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交通性爱 > 正文

巨炮回忆录

作者:admin来源:人气:782


星期六的午夜,亚洲巨炮从酒店步出,刚才与客户应酬,饮了点白兰地,已有三分酒意。

他一看表,时间还早,想起先前,匆匆赴约,下个月的业务计划仍未写好便外出,好趁现在返回办公室,把它弄妥好了。

整个办公室的人都下班了,公司内空无一人。他推开自己办公室的大门,赫然发现女秘书晓蜜仍在打字。

晓蜜见他进来,亦吓了一跳,她似乎未想到自己的上司在这个时候会返来。

「为什麽还不下班,这麽勤力做什麽呢?」亚洲巨炮笑地向晓蜜说。

「噢!没什麽,我见今日的文件甚多,既然没有约会,今日将它做完星期一就比较松点。」晓蜜已甜美的声调回应着。

芳龄实足的晓蜜,青春可人,身材美妙,工作勤力,在亚洲巨炮的眼中,的确是自己的得力助手。但另一方面,在工作之馀,一见到她近乎完美的体态,自不免产生暇想,对她又有一种非份的念头。在几分酒意之馀,心想,难得上天赐我一个机会吗?

当坐在自己的办工室桌上。机灵活泼的晓蜜已很快的冲好咖啡,端上前来,这时两人的距离已十分接近。但见她双峰插云,杨柳小蛮腰,不禁令亚洲巨炮心猿意马,难以自持。

「亚洲先生,你满脸通红,好似饮了酒,是吗?」晓蜜关切的问候。

「噢,刚才与人客应酬,只饮下一点点,全身都觉得不舒服,心胸里硬是烧得滚烫烫的,跳的更凶!」

「酒是你自己喝下去的,酒量不好,应该少喝点!」晓蜜关心的说着。

「没法子,人家盛情难却呀!」

晓蜜笑一校说:「妳这是活该!」晓蜜话时媚态撩人。

这时候,亚洲巨炮已忍耐不住,趁势揽住晓蜜的细腰。

晓蜜玲珑的曲线,特别性感的娇驱,每方的肌肤都有社孽引人的魔力,亚洲巨炮一手碰上,好像钢针碰上的磁力,被吸得紧紧的,整个心灵也镇住了。

晓蜜十分识趣,且已春心荡漾,笑咪咪的捏着一块方糖送进它的口中。

亚洲巨炮受宠若惊,有点慌的咬着嚼,色眼微睁的笑说:「晓蜜妳真好,也来一口吗?」

他不待晓蜜的回答,轻轻一托粉颈,让半截方糖,放入樱桃口中,晓蜜恐怕弄糟了唇膏,掀起嘴唇,用齿轻巧的咬进口中。

「太甜,喝些咖啡来润润。」他朝晓蜜扮了一个鬼脸。

这正好是调情的机会,亚洲巨炮心花怒放,同时满满的衔着一口,徐徐的喂注口中。

咖啡一润,甜渴同时消解,晓蜜连番娇笑,失去已往的矜持,更在他的脸颊划了一下笑骂说:「不死鬼!」

「不死那有鬼,死了才有鬼呀!我是人,应该上天堂!」「晓蜜!我们今夜上天堂乐一乐吧!」

这种要求,他以前曾幻想过,但总没有像到今夜直接向她说的这麽乾脆俐落。

「天堂在那里?怎麽去?」她眼稍瞄向对坐的男人。

亚洲巨炮哈哈一笑,朝她耳边细语说:「快乐的天堂,就在旅社里呀!步行和坐车都很方便呢!」声音小得祇让女人一人听到。

小蜜面上微红,犹豫一会说:「你太傻了!」不过,最後像新娘一样的,羞答答的点点头。

她好像刚刚化妆过,浓浓的脂粉还加上馥郁的香水气味,贴身的洋装,衬托的身材曲线,益显玲珑挺突,三寸半的高跟鞋,走起路来,更觉婀娜多姿,在灯火映照下,真有如天仙化人,简直把亚洲巨炮看的发呆。

他坐言起行,只轻轻喊一声「走」,拉着晓蜜的细腰,直趋门外,态度有点紧张!

