过你还没有征求龙儿的意见,
他能够接纳我们三个他可以叫后母的、每人都为你生了两三个女儿的女人吗?」
  陶强答道:「只要你们三个愿意,那就好办。」转而对陶龙说:
  「龙儿,自从95年那场车祸之后,直到今天,她们三人的小屄不要说鸡巴
了,就是手指也没有进去过。对此我一直耿耿于怀,觉得亏欠她们太多。现在,
我恳求你像对待你妈一样,把她们也当成你的老婆,让她们过上幸福的生活,好
吗?」
  众人的目光都注视着陶龙。陶龙沉思片刻,对陶强说:「爸爸,你的话说到
这个份上,我如果推辞那就太不近人情了,况且为父亲排忧解难本来就是做儿子
的义不容辞的责任。我答应你,并且郑重地向你保证,我一定会让她们过上幸福、
快乐的生活。」
  话音刚落,刘娟和王婷鼓起掌来。陶强等人也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不同的是,
陶强是如释重负,杨楠三女则略带羞涩。
  这时,屋外传来刹车的声音,陶芳回来了。陶龙向陶芳介绍了陶强等人之后,
就与王婷一起把陶芳买回来的东西全部搬到厨房。
  众人回到客厅坐下后,王姝说:「姐夫,不,我应该改叫爸爸了吧。」
  陶强:「是该改了,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儿媳,你的确应该叫我爸爸。龙儿,
你有那么多的女人,平时她们都叫你什么?」
  陶龙:「妈妈叫我龙儿,偶尔也叫老公。婷婷开始叫我陶龙,有时叫阿龙,
后来一直叫老公。至于女儿们,开苞之前都喊我爸爸,与我洞房之后也都是叫老
公。」
  「哦,现在还有没开苞的吗?」
  「这里,也就是陶乐居,还有两个,小菊11岁,小荷10岁。」
  「你的意思是别处还有一个家,是不是你刚刚提到的桃源?」
  「是的,其实妈妈就是桃源人,昨天才第一次来到陶乐居。关于桃源的故事
我一定找个合适的机会原原本本地讲给你们听。爸爸,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我是考虑称呼问题。你是我的儿子,你叫我爸爸,那你的女人都应该叫我
爸爸。但你还有两个叫你爸爸的女儿,她们应该叫我爷爷,那她们比她们的姐姐
就低了一辈,这似乎不妥。」
  「这个嘛,可能要好好商量一下。」
  王婷对陶龙说:「我觉得好办。你妈、我妈、还有我们的爸爸,都是我们的
长辈,我们就叫他们爸爸、妈妈。为了区分你妈和我妈,就各加一个字,娟妈妈、
楠妈妈。从我姐王娉开始,一直到小荷都姐妹相称,但不要像以前那样大姐、二
姐地往下叫,也都加一个字,比如娉姐姐、婷姐姐、芬姐姐,等等。至于你嘛,
爸爸叫你龙儿,两个妈妈可以叫你龙儿,也可以叫你老公。我们统一都叫你老公,
包括小菊、小荷,反正她们迟早是你的女人。你们说怎么样?」
  王姝首先表态:「我非常赞同婷姐姐的方案,就这么办。大家还有没有意见?」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许。
  王姝接着说:「爸爸,我刚刚叫你是想到一个问题,现在看来是个必须尽快
解决的实际问题,那就是娜娜她们五个女孩应该处于什么地位。是纯粹作为爸爸
你的女儿出现在陶乐居,还是让她们与小兰一样也都做老公的女人呢。本着肥水
不流外人田的原则,我个人意见倾向于后者。因为她们也是陶家的女人,她们的
绝美胴体说实话我舍不得让外人看见,更不用说嫁给外人了。她们跟了老公,还
可以弥补楠妈妈、娉姐姐和我作为她们的母亲不是处女的遗憾。」
  陶强说:「是啊,我也有同感,如果她们嫁给外人,我会心痛的。我刚刚得
知,龙儿家的规矩是女儿满了12岁就可以与龙儿成婚了。娜娜今年16岁,娇
