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校园枫叶红(卷02)(1.1

作者:admin来源:人气:233




  第二卷:燃情枫叶

  第01章:一步一个脚印(1)

  几个大姐姐(即使是在嘴上一直不去承认)在李老师这里很乖很听话的走了,
那自己和悦悦是不是也要表现的好一点?这样想的时候,白雪就对上了老李看过
来的眼神说道:「老师,我和悦悦很想和小竹姐姐认识一下,你看这几天能不能
让我们见个面吗?」

  俩小丫头是什么心思老李从她们进来就猜个差不多了,要说吧这俩小丫头要
是去家里住个一天两天的倒是没什么的,可为难的是这俩小丫头一旦住在家里不
想走了,那老李可是要想个很好的说法,来说服一下这俩小丫头的家长了。因为
一个弄不好,老李可就成了拐骗未成年少女的人贩子了,所以老李在前些日子是
答应了俩小丫头来家里住的,可是依着什么好的理由让她俩来住老李还没有想好。

  自己的学生,来家里认识一下自己的女儿,白雪说出来的理由是稍稍牵强而
且有很重的孩子气,可是老李更是知道,就是这样的一个理由自己也想不出来的。
应该说,白雪这样的说法,更容易让她和悦悦的家长接受吧?

  不过,女儿的学校放假还要等上几天,而且老李家里的后院还憋着一颗随时
要引爆的炸弹,所以老李就跟俩小丫头商量起来:你们先回家跟家里人说好了,
而且作为邀请方的老李也要提前跟她们的家长通个气。你们的家长没意见了,那
过几天你们的小竹姐姐一放假,我就会和她一起去接你们的。

  知道老李这几天是很忙的,所以俩小丫头来找老李的意思也不是在这几天就
去老李家住的,她俩一个想老李了就来看看他,再就是顺便和老李定对一下去他
家的时间表。现在两个目标都达成了,俩小丫头一高兴挨着个上前亲了老李不说,
也适时的又在老李的怀里腻上了几分钟。

  过几天就是全市教育体统迎接『七一』的文艺汇演正式演出的日子,而今天
下午各个参加单位都要到教育局去参加演出前的彩排,也是教育局对参加汇演的
各单位的节目做一次预选。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呆着的老李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
也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此次『七一』文艺汇演原本是清江市教育局主办的,不过后来不知道是什么
原因市文体局那边也参与了进来。由于参加汇演的单位一下子多了许多,本来该
是由各个区教育局进行的节目预选,现在改成了直接由市教育局来操作了。

  所有参加单位的节目彩排和预先是从前天开始的,而老李他们的三十三中学
是被排在了今天下午的倒数第二个出场,也是整个彩排和预选工作的倒数第二个
出场。

  正式演出的时候,出场节目能在后面出来一般是压轴的戏份,可是预选的时
候被排在后面,那几乎是看面子走过场的可有可无了。

  老李算是自己学校节目的组织者之一,更是节目的主要演员之一,他在现在
这个时候才去预选现场准备,倒不是说对自己学校所排演的节目失去了信心,而
是他很是需要一个清净点的地方,来平复一下心里那一团乱糟糟的事儿。

  现在是下午三点,而据老徐拿到的节目单上看,这个时候才是今天下午彩排
的开始,而且是下午总共有九个节目要登场,所以老李稍稍比大队人马晚上一会
儿到达现场,应该是没什么太大关系的。

  从三十三中学到达预选现场,一路开着车赶来的老李用时四十多分钟。与自
己学校的大队人马汇合了,老徐却告诉了他一个有点意外的消息:节目预选还是
照常进行,不过此次预选市教育局只选取三个节目。形成这一局面的根本原因已
经不是北城区教育局通知的与文体局合办这么单一的事儿了,而是市委办公室会
同市委宣传部等一系列相关部门共同举办的一次文艺汇演。

  做为市教育局其实早就把这样的变动,提前半个月通知给了各区的教育局,
不过北城区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在通知其他相关学校后,却把三十三中学给不小
心忽略了。这不,当前天北城教育局在最后确定参加单位的名单时,这名工作人
员才把三十三中学给想起来不说,就是临时匆忙通知三十三中学的时候也没有把
事情说清楚。

  能在市委的领导下参加这次汇演,市教育局只有说感到了荣幸而不会去说别
的,不过市教育局考虑到下属各单位都为这次汇演准备了一段时间,那也不能因
为市委参与了就让下面单位白白辛苦一场。于是市教育局的主办者一商议,个下
属单位的排练还是接着排练,只是顺序变成了在教育局的体制内先行初选一次,
然后以初选出来的节目组织上一次汇演,并根据汇演上个节目最终的表现,来确
定有那三个节目代表市教育局参加市委组织的文艺汇演。

  三个节目初定的三个代表是小学一个代表,中学一个代表,教育局直属单位
一个代表,而最后一个才知道演出变动的三十三中学,在今天下午就是来参加中
学组的预选的。

  从整体上来估量一下,三十三中学所排练的节目过了初选这一关应该问题不
大,可是要更进一步从中学组里杀出重围去市里参加汇演,没有绝对的实力与特
别出彩的东西那是一点机会也没有的。

  是啊,水平的相当的时候,三十三中学这个在市教育局里挂了名的后娘的孩
子,几乎就一个平时印象分的差距,已经就让三十三中学靠边站了。

  说实话,现在才弄清楚事情原委的三十三中学所有来的人,心里没有点怨气
是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是后娘养的孩子,那受点委屈的觉悟就一定要有,只
是这份委屈中所激起来的怨气,在老李,田荣和老徐三个受委屈受惯了的三个人
轮番给大家排解后,大家反倒因为在无望更进一步的时候,都把自己紧张和激动
的心情给放松了下来。

  下午五点,三十三中学所有参演人员在后台准备就绪,而台下一众的评委们,
有的已经打着哈欠的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这也难怪,节目预先到现在,已经是
为了不伤及下属单位面子所走过场的鸡肋时间,评委们还坐在下面,也就是做个
样子罢了。

  音乐声起,大幕拉开,作为男领舞的老李随着其他男演员的出场也踏上了舞
台的中央。一串的剧情衔接,董沁所领舞的女演员们随着程艳那甜美深情的歌声,
出现在舞台上。

  眼中的董沁即使是脸上画着舞台的戏装,可是她脸上一抹的潮红与眼神里隐
藏闪烁着的淡淡的娇羞,还是一点不拉的看在了老李的心里。

  踏着节奏的舞步,老李的心思却飘回到了出场前的化妆间里……

  清江市将近一千万人口,所有归口到市教育局统一管理的直属中学也有百十
来所,其中划归在北城教育局名下的中学,一共是三十七所。为了配合清江市委
宣传部所组织的庆七一文艺演出,且保证市教育局此次参演节目能具备较高的水
准,也充分体现这次内部选拔的公正性,清江市教育局除了为这次选拔演出做了
系统周密的安排,也弄来了一个几乎相当于专业素质的评委队伍。

