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吉娜小姐大战橄榄球队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034

洁娜小姐一直是一个好女孩,一个负责的代课老师,一个专一的妻子,她总是压抑着身体最深处的幻想。直至她在同一天里收到离婚纸和解雇信,那天正是她三十五岁的生日。
  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她决定在这一刻走向狂野一面了。第一站?去和本地社区大学的美式足球队大干一场。
  当她支开了教练。现在,男人们情热、年轻的身体都由她来挥指。她能够释放出内心的坏女孩,并实现她其中一个最渴望的幻想吗?
  ***
  或许我的心智并不正常——当我给一小包大麻递给柏达臣教练,并低声说"你是否需要抽上两口,让我来看管这班男孩吧。"又或许我是第一次这样认真地思考我的生活。我一直是一个好女孩,正常地来规划生活,但我为此得到了什么?给予我的就是同一天里让我分别收到离婚书和解雇信。
  六月二十二日。
  我的三十五岁生日。
  实际上并非丹尼忘记了这个日子。他应该只是一时疏忽,他并不是那么无情的人。当我给他最后通牒的时候,他说他需要时间。那好吧!一个星期的时间显然十分的充足。而现在,我需要的答复就在那巨大的牛皮纸信封里。
  过去的七年我是一个位课老师,根据安排为社区大学和高中服务。但在我为他们尽心尽力之后,现在社区政务中心却认为我毫无用处。这就我作为一个良好的小女孩所得到的一切。
  简直是一群混蛋。
  我很生气,但说不上完全的愤怒。我为自己所有错过的事情感到忧伤。我只和丹尼上过床,我的失望正正是从这一点开始,他的粗心大意遍及他生活每一部份——包括睡房,他取得满足,会认为我也同样得到了满足。虽然有时我是满足的,但更多时候却不没有,我会拉着他的双臂为求得到更多,但每当这时鼻鼾声就会响起,他没有反应时,我的心底充满了不满和愤怒。
  我要生活下去。
  大概在我漫无目心地开着车从社区政务中心出来时,我罗列出我从未做过,但却一直幻想要做的事。我从没有参加派对,从未在外面过夜,从未和陌生人上床,或许这些事情就像许多的幻想一样,是每一个女孩都想得到的,就算是声誉受损。我一直有一个巨大的欲望,但教会、学校和家庭总是说" 不可以。" 好女孩是不会做那些事的。
  对,也许是时候去成为一个坏女孩。或许是时候将风纪手册扔出窗外,做我想做的事。或许是时候去尝试一下我是否适合做一个坏女孩。
  那就是为什么我要回到家里,并找出丹尼的秘密珍藏(他不是一个聪明的男人,他的色情物品就藏洗手间的水箱后面),然后径直开车去社区大学,我知道在那里,榄球队的训练大概要开始了。柏达臣教练和我交情深厚,而且他应该还没有听到我被解雇的消息。没有听到我失业、失婚、一事无成,并且严禁在没有人陪同下进入学校范围。
  所以当他对我笑着说" 洁娜,你有点特别," 我知道他会将整个训练时间交给我,比起跑步练习的时间要长得多。我知道他不会告诉别人,我也知道他不会来检查。这男人很喜欢大麻。
  只剩下我和男孩们。我对他们有整套计划,但不需要绕圈跑。当我进入休息室时,兴奋的感觉贯穿我的全身。
  " 集合,伙计们!拿上椅子围着坐下来。我有事宣布。"拉着椅子在地上发出响声,这班听话的家伙相互推挤笑弄,他们大部份人只穿着球裤;有些人在伸展、放松他们的肌肉和年轻的身躯。我知道这个几男孩中有几个是来自其它年级,我用十分不专业的眼神望着他们,我感到自己在梦境之中——在这里你可以控制一切,可以为所欲为。我感到如果我想要的话,我甚至可以飞翔。当然,或许我真的可以。
  现在这班家伙呈半圆形围着我,并充满期待地望着我。强大的冲击感观占据了我的身体,令她变得无所顾忌、令我疯狂、令我不顾一切和放纵,这些年来我第一次感到眼睛忙不过来。
  " 柏达臣教练今天不会来了,我会负责你们整个训练。" 我清了清喉咙,环顾房间四周,目光在每个年轻男人身上游动。
  " 我离婚了!我刚刚还遭到解雇!所以我认为今天是时候做一些我一直想做的事了。我想你们所有人都可以帮忙。"
  不安的笑声和窃窃的私语零声响起。但当我解开我衬衫的钮扣时,变得鸦雀无声。


  " 我一直是一个良好的小教员。不过,男孩们,今天我想操你们——整支球队,我的内心十分之淫荡。你们可以帮帮忙?你们所有人愿意在这休息室里操我吗?"