娇14岁,妍妍、婕婕、妤妤也都满了12岁。我做主,让她们都嫁给龙儿。这
是姝姝提议的,楠楠,娉娉,你们同意吗?」
  杨楠:「刚刚陶强说让我和娉娉、姝姝一起跟了老公,说心里话,我不太愿
意。因为我今年62岁,老了,能给老公的也是被你爸用了几十年的老屄了。娉
娉虽然年轻些,其身体也被她爸用了很多年。姝儿最年轻,还不到30岁,但也
被她爸肏了四五年,还生了两个女儿。把这样可以说是残花败柳的三个女人一并
给了龙儿,算是怎么回事。现在你们提议让娜娜她们五个小处女都跟了老公,的
确可以弥补我们的缺憾,我举双手赞成。」
  王娉跟着表态:「爸爸、楠妈妈,我认为把娜娜她们一起嫁给老公,好处很
多。我没有意见。」
  陶强:「既然你们都同意,那择日不如撞日。下午你们准备一下,今晚先举
行一个仪式,然后你们三人与娜娜她们五个,一共8个新娘,与新郎龙儿洞房花
烛。大家没有意见吧。龙儿,你看行吗?」
  王姝:「这是很好的建议,我认为越早举行仪式越好。因为一旦举行了婚礼,
我们就是老公的正式老婆了,住在陶乐居也就名正言顺了。我相信楠妈妈和娉姐
姐也是这个意思,对吗?」
  杨楠、王娉憧憬着晚上的婚礼,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陶龙:「你们的美意虽然我觉得受之有愧,但却之不恭。我只有一句话,那
就是我陶龙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语毕,屋内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陶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陶强:「爸爸,你刚刚说你有证据证明娟妈妈是
你的亲妹妹,什么证据呢?」
  陶强:「不是龙儿提醒,我还差点忘记了。与娟娟结婚后第四天早上起来,
无意中发现娟娟的右腋下那颗黑痣,顿时惊呆了。早饭后,我把上高中要带的东
西整理好,同家人打了招呼后就出了门。这一去就是27年,直到90年才回去
了一次。」
  王姝问道:「就因为那颗黑痣吗?」
  陶强:「是啊,我要弄清楚,娟娟是不是我的亲妹妹。在我不断追问下,岳
父避开岳母悄悄告诉我,娟娟是他们买来的,并告诉了我买娟娟的经过。」
  刘娟忍不住说:「我是他们买的?他们对我那么好,与亲生的没有任何区别。」
  陶强:「事情是这样的。1952年,我岳父岳母都年近不惑,膝下依然没
有一儿半女。岳母虽然多次怀孕,但无一例外,每次都流产了,他们也搞不清楚
是什么原因。一天中午,一个妇女抱着一个小女孩向他们村走来,路上正巧碰到
要去田里劳作的岳父。那个妇女问有没有人需要小孩,岳父就把她带回了自己家。
从那个妇女的口中得知,这个小女孩是她捡来的,只知道她叫娟娟,不知道姓什
么,也不知道其生日。岳父岳母商量后,就把家里所有的积蓄拿出来,买下了娟
娟。娟娟当时很瘦小,看起来两岁左右,所以他们就把那天,也就是8月15日
作为娟娟的两岁生日。」
  陶龙说:「毫无疑问,妈妈是爸爸的亲妹妹,我太开心了。我刚才认真想了
下,根据楠妈妈的身体特征,我可以断定,楠妈妈就是爸爸妈妈的亲姐姐,我们
是真正的一家人。」
  众人不解。
  王婷问道:「老公,我们刚刚只是说两个妈妈长得很像,看上去就跟亲姐妹
一样,也希望她们是亲姐妹,这并不等于她们就是亲姐妹啊。」
  陶龙说:「这当然需要证实了,待我问过楠妈妈后,就会真相大白的。」
  说完,陶龙问杨楠:「楠妈妈,你知不知道有一对夫妻,男的叫杨延寿,女
的叫叶欣。」
  杨楠不假思索:「当然知道,他们是我的父母。」