  此次教育局系统内的初选,清江市教育局给了北城区教育局七个出线的名额,
并以抽签分组的形式来决定演出的顺序。

  今天下午是此次选拔的最后几场演出了,从目前来看,在已经参演完的中学
里得分排在前四位的,应该已经稳稳地获得了出线权。而下午参见选拔的中学,
则更有可能是和目前排在第五以后的中学来争夺剩下的三个出线名额。

  虽然没有看过一场选拔演出,不过老李对于三十三中学获得初选的出线权一
点也不担心,于是老李就随着自己学校的大队人马一起来到了演出的后台。

  后台的除了参见演出的各学过校演员外,还有不少工作人员和等着最终结果
的一些人,把整个后台弄的很是有些嘈杂。

  离自己学校的演出还有上一会儿的时间,而且嘈杂的现场让老李也有些心情
烦乱,看看了男化妆间边上的一大间屋子不但空着且没有人,想着让自己清净一
下的老李就走进去躲心静了。

  大房间里还有一个用帘子隔着的小套间,而且小套间的窗户正好临着街,老
李来到小套间的窗前,一边在打开的窗口吹着凉风,一边看着窗外街上来来往往
的人群。

  在窗前站了一会儿的功夫,一阵说话声从隔着帘子的大房间那边传了过来。
从说话声里可以听出大房间里来了好几个人,而且老李还听出了有一两个声音是
自己非常熟悉的。

  这应该是自己学校里女演员中的几个人,她们不是都去了女化妆间里去化妆
和换演出的服装了吗?怎么又来这里啦?老李想着的时候,就从窗户那边转身走
了过来。

  老李的手刚要去撩小套间门上挂着的帘子,小套间门上的帘子却一下子被撩
了起来。

  帘子那边,是身上只穿着和的董沁大张着小嘴的,又猛地把要出口的惊叫硬
生生压住了董沁。帘子这边,是大睁着俩眼却瞬间失神的老李。

  刷!已经恢复过来的董沁一下子把撩起的帘子飞快的甩下了,汩!随着帘子
的落下,老李就使劲地吞了吞嘴里的唾沫。

  是啊,光是几乎赤身的董沁就够晃着老李的眼了,那更不要说在董沁身后那
边一溜更衣柜边上站着的几个,已经身上就剩下一个小小,且颤颤着胸前丰挺得
来回走着的几个女孩子了。

  眼睛被董沁和几个女孩子白花花的身子晃得有些花,就是咽下了满嘴的唾沫
还是觉得嗓子发干的老李,现在却是一脑门子的冷汗给冒出来了!

  「董姐,那帘子里面是啥啊?」

  露露询问的声音隔着帘子传了过来。

  「没……没啥的!里面就是放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储藏室。」

  稍稍颤了的是董沁回答的声音。

  「咦!董姐,你脸色咋有点不对啊?你没事吧?」

  这声音应该是涵月的。

  「啊……啊没什么,可能是这房间里有点闷吧。那大家快点换衣服吧,一会
儿还要去那边化妆的。」

  董沁解释的也带着匆忙的声音。

  一阵的附和声,接着是开关更衣柜门的声音后,大房间那边在陆陆续续的走
动声过了,就渐渐安静了下来。

  老李用袖子使劲的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子,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也咚的一声放
了回去。也是啊,董沁怎么是个成年人,而且还是和老李有了那样的关系了,所
以说忽然间看到老李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她即使是吃了一惊,不过还是能
控制她的情绪。如果不是董沁的掩饰,或者是刚才换衣服的几个女孩子中哪个还
对着小套间好奇的不行,也一定要撩开帘子看看的话,那时候老李要面对的可不
是说光擦脑门子上的汗,就能过的去了。

  落了汗,也定好了神,老李赶紧撩开帘子就往出走。

  已经关上的大房间的门那儿,董沁就面无表情的看着匆匆走出来的老李。

  哼!我没有当着一群小丫头的面揭发你偷窥是一回事,可那不代表你这个偷
窥的家伙,就不该解释点什么吧!

  看着董沁,停住脚的老李很真诚的说道:「刚才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会来
这里换衣服。」

  「这里有点闷,我在里边的窗户那儿透透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董沁的脸色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刚才的解释有什么变化,老李赶紧做进一步的
说明。

  「你不是故意的?」

  嘴角撇了一下的董沁很认真的看着老李问道。

  「我真的得不是故意!我……」

  关乎天地良心,而且自己真的是无辜的,所以老李不光是嘴上在解释,而且
还用肢体语言跟着强调着。

  「哼!你说你不是故意的,那你一定有意这样的!你以为……你……不……
唔……」

  一口打断了为自己开脱的老李,董沁就是在强调自己刚才看到的,不过她也
就是比老李刚才多强调了半句话,因为站在她跟前的老李已经上前一步的一把搂
住她,张开大嘴就把她说着话的小嘴给堵上了。

  一阵子的挣扎,一阵的语不成声,当董沁刚刚换好的衣服里插进去老李的大
手了,仿佛浑身都软了的董沁,也就由着老李在折腾了。

  折腾,无非就是把董沁刚换好的衣服最后又解开来,折腾,无非就是在董沁
光溜溜的时候,把她身上该摸到的,该亲到得地方都弄上几遍罢了,因为在这地
方除非老李是吃了春药失去了神志,才会真刀实枪的干点什么的。

  舔干净了董沁身体中分泌出的每一点的汁液,也重新又给董沁一件件的把衣
服穿了回去,老李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忘记再把刚才的误会,深入的解释一下。

  小套间其实就是一个化妆间,董沁刚才之所以要去那边看看,就是因为她以
前经常参见演出,所以一看到那道帘子就想去验证一下。只是这验证了是验证了,
不过也验证出来被圈在里面的老李了。

  而老李之所以是在透透气的时候,都遇见这样的事情,那是原来的女化妆间
里人多了一点,而且还没有了存放衣服的柜子了,所以董沁她们几个后去的,就
被后台的工作人员领到这里来了。

  化妆的用品都是自带,老李就在那小套间里给董沁化了妆,当董沁也给老李
化完妆,急匆匆的老徐和露露已经找到这里来了。

  十送红军的舞蹈编排,既有独舞也有群舞,在整个舞蹈进入的时候,也是群
舞中最精华的部分,当露露,涵月以及几个原模特队女孩子簇拥着董沁来到老李
面前时,那刚才在更衣室中的场面,不知道为什么又在老李的眼前晃动了起来。

  望红台上簇拥着的翘首远望,是延绵不断的依依的惜别,在程艳最后吐出的
一个音符飘过,舞台下也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所有参演单位的成绩都统计了出来,三十三中学名列在第三位,而整个下午
的演出学校里,只有十四中和三十三中学一起获得了复赛权。

  明天就是全市教育系统##的迎七一正式演出,也是最后确定由哪个学校代表
教育系统参加市里的演出。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了,让老李和三十三中学参演人
员比较泄气的是,学校那辆金杯面包车出了故障无法开动了。

  从这里回学校那边不远不近的有二十来公里,而且回去的话还要把大家一个
个送到家,如今学校的经费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紧张了,再加上今天演出也取得了
不错的成绩,老李,田荣和老徐三个人一合计,那今天晚上大家就找一家饭店住
下算了。

  第01章:一步一个脚印(2)