  我扯开最后一粒衣钮,露出白色的蕾丝乳罩,乳沟突现在乳罩的上方。我是一个健康、性感的女人,但我从未感到如此冲动,我看到那四分卫贝迪的表情变得迷乱,充满欲望。
  " 什么回事?"
  " 噢,我的天……"
  " 洁娜小姐?!"
  " 哇!"
  他们的反应感染了我,但我没有停下来,我解开紧身裙,它从双臀上滑落,然后我的一只黑色高跟鞋跨过了它。
  " 我是百分之百认真的,男孩们。我的丈夫从未操得我满意,我十分需要知道一个男人插在我体内时,是什么样的感觉。我想轮着吸啜和爱抚围着我的人,同时下面被人插着,直至我和你们所有人彼此都得到满足。当然,你们不想参与的,可以离开并去训练;但如果你想留下来,那就闭上嘴巴,把你们的大家伙掏出来。"
  我将双手放在我同样是白色内裤上,在所有人面前爱抚自己。
  " 那么?谁加入?"
  过了一会,一个人也没走。男孩们彼此张望,然后都望向我,他们的嘴在默默地抖动,他们好像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或许他们也感觉身处梦境,幻想操着他们的代课老师;或许我们都在做梦,而且将会一起醒过来——不顾一切、抛开一切。
  我已经做足准备,服了避孕药。但比这准备得更好的——当我看到他们结实的身体时,我的棉质内裤已经湿透了。天啊,我渴望这种生活,需要这种生活。
  我渴望他们的手都放在我身上,占有我,像我对待他们那样享用我。
  男孩们一个接一个地脱掉他们的短裤,让他们那坚硬勃起的肉棒从紧密的布料中蹦跳出来。后卫布斯望着我,就像他身后的贾马那样玩弄着自己举起来的阳具,开始边套弄着自己边喘着粗气。我听到周围响起的皮肤之间摩擦发出的声音,而且发现没有一个人离去,不过现在每一人都套弄自己的阳具,为即将来发生的事做好准备。
  " 脱掉你的内裤,洁娜小姐," 贝迪说,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我们想看看你。"
  缓慢地,极其缓慢地,我让乳罩的吊带滑落下来,然后解开背后的扣子。当我让乳罩落下,向大家展现我丰满、成熟的乳房时,响起了一阵的喘息声。当看到他们都注视着我时,我褐色的乳头在兴奋中变硬。我托着双乳,用双手扭捏着乳头,然后转动身体让所有人都能看得清楚。
  一个我不认识的金发男孩正抚弄他的阳具,他咬着嘴唇看着我玲珑浮凸的身体。望着我面前这些可爱的男孩,我体内的欲望让我的口水差点流下来,但是我的阴户的蜜汁已流了出来。
  我拉下内裤将它脱掉,然后张开大腿,让他们看看我有多么的湿润。我将我的内裤扔给四分卫,他熟练地接住它,然后内裤放到鼻子前,嗅着它发出的气味在嚎叫。
  我跪下来,面对着那金发男孩。
  " 我第一个就要吸你," 我低声说。然后扭转头对着身后那个棕色皮肤的男孩说:" 好好地操我,孩子。接着到你,然后到你,再到你。" 我轮流指着他们每一个人。" 我想你们让我尖叫。"
  " 好,好,洁娜小姐," 那黑人男孩说,并我身后摆好姿势。
  我微笑着抬起头,望着那金发男孩,然后用双唇含着肿涨的龟头。我的舌头划向他龟头的底部,他喘着气然后将我脸上的头发轻轻拨开,我开始上下套弄他的肉棒。他皮肤的咸味和麝香味真的很诱人,在我的舌头上仿如金露。
  " 噢,天啊," 他身旁伙伴低声说,并聚精会神地望着。
  我的双眼望着他,然后用手缠裹着他肿涨的阳具,让他发出呻吟。我转向金发男孩的右边的男孩并捉住他的阳具,在这期间我依然舔弄着嘴中的阳具。我同时缓缓地抚弄着它们,我的头部在中间那支阳具上上下摆动。三个人都在低声淫叫,而我感到自信心满爆。
  他们都想得到我。我正和他们一起做爱!