  王婷惊奇不已:「老公,我从没告诉过你我外公外婆的名字,你是怎么知道
的呢?」
  陶龙只说了句:「等会儿再告诉你。」紧接着又问杨楠:
  「你是不是1945年12月20日出生的?」
  杨楠吃惊不小,下意识地点了下头。
  陶龙又问:「楠妈妈,你是不是有一个玉佩?」
  杨楠颇感诧异:「是有一个,你怎么知道的?」
  陶龙继续问:「上面是不是刻了个「金」字?」
  杨楠点了点头,说:「63年9月我走上了讲台,因担心戴着它会影响教师
的形象,就将它放在箱底。直到现在,不光是娉娉她们,就是王大伟和你爸也都
不知道我有这个玉佩。龙儿,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的?」
  陶龙说:「虽然值不了几个钱,但它是祖传的吉祥物。」
  杨楠颇为伤感地说:「你说是吉祥物,可我并不这样看。我的父母还没有等
到我高中毕业就离开了人世,这也是我把它锁进箱底的原因之一。」
  陶龙笑道:「楠妈妈,这个玉佩在你手上,说明你并不是杨延寿和叶欣的女
儿,而是我爸爸妈妈的亲姐姐。你们三人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弟,虽然你们的父亲,
也就是我的爷爷早就去世了,但你们的母亲和外婆还都健在,娟妈妈一直与她们
生活在一起。」
  此时的刘娟心潮澎湃、激动不已。30年来,她都是以儿媳、外孙媳妇的身
份出现在桃源两个老人家面前的,现在得知自己是正宗的陶家人,在两个老人家
面前又多了个女儿、外孙女的身份,怎叫她不兴奋莫名、激动万分?
  见众人依然迷惑不解,陶龙说:
  「其实我进桃源不久,就从老祖宗的口中了解到我们陶家的所有秘密。也知
道我们陶家人除了去世的爷爷和他的妹妹外,还有两个女孩很小的时候就被拐走,
一直没有找到。今天见了爸爸才知道,原来楠妈妈就是失散了60年的陶雪,她
既是我的姑姑兼阿姨,同时又是我的后妈兼岳母。我的亲生母亲娟妈妈就是失散
了50多年的姑姑陶霜,而我的亲生父亲陶强同时又是我的舅舅陶文。」
  然后,陶龙将陶金的故事讲了一遍。(详见【似幻人生前传之一—陶金的故
事】)
  众人听后啧啧称奇。
  王姝兴奋地说:「这么说来,我们陶家是一个有着优良乱伦传统的家族,我
们在座的所有人都遗传了祖辈的乱伦基因。难怪爸爸对娉姐姐做出那种事,虽然
起初后悔,但后来就乐在其中了。」
  陶强不自然地笑了两声后,对陶龙说:「龙儿,如此说来,我是不是该改回
本名,叫陶文?」
  杨楠、刘娟也激动地说要认祖归宗,以后她们的名字就叫陶雪、陶霜。
  王娉、王婷、王姝也纷纷表示,她们从即日起改为陶姓,因为她们都是正宗
的陶家女儿。
  陶龙发话:「我看暂时都不要改。后天,也就是10月14日,是桃源老祖
宗90岁生日。我原本打算后天把婷婷她们带去为老祖宗祝寿。现在我们全家团
聚,计划稍微修改下,明天就去桃源。待老祖宗首肯后,你们再改回本姓、本名。
爸爸,楠妈妈,娟妈妈,你们看怎么样。」
  陶强、刘娟、杨楠点头称好。
  陶龙对王婷说:「差不多到了弄饭的时间。婷婷,你和小芳辛苦一下,去弄
一桌团圆饭。我算了算,共计19个人。」
  王婷、陶芳同时说「好的」,刘娟站起来说:「我也去。」于是三人起身去
了厨房。
  陶龙对陶强说:「爸爸,你1963年就离开了娟妈妈,这40多年是怎么
过来的,能讲给我听吗?」
  陶强说:「好的。其中我有十多年不在家,家里的情况是你楠妈妈和娉娉后
来告诉我的。」
  然后陶强开始叙述他的人生经历。(详见【陶强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