  董娜的家在市区里,而且离三十三中学所入住的宾馆也不是很远,本来吃完
晚饭董娜是跟田荣说好了,让田荣开车送她回家的,可是田荣临时接了一个电话
有事先走了一步,田荣就把送董娜回家的任务安排给了老李来完成。

  董娜家里有她和她哥哥两个孩子,不过董娜的父母在董娜十一岁那年离婚后,
董娜就跟在妈妈身边,而她的哥哥则跟了她的父亲。老李能简单的知道董娜家里
的晴空情况,那还是董娜刚来三十三中学不久的时候,他听田荣一次无意间说起
这几个新分学校来的大学生,而刚好田荣认识董娜的哥哥,就顺便把董娜家里的
情况多介绍了一些。

  多介绍了一点董娜家里的情况,且又是介绍的这一类情况,这倒不是说田荣
天生的有很八卦的意思,那是因为董娜的哥哥以前是清江市教育系统中最有前途
的年轻领导之一。虽然在董娜招考进教育系统这一年,她哥哥已经平级调动到清
江市下面的县担任了常务副县长,但这绝对不是说董娜的哥哥就失去在清江市教
育系统内失去了影响力,相反,从一个市教育系统内的高层领导,转而成了一个
主政一方的地方大员,其间影响力的变化从某种角度上说会更强了。

  是啊,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而且这颗前途远大的,年仅二十九岁的政
治新星还是从教育系统内出去的,所以但凡是在教育系统内稍微有点脑筋的人,
谁会不为此给自己留下三分余地啊!

  从小因为家庭的原因董娜和先哥哥分开了,可是董娜的哥哥却一直关心他的
那个妹妹,而且董娜和哥哥之间的亲情也是非常好的。只是董娜的性子很要强,
所以她自己的事情她也很少去麻烦她的哥哥,即使是这次她招考进了教育系统,
她也就是在事后才给哥哥打电话说了一声,且她在几个月被分到了三十三中学来,
她却是一点都没有和哥哥说起过。

  董娜招考进了教育系统,按说只要她哥哥和他以前的同事们打声招呼,那依
着董娜哥哥在教育系统内的影响力,董娜是绝对不会被分到三十三中学的。起因
是董娜在和哥哥联系的时候,除了跟哥哥说了自己被招考的事情,也委婉跟哥哥
表示了,自己暂时没有在教育系统内透露她和哥哥的关系。

  自己妹妹的性子,董娜的哥哥也知道,所以董娜的哥哥也觉得,先让自己这
个有点理想主义的妹妹在现实生活中适应上几天,然后在适当的时候自己再出面
也迟。不过就在这件事才过去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董娜的妈妈却万分焦急的联系
上他,当董娜的哥哥一听说自己的妹妹被莫名其妙的分去了三十三中学,他一下
子就急眼了。

  只是他怀着气愤的心情给自己妹妹打电话联系时,妹妹却告诉他,三十三中
学还没有想象中的差,她想先呆上一个学期试试,实在不行就再说吧。

  自己的妹妹虽然很让自己心疼,但是妹妹从小就什么都要试试的性子,自己
这个做哥哥的也有点无奈,所以哥哥就在妹妹那边叮嘱了一番后还是不放心,他
就立即联系了自己以前的同事。这不,当和他以前的同事联系完,同事就告诉了
他三十三中学目前都是谁在当家。

  董娜的哥哥和老李非常的陌生,不过他和田荣以前因为工作的原因倒是非常
熟悉,于是他就联系上田荣,跟田荣说了董娜的事情,也拜托田荣在这个学期里
好好照顾一下自己的妹妹(因为在董娜的哥哥看来,就是这一个学期吧,以后不
论咋地他都要把妹妹调离三十三中学)而田荣和老李这样介绍董娜的时候,是老
李觉得这几个新分来的大学生,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都表现的很好,他觉得是不
是该给这几个精力旺盛的家伙们加点担子了。只是田荣知道,这几个新分来的大
学生是谁看着都说不错,可现实是你这三十三中学还能不能把人留下的问题,于
是田荣就依着介绍这几个人的情况为由头,在侧面给老李提醒了一下。

  老李的脑子不是个榆木疙瘩,所以田荣这样一说,他也就明白了田荣是在说,
三十三中学是满院子都种着树,不过你这里却独独没有种下招引凤凰的梧桐树,
也就是说,这几个新分来的大学生或早或晚的哪天里,都按时要飞到有梧桐树的
别人家的院子里去的。

  想走的是留不下的,不过老李想了想还是决定给这几个大学生加点担子吧,
也是啊,就当他们是临时来学校帮工的,那就更应该是能使唤上一天算一天啊!

  据田荣说,董娜的妈妈是比谁都着急让董娜离开三十三中学的,而且因为这
件事,她还雷霆震怒的亲自去找了董娜的哥哥,指着儿子的鼻子怒斥:你要是不
把你妹妹赶紧从三十三中学调出来,你小子以后就别叫我一声妈!

  以后董娜绝对是个称职也优秀的教师,而且从自己的内心情感上说,老李更
是想把董娜留在自己的身边。只是不论是工作上需要,还是自己的内心感情,要
留住董娜的话,似乎一定要过她妈妈那关啊!

  只要董娜自己愿意留下来,老李是真有心想去作一作董娜妈妈的思想工作。
可是这话也得说啊,一是你让人家留在三十三中学工作,你那个三十三中学就绝
对不能还如以前一样的像个烂泥塘,最少你让人家看到的好的发展了,你才有点
脸在这方面上说一下。

  这二嘛,是老李内心的那一点龌龊了,你想把人家大姑娘不明不白的霸在自
己身边,就算你怎么地都不敢把它说到明面上来,更是因为你老李照着人家南霸
天还差得远,那你老李对人家大姑娘的家人总是要有点表示不是啊?

  如果董娜以后真的留在自己身边了,那今天这趟是不是能算自己这个胡子都
要白了的老毛脚女婿,第一次去拜望丈母娘啊?老李开着车,眼角的余光扫过了
坐在副驾驶位子上一言不发的董娜,不由得联想了一下。

  这里是清江市的中心地段,按照现在的房价,这里一平米的商用住宅大概要
卖到八千元人民币,而董娜的家在这里拥有了面积在两百平米左右复式住宅,足
见董娜的妈妈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人。

  在董娜指定的停车位上,老李挨着一款黑颜色也非常好看的车(呵呵,老李
不大会认轿车品牌)停好车,董娜在老李为她打开车门后,还是一声不响的拿起
手包来,下了车就自顾自的在前面走。

  迟疑了一下,锁上车门的老李跟在了董娜的身后。

  十四层的小高层,$$董娜家在八层住,而老李一来到这里就能估算出董娜家
的住宅面积,那是因为老李小姨子的后妈,老李的小姨家就住在董娜家前面那个
对望的小区,也就是清江市市委大院了。

  老李的小姨有一个好友,就住在董娜家的这座楼上不说,而且这个在老李小
姨家经常见到的人,在前年的时候老李的小姨,还让老李替她给这个人送过一次
东西,当老李看到董娜把电梯按到八层的时候,老李由不得的挠了挠头。

  唉!世界太小了,尤其是越是不想是熟人的时候,那要看见你龌龊的一定就
是熟人了,这不,董娜的家就是老李小姨的那个好友家。

  董娜在用钥匙开门,在她身后站着的老李就在想:董娜的家里现在应该没有
别人吧?