  手淫声越来越急速,我感粗大的龟头正压着我滴水的阴户。我是那么的湿润,我只是渴望他挤入我的体内,但他在挑逗我的肉洞,让我的淫液润滑他。当他用顶端研磨我的阴核时,我被阳具插着的嘴巴发出了淫叫。


  然后,他向前刺入我。同一时间,我大叫起来,并立刻吐出嘴中的阳具转头望过去。那黑色皮肤的男孩抓紧我的肉臀,慢慢地刺入我体内,我有阴户紧紧地夹着他的阳具。
  " 天啊,你的感觉好得让人讨厌," 我咬着牙说。" 你全身都那么性感,求你用力操我!"
  他身旁的男孩用充满期待的双眼望着我,并用力地套弄着自己,好像要压制自己那阴茎的欲火。
  " 你们都可过来摸我。只是,请……继续操我!"我重新面对金发男孩的阳具,我舌头舔着它,然后将它完全吸入我的喉咙里。
  他在我的上方嚎叫,我感到他的双手引导着我,让我在他的阳具上上下套弄,同时他摆动着臀部迎合我。我卖力地用手套弄着站在他左右两边的男孩,我一边尽力扭动我的双手,一边为他们的好友口交。我身后的男孩加快的节奏,更快、更用力地在我身上进进出出,进行活塞运动,这让我的身体变得激动,我在近乎疯狂的欢愉中抖颤。
  我向后挺向他,用我的淫肉夹紧着他一下的刺入,过了不久,他大叫起来着紧握着我的双臀,强壮的手指捏得我的臀肉发痛,同时将精液射进我的里面。另一个人取代了他的位置,毫不犹豫地刺入我,其他的人抚摸着我的乳房——挤弄、爱抚,并拉起我的乳头,真的让我欲火高升。
  我努力地吸着口中的阳具,过了一会,金发男孩双手将我的头往下按,这家伙发出低沉的淫叫,并将精液深深地射入我的喉咙中。我含着他阳具用力喘着粗气,贪得无厌咽下他每一滴精液。他的味道是那么的美味,那么新鲜、性感和烫热。
  我的身体因为身后的抽插而晃动,我抬起头看到金发男孩正羞怯地望着我。
  " 下一个," 我喘着气,转向我右边的家伙,抓住他的双膝。
  他的阳具比其他的男孩要长,但没有那么粗,上面满布突起的血管。我在双唇之间吸着它,惬意地让他扭动着身体刺入我的口中,看来这是好像是他所有过的最刺激的经历,或许这是真的。
  一根手指从后面拔出我的阴核,并开始绕着它打转抚弄。我忘情地大叫起来,而另一根阴茎正从后面不断地刺插着我。更多的男孩围着我,在我身上打飞机,我正同时被两端操着。只是想起这些年轻的男孩一起为我的身体而倾慕,就足已将我推出高潮的边缘。手指不停地抚弄我,很快我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飞翔在我曾经历过的、最强劲的性高潮之上,我思想飘浮起来,我的身体我周围的阳具点燃。
  我不断紧夹着肉棒,不久就感到他的阳具在抽搐,他正在我体内射精,我口中的阳具也开始喷射出精液,炽热的精子填满了我的口腔。我喝了下去,快感冲击着我的身体。
  我转向下一个,同时那阳具从我身后抽出来,而另一根阳具又占据了它的位置。我感到我的臀部被大力地打了一下,我微笑将另一根阳具吸入我饥饿的口中。
  可没有男人能够那么长时间地和我交性。
  我吸舔着嘴中的肉棒,并摸索我身边的其他阳具,渴望被它们彻底地满足。
  " 等一下。"
  贝迪的声音传到我耳中,我吐出面前的阳具,并发放" 卟" 的一声。他在我身后排着队,他粗大的阳具在如亚多尼斯般完美的、平坦腹肌下方。
  " 我们可以包夹你,洁娜小姐。我意思……如果你愿意。如果你在我的上面,泰伦就可以插你……嗯……插入你的肛门。"