  随在董娜的后面的把房门关上,已经换好鞋的董娜就径直走到里间去了,一
个人被晒在客厅里的老李,习惯性的用手指摸了摸鼻梁子,就走到客厅的沙发上
坐了下来。

  「小娜,你回来啦?」

  在老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随手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一本杂志看起来的时
候,一个女人很柔和的问话声也传了过来。

  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老李刚咽下去一口水的嗓子忽地一下就干的有
些冒火!是啊,一个刚刚沐浴完,在齐着腋下裹着浴巾的女人,边用毛巾擦着湿
漉漉的头发,边走到你面前的时候,不要说美人出浴是怎么样动人的画面,就是
那在浴巾下面光洁而纤柔的小腿,也会晃得某些人眼花的厉害啊!

  「妈……」

  坐在沙发上的老李件因为嗓子干的厉害,所以就没来得及先回答裹着浴巾的
女人的问话,已经在里间换完衣服的董娜,就一边应着一边走了出来。

  「啊~」裹着浴巾的女人刚好在这个时候擦完了头发,可是她的对面坐在沙
发的人却不是她的女儿,于是,女人吃惊的叫了一声的,回身就从她来的方向上
又消失了。

  我可真不是故意的啊!看着董娜一脸寒霜的朝自己走过来,本来还想解释一
下的老李在站起身后,就知趣的闭上了嘴巴。

  果然,已经拿起沙发上的靠垫高举过头的董娜,看见老李任人处置的样子,
就咬咬牙的把靠垫往沙发上一摔的,也跟着伸出三根兰花玉指,使劲也泄愤的在
老李手臂的肉上旋转起了角度来。

  小女人一幅气愤娇俏的样子,心里柔柔地荡起了情愫的老李情不自禁的伸手
过去,轻轻的抚摸着她那微微透着红晕的脸颊。

  捏着老李手臂肉的玉指劲道一松,在眼底里闪过一丝柔情的小女人,忽地又
想起什么的猛地推了老李一把,就哼了一声的转身走到老李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

  「小李来啦。」

  对面的董娜半侧着脸的不理老李,不过刚才裹着浴巾消失了一会儿的那个女
人,已经换好了衣服的出来跟老李打招呼了。

  叫老李为小李的女人实际上比老李还小上几岁,可是人家这样称呼老李,是
因为人家是老李小姨的好姐妹,所以吧,这岁数的大小有时候是不能决定别人对
你的称呼的。

  这个时候大家都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所以老李就很自然的回答道:「嗯,
我刚过来,是我们学校刚参加完演出,送小娜回来了就顺便上来坐坐。」

  「你们学校?小李你不会也去了三十三中学吧?」

  听了老李的回答,刚出来的女人很是惊讶的追问道。

  「是啊,我去三十三中学都一年多了。」

  虽说三十三中学不是太好的学校,可是任谁一提到三十三中学都这样敏感,
老李尽管在心里很不好受,不过不好把这样的心情表现出来的时候,老李还是平
静的简单介绍了一下。

  「是吗?那小李你去三十三中学做什么啊?」

  刚出来的女人这会儿也没有了刚才的惊讶,她询问起了老李的工作。

  知道了老李是三十三中学的校长,不过对三十三中学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印象
的女人,一边说着小李你怎么去了那个破学校啊!也着实在劝老李和董娜:那个
烂学校有啥呆着的,还是赶紧调出来吧!

  一个学校的校长,却被人当着面说,让自己和学校的老师赶紧从那学校调出
来!这实在是很伤自己这个学校校长的面子,不过水往高处走就是人之常情,于
是老李就说了自己暂时还不想离开三十三中学,却没有征求董娜的意见,是不是
还留在下来。

  而董娜面对妈妈极力的劝说,很干脆的表明了她的态度:妈,我的事情你就
别操心了,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办。

  女儿自己是劝不了的,不过让老李来劝女儿离开三十三中学,董娜的妈妈即
使心里很想这么做,不过在嘴上却不能这么表示出来。也是啊,这人和人之间吧,
是不带这么当着面打人脸的哟!

  既然不带这么打人脸的,而且女儿那边的工作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做通的,
于是董娜的妈妈就很快把话题扯开,与老李说起了老李小姨的事情来。

  老李的小姨,现在是在市委宣传部工作,而且这几天的具体工作,就是会同
其它部门来做好这次『七一』文艺汇演。不过,这些还都不是让老李和董娜惊奇
的,他俩惊奇的是董娜的妈妈,她是这次全市教育系统文艺汇演决赛中十个评委
中的一个。

  其实惊奇是因为事情有些巧,而不是说对董娜妈妈在这些方面的水平有什么
怀疑,谁让人家董娜的妈妈早些年前是市歌舞团的台柱子之一,且在以后还成了
编导,即使人家现在离开歌舞团开始经商,也成了市政协委员了,但是作为在文
艺战线走了快二十年的人来说,人家的眼光还是要肯定地。

  既然女儿一时半会儿的还不能离开三十三中学,那就是再怎么看不上三十三
中学了,董娜的妈妈还是想对此有表示不是,于是她有些隐晦的跟老李提了提,
我可以和其他的几个评委联系联系。

  好意是不能表示拒绝的,老李在对董娜的妈妈表示了感谢后,看了看时间已
经不早了,老李就提出要告辞了。

  「我就是回家来拿点东西的。」

  见老李要走了,董娜一边匆匆进她的房间里收拾点东西,也一边跟妈妈解释
了,就和老李一起出了家门。

  匆匆的和老李从家里出来,只是除了和送到楼梯口的妈妈说了再见,就是已
经做到车里了,董娜还是一言不发的。

  似乎已经习惯了董娜与自己单独相处时的冷淡,所以老李也没有再问董娜要
去哪里的,就开上车走了。

  这里是市电视台分给菲儿的宿舍,即使菲儿已经有些时候没有来这里住过了,
不过一直有钟点工打扫的房间还是很干净的。

  看着董娜一言不发更是有些犹豫的站在了门口,打开了客厅里灯的老李就走
过去,一边拥着董娜进了门,老李也随手把房门带上了。

  撩起董娜额前的头发,老李柔柔的看着自己身前有些不安和羞涩的小女人,
也慢慢地把嘴唇靠向了她的脸颊。

  「不……」

  男人厚重的气息扑在耳畔,如受到惊吓那样的,董娜不安地要挣脱老李的怀
抱。

  「小娜……」

  稍稍收紧了些自己双臂,老李在董娜的耳边轻轻的唤着着她。

  「我……我需要一点时间。」

  也许很轻的声音听上去会让人心安,不再去挣脱的董娜抬头看着老李说道。

  「好,那你先坐着,我去给你倒杯水。」

  老李很爽快更轻柔的答应了董娜,也适时地松下了刚才收紧的双臂。

  「我……」

  董娜在老李拥紧自己的手臂松下来后,半是低眼帘欲言又止的看了老李一眼。

  「怎么啦?小娜。」

  厚重的呼吸,轻柔的声音,老李轻轻环着董娜的腰肢在她的耳边问道。

  「我……」

  董娜还是在欲言又止,不过她在身体猛地一顿后,就又开始入挣扎一般的扭
动了起来。

  是老李的嘴唇在这个时候罩在了董娜的嘴唇上,一个突如其来又意料之中的
吻,就这样开始了……

  事情非常的多,更新就慢了一点,不过好的是要把完整版在群里发了,到时
候会通知大家查收。

  第01章:一步一个脚印(3)