  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我几乎笑起来。该死的,我周围各人的脸孔上:有些闪耀着汗水,有些极度扭曲,他们正努力忍耐,让手中的阳具不要太早射精。
  我可以同时接受三根阴茎。细小的声音在我体内大叫" 让我们去做吧!" 我来这里是为了放纵,这正是我要做的事。
  " 躺下来,宝贝," 我说着趴在贝迪的身上。
  " 泰伦,亲爱的,你用我阴户的淫水润滑你的阴茎。" 这个跑卫点了点头,看上去他好像刚赢得了超级碗,他将两根手指伸入我体内,在我肉洞掏出正要滴出来的精液和淫水。他用它们涂在阳具上,然后按摩我肛门的皱折,让我准备好迎接他的插入。
  我俯下身引领着贝迪的阳具进入我的阴户,即使是被他那两个性感得让人讨厌的队友那么疯狂地操过之后,我仍享受到他撑开我的感觉。令我惊讶的是他竟紧抱着我,并亲吻我,他的舌头伸入我的嘴中,与我的舌头嬉戏,这真是既兴奋又意外。我喘着气回应他的亲吻,并让我的双乳在他强健的胸肌上磨弄。


  泰伦的阳具压进我的肛门里,我咬着牙在期待中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贝迪爱抚着我的背部,令我放松下来好让泰伦插入我。龟头滑过紧紧的肛环,我呻吟着,为同时被两个男插得满满的而疯逛。
  泰伦缓缓地推进,将我不断地撑开,同时贝迪继续搂着我,亲吻中轻咬着我的双唇。无数双手在我的身上,爱抚着我的背部,肉臀和两个乳房,而插着我的两根阳具让我淫水淋漓。
  一股精液射在我的肩上,我在贝迪的嘴中淫叫起来。这般的淫乐,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在这些男人期待之中,成为他们关注的焦点。这些性感的男人:他们可以在学校里拥有任何人,但他们却都这更衣室里操着我,操得我快要失去知觉。
  泰伦的抽插开始慢下来,我哭叫着,他们两根阳具隔着我体内的那层薄薄肉膜在相互摩擦,那快感让我的身体燃烧。我用双手撑起自己并挺起身体,他们正同时操着我,不断进进出出的活塞运动令我的脚趾曲卷起来。
  " 给我阳具!" 我对着贾马大叫,并朝着他尽量张大我饥饿的嘴巴。
  我无时无刻都想占有这根阳具,而且这个新生坚硬的黑阳具看上去好像已准备好将精液喷发在我蔷薇色的双唇之间。
  " 遵命,夫人," 贾马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 这年轻人总是那么文雅,我想着想着开心地笑起来,而他正用他诱人的阴茎满足我,缓缓地让它插入我的嘴中。同时间,贝迪和泰伦卖力地在下面和身后操着我。贾马温柔地用双手抱着我的头,开始在我嘴中进出刺插。我用舌头舔着他阴茎下面的皮肤,在淫叫中含着他的阳具,并扭动着我肛门和阴户。
  " 操," 他说。
  " 全能的主啊," 泰伦的哼叫声多后面传来。" 你真的紧得让人讨厌,洁娜小姐……"
  贝迪配合着泰伦的节奏,用力地向上顶入我体内,而贾马正揪住我的头发,更加用力地操我的嘴巴。我感到我已经失控,臣服于他们的奇想之中,但同时我明白是我让他们这样做的,我是乞求他们操我,占用他们的训练时间,利用他们去实现我最深处、最阴暗的幻想。
  在这一刻,他们是属于我的,我也属于他们。
  不管怎样,夹在这三个男人中间,他们的精子不断地飞溅在我勃起的乳头和肉臀上,我感到比起以前我更加能掌控的我生命。
  " 我忍不住了,我……我要射了!"