  清晨的阳光透过了窗帘把新的一天唤醒,蜷缩在老李怀中的董娜也在这个时
候睁开了双眼。稍稍迷蒙了的世界在眼前渐渐的清晰了,董娜也对上了老李那温
情而慈爱的眼睛。

  如晨曦般柔软的温情,那父兄一样浸透了心底的慈爱,当这一切如此深的印
在了自己的心底,一个几乎要脱口而出的称谓在董娜喉咙间滚了几滚后又硬生生
咽回去了,她又把自己更深的缩在老李的怀中,用自己胸前感受着男人张力的胸
膛,也稍稍地张开了一些双腿,让男人那一早就那儿的大手,更是轻柔与方便地
给自己散去那隐隐而来的一点点的痛楚……

  羞涩地让老李给自己身体上最隐秘也最是娇羞的花园,做了最为细致的检查,
也更是羞色的紧闭着双眼,一双小手几乎是没有什么意识地乱乱的抓揉着老李头
发的,让他那热热而湿润的舌头,给自己乱了的,也有了轻度创伤的花园,均匀
和贪婪地一遍遍的涂抹上温情的疗伤药……

  上午,十几只经过初选的队伍,在十四中的学校礼堂为晚上的正式演出做着
彩排,而确定的出场顺序也是通过抽签来决定的。

  按照彩排的出场顺序,老徐九给三十三中学抽到得是上半场倒数第二个出场,
在所有的参演队伍都走了一遍台,也都确定好每一个节目的具体演出时间后,上
午的彩排也就结束了。

  是回自己的学校那边,还是就在附近找个临时地点休息一下,来准备迎接下
午的演出,老李刚想就这个问题去征求一下老徐的意见时,有几个人已经来到了
老李他们这一行人的面前。

  十四中学的副校长,老李虽说和他不熟悉,但总是有着几面之缘,而现在不
管怎么说三十三中学都是来到了人家的地头上,所以老李和身边的田荣示意了一
下,就朝着已经和老徐打招呼几个人走了过去。

  客气,寒暄了一番之后,十四中学的这位身材发了点福,看上去也不失热情
的副校长跟老李市教育局的安排。

  北城区距离市区有点远了,而且这次参演的还有更远的郊区中学的一只队伍,
于是,教育局就委托承办这次演出的十四中学做一次东道,给这几支远来的队伍
安排好临时休息的地方。

  在整个清江市的高中教学中,市三中在文史类的高考中经常有全市高考状元
的出现,而清江市第五中学,则是在理工类的高考中,凸显其雄视一方的地位不
说,就是在每个学年的期中,期末考试中,五中在理科方面的综合分数上,也要
领先市里的其他中学的。

  对于市五中来说,高中物理教学一直是他们骄傲的资本,因为已经有几年了,
不管是哪一个高中年级,他们的物理成绩都没有让第一旁落过。不过这样的情况
在前年一次期末考试时发生改变,就是十四中学的一个高一的班的物理平均成绩,
超过了五中所有高一年级的班级,而给十四中学这个以文艺见长的学校,创造出
这样一个历史的人,就是走在老李他们这支队伍最后,脸上现在一点表情也没有
的程艳。

  能从最强的对手那里拿走一次第一,即使这里或许有一些偶然的因素吧,但
是这也绝对是一种实力的体现。可问题也就是出在了这里,一个既然在教学非常
有实力的老师,按理说每一个学校都应该很重视才是,但为什么这样的重视到了
程艳身上,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是啊,市教育局为了改善三十三中学的教学状况,曾经让其他中学推荐一些
教师来充实三十三中学的教师队伍。不过这次推荐活动被真正落到实处的,却只
有十四中学推荐出来的程艳老师。或许,如程艳这样很有实力的老师被推荐出来,
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这是对她的实力所肯定的一种方式吧。

  从进了十四中学的大门,脸上基本就备有变过表情的程艳,就一直被田荣和
老李悄悄地留意着。当十四中学的这个笑的副校长出现了,老李也注意到程艳脸
上的是没有还没有变化,但是她的一双眼角,就在看见那个副校长的瞬间给立了
起来。

  走在老李身边的这个笑的副校长,老李总觉得他那双不大的眼睛,是在飘忽
的闪动着,而且当他这样的飘忽的眼神闪动的越是频繁了,他脸上的那笑的样子
就愈发地浓了起来。

  一个总是笑的看上应该有些亲和力的副校长(据田荣在老李耳边悄悄的说,
这个副校长目前是已经是十四中学的代校长了)一所艺术气息很是浓郁的中学,
可是当老李的眼神从程艳那没有一丝表情的脸上扫过的时候,老李的心却隐隐地
动了一下。

  教育系统内部艺术细胞发达的人很多,所以在决赛的现场的评委席上,七位
评委中有四位是来自教育系统内部的。

  或许是回到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学校,也或许是一个中午都有老李陪在自己的
身边,还或许是放下了心里一直都梗着那一点的东西,程艳更是深情和甜美的歌
声,不仅更为三十三中学的演出增色不少,也在很大程度上让本来就放松下来的
三十三中学的其他参演人员,更好的发挥出了水平。

  十五个节目都悉数登场,每一个节目艺术表现分也都最后打了出来,0。3
分的优势,三十三中学领先最强的竞争对手十四中学。

  发言权现在给了评委席后面的三个人,也就是说这三个人在决定着演出节目
在艺术表现之外的分数,而这三个人在点评艺术之外的东西很是行家里手,这不,
他们从每一个节目是否突出了主旋律,是否能充分体现『七一』这个重要时刻等
诸多方面进行着点评。

  三十三中学的节目,艺术表现上是最好的,然而在突出主旋律上,体现时代
性上,以及重点把握『七一』这个中心上,整个节目似乎还存在一些的欠缺。而
从整个这几个方面来,十四中学的节目,不要说给出这个点评的是三个最后发言
的人中,居中也是看上去年纪最大那个,就三十三中学这边自己的一些人似乎也
意识到了这一个问题。

  一直很少用语言表达自己的点评意见,却经常在其他两位点评人在点评过后
看过来后,就点头表示支持的那个三人中最年轻的那个,在这个时候用手扶了扶
他面前的话筒。

  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历程,党的领导在任何时期都是主旋律,用新时代的艺术
形式,再现了当年那段艰苦的岁月,让我们重温和缅怀了先辈足迹,应该更能激
发我们新时代的开拓精神,而『七一』,就是回顾历史,展望未来,这才是我们
要经常和必须坚持要走下去的前进方向。最是年轻的评委,给了三十三中学参演
节目这样的一个点评,不过他没有因此就给三十三中学更高的分数。这样一来,
综合两项成绩之后,十四中学的最后分数就超过了三十三中学一点点。

  只是整场的情况也就此发生了变化,因为最后的三个点评人都说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说既然这两节目都非常的好,那就都参加市里的迎『七一』演出吧。

  第二名不是最好的成绩,不过能去参加市里的演出,也着实让三十三中学所
有参演的师生们非常的兴奋,这不,老李和董娜刚从台上领奖回来,就被大家围
着的追问:晚上咱们去哪里庆祝啊!