  贾马的阳具在我口中爆发,我将他的精液喝下去,像一只野兽般淫叫,迎接其它正刺插着我的阳具。接紧着贝迪将我拉向他,紧抱着我,他开始更用力、更快地从下往上刺插我。泰伦咒骂着插入我的肛门,他的撞击越来越有力,使用我在颤抖中双脚不停地踢动。
  我听到有人在尖叫,最终意识那个人就是我,放纵地淫叫,叫声在更衣室的瓷砖上回响,我的高潮正摧毁我。我翻着白眼、尖叫着……一动也不能动,我的阴户在抽动,我的肛门不顾一切地紧夹着泰伦。我听到他们在淫叫,他们正同时在我里面到达高潮,在我的体内射精,用他们的精液灌溉我。
  他们最终都抽了出来,我摇晃着站起来,精液从我的大脚和臀缝中流下来。
  " 还有谁被漏掉了?" 我精疲力竭地说,声音有点颤抖。
  一个男孩的手中依然紧握坚硬的阳具,他点点头,看上去诚惶诚恐。
  " 射在我的奶子上,甜心。"
  我用手将他拉过来,重新跪下来,俯身向前用我的舌头洗擦他的睾丸。我吸啜着他的阴囊,将一只睾丸放进我的嘴里,然后到另一只,品味着他,享受着他的气味。
  " 噢,天啊!"
  我身体向后靠,闭上眼睛,尽情地享受这一刻。炽热的精液射在我的下巴上,滴落在我的颈上,之后另一股精液正正喷射在我翘起的乳房上,经过我乳头往下流。然后再有另一股精液释放在我的胸脯上,直至他最终精尽力疲。我张开双眼拔开着我乳房上珍珠般的粘液,抚弄着我的乳头,直至我身体颤抖起来。
  男孩们如痴如醉地在旁观看。
  他们其中两个过来扶起我,另一个人将他的毛巾递给我。
  " 谢谢," 我说。" 十分感谢大家。"
  我示意。
  我的内心已经解脱,放纵和自由,还有,噢,那……诱惑的劣行。
  " 谢谢你,洁娜小姐," 贝迪说,而且所有其他的男孩都在点头,双眼虚开,汗水在他们充满肌肉的身体上流动。


  " 你实在太让人惊讶," 另一个说。
  " 十分感谢," 我开心地笑着说。" 现在,你们还剩下二十分钟训练时间,当我洗浴的时候,你们去跑上几圈。"
  人群中发出一声哼声。" 你说认真的吗?"
  我笑起来," 当然,我不想柏达臣教练认为我没安排你们练习。"当他们交头接耳地离开,我将其中一个花洒头扭到最大。感觉热水不单奢侈地冲洗掉这个放荡的下午所留下的残渍,还感觉它将冲掉我以往的生活痕迹。
  一滴水洗掉丹尼。另一滴洗掉失意的工作。再一滴洗掉我妈妈告诉我要扣好裤钮做一个好女孩的声音。一滴接一滴,它们倾洒在我身上,冲洗掉一切。
  我是一个全新的女人,新的洁娜。
  这一刻,我决定不会停止我的冒险,去见鬼吧,不会。
  实际上,我只是刚刚开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