  一次能代表全市的教育系统去参加市里汇演的机会,这样看起来只是一种表
面上荣耀,或许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然而作为三十三中学这么一所急于走出
困境的中学来说,却是改变自己在人们印象的一个重要起步之一。能够获得这样
的一个机会,老李就算是很不在意做表面文章的人,对这样的事情也很是上心的。
现在大家的情绪这么好,顺水推舟的老李就把选择庆祝地点的事情,交代给董沁
和老徐去办理了。

  看着最后三位点评人和市教育系统的主要领导在一一握手了,老李却看着那
个最年轻的点评人在肚子里嘀咕:自己的这个大舅子现在都是省委的宣传部长了,
怎么还有闲心跑到这里来装什么蒜啊!难道他就不想想,他这尊大神会不会把这
里小庙给撑破了!

  老李的手机响了,可是老李拿出来手机一看,来电的号码好像是有印象的,
却一时又想不起来这是谁的电话了。一边按着接听键,一边随着自己学校的大队
人马往外走,老李放在耳边的电话里也传来了熟悉又爽朗的问候声。

  白天不说人,夜里莫谈鬼,这不,老李刚刚在自己肚子里磨叨完他的大舅子,
他的大舅子就已经把电话打过来了。

  老李的大舅子是正经的军校毕业生,在部队上服役了八年就升到正师级干部,
可是不知道因为什么,老李这个在部队一路平步青云的大舅子,却忽然转业回了
地方不说,而且没有直接回省城的他,是去本省的一个市里任职了副市长。三年
以后,老李的大舅子又是在外市升职为市长了,而也就在他升任市长的同年,老
李的岳母,也就他大舅子的亲妈,也因病去世了。

  当年升为市长的大舅子在亲妈去世时,正好因为工作考察去了国外一时无法
赶回来,没有办法,那个时候已经和大舅子姐姐离婚的老李,却不是儿子又真如
亲儿子一样当着孝子的角色,把大舅子的亲妈给发送了。

  对于自己姐姐和老李的离婚青,不光是老李的岳父岳母非常不待见自己的女
儿,就是老李的大舅子小姨子的,在认为他们的姐姐在这件事上大错特错了。而
多年来,他们那因病多年卧床不起的母亲,也一直是老李在照顾着,因此,不管
是老李岳母家的哪个人,都对老李感谢之余,也存了很多的亏欠之情。

  老李的大舅子是两个月前平调回了省里,任职为省委宣传部的部长,本来已
经守家在地的想和老李这个不是姐夫的姐夫好好聚一聚,可是因为种种原因,老
李的这个大舅子直到了今天才算是和老李照了面。

  只是今天的照面,也不是说是老李的这个大舅子有意而为的,而是因为老李
大舅子以前在一个市里工作过,现在是清江市教育系统掌门人的同事邀请了他,
并且对这次迎『七一』晚会,省市两级政府都非常重视,所以老李这个刚刚入主
了省委宣传部部长的大舅子,也就说巧不巧的在这样一个场合里见到他久违的姐
夫了。

  给自己的姐夫打电话,除了一番的问候寒暄,正经的事儿就是邀请老李来参
加一会儿市教育局的晚餐会。这一方面是和自己的姐夫借着这个场合坐一坐,另
一个方面,也是最主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自己的这个姐夫去三十三中学也算是被
发配了,而自己邀他前来赴宴,就是给自己这个被发配的姐夫站站台。

  是啊,自己的这个姐夫是干什么就谋什么的,可就是有一样,他似乎是在工
作上老是有点马善被人骑的意思了。以前自己离他远想帮他一下有点鞭长莫及,
现在自己回来了,那怎么着也得意思意思不是吗。

  接完了自己大舅子的电话,也应允了大舅子的邀请,老李招呼着老徐和田荣
跟他们也把这件事说了。一般来说,对省市两级政府那边大的人事变动较为敏感,
也经常可以听到一些内幕消息的是田荣了,谁让田荣的父亲虽然不在了,可是人
家妈妈的家还在省委大院里没有搬出来的。

  对于新任的省委宣传部的部长,田荣是有些耳闻的,似乎是有传闻说他这次
调回省里,原本是要接任副省长的,可是在一些外因的作用下,他平调转任了省
委宣传部的部长。而且据说这样就任也就是个过度,也许要不了多久,他还会上
一步的来接任副省长的。

  说老李的前妻家,田荣直到现在才把谁究竟是谁的对上了号!也是啊,以前
没怎么留意,那是因为从老李这边的表现来看,是很难把老李和这样的人家联系
到一起的,而现在完全对号了才知道,原来人家老李的前妻家竟然是这一家人。

  老李前妻家,老子,是扛过枪流过血的那老一代的人,虽说没什么文化,但
是在老爷子任职的最后那一年,好像也做到清江市的市委书记吧。子女这一代,
要说真正从政的还就老李的这个大舅子了,而且他这个人是非常会利用关系。

  如他老爷子那一代上上下下的关系,老爷子自己因为自己没文化,而且也没
个太大心思的,就没有去借重这些关系给自己的仕途谋划些什么。不过,对于老
爷子那一代打下的关系基础,到了老李的大舅子从政之后,可是完全变了一番样
子。他可是把一切能团结到自己身边的上上下下,可是给团结了个紧密。在部队
上是这样,到了地方从政也一样,要不人家不管到了哪里任职,都是把官做得一
路平步上升的。

  可是从老李大舅子那里对照一下老李吧,似乎老李在这些方面就如罐子里养
的某些东西一样,是越养越是有缩回去的意思了。也就说,老李能让老李的岳父
即使是在老李已经和他女儿离了婚以后,还能把老李当儿子一样看待,那也许就
是老李在某些方面,与他岳父有着极为相近的地方吧。今天,老李的大舅子在这
样场合邀请老李过去,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是百利而无一害,于是田荣在清楚
了是怎么回事以后,就立即大包大揽的说学校的队伍那边在今晚的一切有她负责
了,老李你就拾掇拾掇,赶紧去见你的大舅子吧。

  两场酒,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却不在同一个地点的开始了。也许就是因为
地点的不同,而且是在一起喝酒的人也不同吧,所以这酒桌上的气氛也就相差了
许多。

  一边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另一边,意兴阑珊的连说话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
了。

  热闹的一边,是因为今天忽然间多了一个也许平时是怎么想都想不到会坐到
这里来的人,才在讶然与意外之余感慨着把酒席的气氛推了起来。冷清的这边,
也是因为今天忽然少了一个你平时都不会很瞩目的人以后,才让所有的人意识到,
一个人天天在你身边也许都是淡淡的,可是当你习惯了这样淡淡的东西了,你才
发现他是淡淡的来了或是走了,都能淡淡的牵挂起你的心绪。

  老李的酒量不是很大又喝的实在,所以酒席才过了大半他也就看着人都是双
影了。好不容易等到大家都要走了,连眼前人都看不清是谁的老李,被人搀扶着
的送到一辆车里面。

  在另一边,也是喝了酒的田荣和三十三中学一众的人员,原本在计划好了还
有其他庆祝活动的,现在也都没了兴致都在说是不是该回家了。

  学校的面包车还没有修好,好在老李在另一边喝酒时还是没有忘记这件事,
这不,他跟自己大舅子把事儿一说,一辆二十个座位的中巴车,就停在了三十三
中学一众人员的面前。

  今天三十三中学来参加演出的人中,住在市区的人有四位,老徐都分别给他
们打上车把他们送走了。剩下的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的,都是住在北城这边的,
当中巴车开到北城区左下一个右下一个的还剩下八九个人了,田荣也发现现在还
在车上坐着都是清一色的女人和女孩子了。

  女孩子,也就都是学生了,她们说要去学校的宿舍去住,而女人吧,虽然都
没有说出来最后要去哪里住,不过田荣是清楚她们都要去哪里的。

  只是原本已经是这样说好的事情,可在邹阳本来以为要和她一起也去学校住
的董娜,说不去那边了,邹阳就一路上说起了董娜实在是太够义气了。

  想一想反正老李家里那边也有的是地方住,而且说就是有一点女人都有的类
似于炫耀的心理吧,董娜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就拉着邹阳也要去老李家住。

  这事儿是快到学校的时候,董娜才跟邹阳说好的,不过这话又被坐在邹阳边
上的露露听到了,事情就多了一点的变化。

  是在这一段时间的排练中,露露,涵月着实和邹阳相处的很不错。如果说在
参加完了市里演出后,即使大家还在一个学校里^^,那如这些日子一样朝夕的时
候就不会很多了,今天说好了要去学校的宿舍来住,也就是想姐妹几个晚上住一
个屋里唠唠贴心话的。可是邹阳本来是和董娜半开玩笑的,结果董娜那边一认真,
这事儿也就把更多的人牵扯了进来。

  在以露露为首的几个女孩子,依着她们说好的事情和邹阳半真半假的理论的
时候,董娜就看着田荣的征求了一下她的意见。多上几个不多,少了几个也不见
得少,于是,田荣冲着董娜一点头,中巴车就没有在学校门口停的,直接就朝老
李家那边开了去。

  第01章:一步一个脚印(4)

  喝酒实在,喝醉了不醒人事的也实在,这不,让酒给深深醉过去的老李是很
实在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可是负责照顾老李的人,却宁愿老李喝醉了四处撒
酒疯,那也要比他现在这样的情况好许多。

  当然,老李目前的状况倒不是说醉得要威胁到了生命,你就比如说吧,刚被
老李的大舅子送回来的老李,是一躺在床上就没有自己动过,可是这酒醉的人吧,
很多都会吐的,而这样的情况放在老李身上一点也不例外,于是乎,这老李早不
早晚不晚,在就剩下了一个照顾他的人时候,他老先生就一张口给吐了。

  只是,喝酒吐了也是经常的事儿吧,可是你吐了也要不能就是仰面躺着床上,
张口就往外吐吧!很不好意思啊,老李吐在自己身上也就算了,可是这也吐了人
家一床的就说不过去了吧?

  这躺在床上仰天的吐了,弄脏了自己,弄脏了床的,即使是捏着鼻子替他收
拾收拾擦洗擦洗的,也还不能说是大事,可是一个人如果醉得跟植物人那样的一
动都不会动了,那可要把帮他一把的人给难为住了。

  为啥啊?是老李就算没有泰间森那样的体重,也没有霍利菲尔德那样身高吧,
可是怎么说也是六十多公斤体重的大男人呀,当他就如案板上放着的一堆肉那样
等人来抬了,那就算是有两个女人一起动手了,还真是要费上一番体力的。

  还好,俩女人齐心合力的总算是连老李带床的给收拾擦洗了个干净,不过这
一番折腾也弄得俩女人好好的出了一身臭汗(呵呵,一般说女人出的汗都说是香
汗,可要是真拼了一方大体力以后,那汗的味道还真不比男人身上的好闻多少的)
俩女人,俩为给老李收拾擦洗一番弄得满身是汗的女人,在轮番去洗浴以后,一
个怕是老李一会儿还要有的这儿那儿的,就主动坐在床边那儿看着老李了。而另
一个女人,怎么看怎么像有点做贼心虚的,就找了一个借口先悄没声溜到别的屋
去了。

  老李现在睡着床,不是他刚被抬回来时睡的那张床,而是俩女人几乎费了九
牛二虎之力的,才把弄到现在的这张床上,而这张床,很不好意思,它本来是坐
在床边的这个女人每天睡觉的床。

  坐在床边的上的女人,从别人口中听说了老李的时候,是十多年以前,不过
她和老李正式的见面认识,也不过六七年的光景。从这个女人听说了老李,再到
这些年来她与老李的交往,老李能醉成今天这幅样子,她不要说是第一次见,就
是以前到这儿以前,她也一次都没有听任何人说起过。

  怎么就把个老李这样平时看上去那么沉稳的人给喝成这一副德行啦?坐在床
边的女人在揣摩这个问题的时候,也由不得犯了一点嘀咕:是不是什么都不能只
看表面的啊!

  老李现在睡着的床,可不是老李自己家的,这里是老李的岳父家。按理说,
老李就是喝醉了也是该被送回他自己的去,而不是把他送到这里来的。

  不过老李之所以能被送到这里来,是因为老李的大舅子。至于说老李的大舅
子咋就有了这样的念想,那完全是因为老李的大舅子在看到老李之后,就不由得
想起了他的妹妹来。

  老李大舅子的姐姐已经和老李离婚了,不过老李的大舅子更是清楚,他家里
这个也是离婚的妹妹,也就老李的小姨子,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心里到底是
装的谁。

  老李的大舅子把酒醉的老李送到这里,一是他以为自己妹妹这会儿也是应该
在家的,二是吧这样把老李送过来让自己妹妹照顾照顾,不正好让妹妹和老李磨
合磨合感情啦,这三呢,就是有人要主动的代劳,要把老李给送到这里来的。

  要说也是,自己的妹妹对老李怀了多年感情,却碍于种种原因而不得纾解,
如果老李的大舅子把老李给亲自送到自己妹妹跟前,那做妹妹还不得好好感谢
(即使不明面的表示一下吧)一番他这个当哥哥才是啊!

  可是事情就是这样,老李你的这个大舅子是可以和老李在一起喝酒的,可要
是老李同志是和你这个大舅子在一起喝酒,而把老李喝成这样一副德行,那老李
的大舅子要是亲手把这样的老李送到他妹妹面前,那他这个即使是当哥哥的,也
要仔细掂量一下他的份量是不是够啊!

  表面上,老李的这个小姨子对老李凶的不得了,可是知根知底的人都知道,
这个嘴上凶巴巴的小姨子,在心里是有多疼着她的姐夫。也就是说,她的这个姐
夫,也就是她这个小姨子在嘴上凶凶还可以,你要是别人这样对一对她姐夫,那
这个做警察的小姨子凶起来,她也许真要把枪掏出来和那个人拼命的。

  自己的妹妹是什么人,老李的大舅子是太清楚了,所以面对着这样既想在妹
妹面前做好人,又不能让他妹妹掏出枪来顶到脑门子上的事儿,最好的方式方法
莫过于假借他人之手啦。

  可是事情不是你想就行啊,你的妹妹你自己都不敢招惹,你还能指望着别人
来做这样的事吗?不过,老李的这个大舅子还真是行,你说人家做官做顺风顺水
也就罢了,就是人家心里想着有什么事儿的时候,都会有人上赶着来帮忙的。

  说起来这个上赶的人,老李是不仅认识,而且也是相当关系很深的一个人。
不过这里说的关系深,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个人是老李小姨的妹妹,也就
是老李这个大舅子后妈的妹妹,照着常理来说,老李的大舅子还要叫这个人一声
姨的。

  这个也算是老李小姨的小姨,实际上比老李小了七岁,而她是和她姐姐先后
脚的来到省城工作的。这姐俩,姐姐是在省统计局工作,妹妹在先是在市妇联工
作,今年初就调到是市教育局里工作,而且也算是市教育局里一个说话有份量的
的人之一。

  老李的这个小姨,性子很豪爽,而且她自从和认识了老李的那天起,就十分
喜欢用她的豪爽,来和老李同志开上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

  比如,让比她大七岁老李,很认真的叫她声小姨来听听……

  比如,用手拍拍老李的肩膀,再用一副你真乖的眼神看着老李……

  比如……

  一连串的比如下来,老李是见到了他的这个小姨,一般都的走比平时快多了。
可也就是这老李一见到他这个小姨就走的快,就愈发地让自己的豪爽不能尽兴的
小姨,在心里暗暗坚定了一个想法:你不是走的快吗?等哪一天你没地儿走的时
候,咱再看看!

  有了一个这样的坚定的信念,也在时时留意着这样的机会,所以在晚上市教
育系统的迎『七一』的晚宴上,她是一看见了老李的出现,那是双眼都放光呀!

  于是,在老李和别人都把酒喝过一轮了,而且酒席到了现在也进入到自由结
交的阶段了,她就端起了酒杯来到了老李的面前。

  人后见到了这个小姨,老李是走得非常的快,不过,在这样人前的场合,这
个非常有分寸的小姨,老李还是不会先到马上走的。于是,老李也笑着的和这个
小姨打着招呼。

  如果说让老李的这个小姨,来选择一个什么机会让老李的腿快不起来,那老
李的这个小姨一定会选择在这样的一个场合下。

  为什么呢?是因为吧这喝酒的人酒量是论级别的,一般大多数是用几两来论
初级,用斤把儿的来说中级,那高级的是说,要用公斤来称量一下的,而最后就
是说超一流了,大约是说这样的人喝酒,就如同我们一般人儿和白水那样的水平。

  从理论上乃至现实生活的验证中,一个酒中的高级对上中级选手,那就好比
是泰森跟一个中量级的拳手,在争夺谁才是拳王一样。不过要是一个超一流的选
手来找一个中量级选手喝酒了,那简直就是力拔山兮的西楚霸王项羽,在某年某
月的某一天来到幼儿园里,他找到这所幼儿园里最是强壮的一个小朋友,把黝黑
的铁棒子一样的手臂往小朋友的小床上一支,然后最是和蔼可亲的对强壮的小朋
友说:用最大劲儿吧,咱俩掰掰手腕!

  老李,一个说酒量算中级都不合格的人,他可是不知道,他面前和他一样微
笑的这个人,实际上某一个领域里,她就是那个在幼儿园里找最强壮的小朋友,
要掰掰手腕子的西楚霸王了。

  不论是在家庭关系上,还是在在教育同仁的关系里,眼前这个笑盈盈的女人,
都是老李的上级了。不过,这在家庭内部,还是延展到工作关系上,眼前的这个
笑盈盈的女人举着酒杯的,用一种淡而随意的语气跟老李说着:我全喝了,你随
意。

  看着一口将满满的一杯酒点滴不剩的喝下去后,依旧是笑盈盈的女人,一种
不知名的情绪就在老李心底荡漾了起来。也许任是大智慧的圣人,在品味出面前
女人淡而随意的语气中,一点点的轻看的意思之后,他的心里面也要荡漾起与老
李相同的心绪吧。

  而老李是达不到圣人一样的虚怀若谷,他就是一个脾气稍微好一点的大俗人
一个,所以当这样淡淡的荡漾起来的情绪,或许是因为已经喝进肚子里的就开始
起了作用,也或许是女人那笑盈盈也随意的一句:你随意,让原本很是要把握一
番自己酒量的老李,在一口饮下了杯中的酒还不算,他很少这样的主动给自己倒
了满满的一杯酒,一边回敬着女人,也重复着女人的话:我干了,你随意。

  老李和眼前的这个女人之间礼尚往来的相互敬酒,充其量不过是一人一杯罢
了,不过就是这样一来,老李面前再是有人端杯过来了,有刚才老李和刚才那个
女人之间喝酒的样子摆在那里,而酒场上大家都是非常要面子的时候,所以老李
在宴会后面进程中都按照了刚才和那个女人一样的喝法,走完了所有的程序。

  力拔山兮气的楚霸王,只是少把他的手支在了小朋友的床上,然后就看着静
悄悄的看着这个小朋友,在他所导演的剧本中上蹿下跳地使尽了全身力气的,开
始那里表演了。

  是啊,如果楚霸王一上来就展示出他那无以伦比的力量了,恐怕不止是老李,
就是换做他人也一样的不会去做蜻蜓撼石柱的事情。只是,换做了女儿身的楚霸
王,可不是一个只知道使唤自己力气的人了(尽管依着她的力气,可以把这里所
有的人都按翻了)她,就那么地轻轻展示了一下力量的象征而已,剩下的事情都
是老李自己在那里瞎闹腾了。

  天不怕,地不怕,更是不怕霸王有力气(因为惹不起,那还躲不起吗)可是
这最怕就是霸王她老人家,开始学会给人下套子了。

  这不,老李这个在酒量上堪称霸王的小姨,很轻巧地在老李面前下了一个小
套子的,她就让比平时几乎多喝进去一倍酒的老李同志,自己把他自己给醉了个
不醒人事。

  一直冷眼旁观的老李的大舅子,他可是啥事儿都跟明镜似地,可是他开始还
要隐晦的去提醒一下自己的姐夫了,不过一对上也是他小姨的那个女人笑盈盈的
眼神了,他非常干脆的就按耐下去了一切的念想。

  是那个笑着的小姨在告诉老李的大舅子:你不要惹火上身的哟。

  姐夫如愿以偿的在小姨导演的剧本里给醉得人事不省,可是这个小姨能这么
主动地提出要送老李回家去,这才是让老李的大舅子最为意外的。要知道,在老
李大舅子那个家的人都知道,他们家里的那个老李的小姨子是大家谁都不敢去招
惹的,即使是老李大舅子眼前的这个小姨和还在家里的那个小姨也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