两人截了一辆计程车,直驶粉红小筑。

房子并不算大,但陈设优雅,席梦思双人床,似乎占了全房间的一半,馀下的就是一张小桌子,看情u峇j概专门准备情侣们做爱休息之用。

这样的小房间,在亚洲巨炮看来,实在觉得不够气派。

既然没有意见,他自然更不会有什麽话要说,他稍为打弄了一下,也脱去身上的衣服鞋袜,滚入床中。

晓蜜坐在床边,游目四顾,有点拘束。

「亚洲先生...」说着娇驱一转,屁股贴在亚洲巨炮的大腿上。

「晓蜜我爱妳,我已离不开妳了。」

「我也是.....」

晓蜜喃喃的说着。其实,做爱为她带来的快感,但亦有被撕裂的痛楚,但是比起与亚洲巨炮融为一体的喜悦,这点痛楚根本不微足道。

「对不起,我得到妳的贞操。」

「噢...今以後我是你的人了。」虽然她早已不是处女。

「妳真美。」

「你不要这样盯着我看吗!」

「我想把妳从头到底看个清清楚楚。」

「人家不好意思吗!」

「我把电灯打开好不好?」

「不要!」

他不等她回答,已把床柜上的台灯打开了。晓蜜放下抱住他的手臂,用手掌遮住脸。

她感觉到亚洲巨炮的视线正在自己全身上下移动,却未加以拒绝,因为他们刚才已经有了更深的了解接触。

「来,让我看看妳的脸。」

他把晓蜜的手指从脸上一根根的扳开,晓蜜因羞怯而泛红的脸庞逐显现在灯光下。

「你真坏!」

亚洲巨炮早已如箭在弦,趁势抱住接近的晓蜜。

他浑身有如触电似的起了鸡皮疙瘩,伸臂一环,抱住了酥胸。

丰满挺突的玉峰,像两座肉山一样的挺立着,一手按上去,却实也够过瘾,但他忘了松下乳罩,所以隔了一层布,自然意犹未足。

他摸了一会,急得五个指头,有如饿不择食的野兽,胡乱的从下面肉沟子中间强探进去。

乳罩是凭尺寸制成,大小适中,本来就是系的紧紧的,突然硬塞进一个手掌,挤的晓蜜喊痛连连,娇嗲说:「哎呀!别这样吗!痛死人呢!」

亚洲巨炮也觉得自己的手掌崩得够痛,由此度量柔软的乳峰,自己也生起会心的歉意,可是自己尚未摸到乳头,自然更不愿半途而废,看她娇嗲的情u峞A只得嚅嚅的说:「还没有摸到呢,请妳把它打开吧!」

她心里想着,嘴里接着说:「在背後啦!」

亚洲巨炮像试获得正确的答案一样,喜不自胜的在粉背上一拉,整个乳罩张开,向上一提,自粉颈脱下来。

障碍一除,玉峰毕露,颤巍巍有如两座硕大无比的肉馒头,并列在一起,比之银幕上的性感肉弹,更加现实,亚洲巨炮两手环上,分按在两峰上,自然不晓得怎麽去慢慢品尝,只托在掌中,捏弄了一会。

此际欲火已升,棒子勃然暴涨,扭得硬硬的绷在裤裆里,颇不是味道。

他毫不犹豫的一手拉下。

精光发亮的龟头,更是扬眉吐气,昂扬挺拔,翘得逼毕直,重重的抵住晓蜜的阴穴上面。两肉相贴,欲火偕着酒力,几乎烧晕的头。

几十抽以後,快感渐临,胆量放大,插插加强。渐渐提高到顶,插v鴗F根。

晓蜜的阴穴显然不是处女,但十分狭隘,但在他初次插抽,总觉得紧紧的,阳具开始酥畅。

兴趣一浓,精神倍增,放手又伸直下来。突然灵机一动,亚洲巨炮迅速的抽出一个枕头,垫在晓蜜的臀部上。

这样一来,阴户无形之中高了一吋之多,足可以将肉棒全条插入。

插插加深,压力亦强,不到三分钟,晓蜜被震荡得觉醒了过来。

她睁了媚眼,轻声微嗲说:「怎麽不声不响又搞起来了!」

本来当着睡梦中进入,是女人们最不情愿的,亚洲巨炮和她是初次,晓蜜不愿加以叱责。

「嘻嘻!谁叫妳不醒呀!妳醉的比我还要厉害呀!」他涎着脸刁蛮地说。

一面仍加速的抽插。

忽的晓蜜「啊呀!」了一声,猛地缩了小腿,趋着眉头喊说:「哎呦!把什麽东西垫在下面,你又这麽重,快把我的腿骨压断了!」

「没,没有什麽!就!就是一个软枕头!希...希望让妳舒服点!」他嚅嚅的强辩说。

「舒服个屁!人家在睡梦中,那还感觉!唉!」

亚洲巨炮见她没有下一步更深的责备,也就毫不客气继续抽插,同时安慰说:「现在好了点吗?」接着「啐」的一声,在樱桃小口上重重吻了一下。

晓蜜被他逗得既好气又好笑,白了他一眼说:「好啦!时间实在太晚了,你也该休息休息了!」她索性翘起了双腿,绕挂向亚洲巨炮的腰背上面,阴户向上仰举,无形中成了垂直的状态。

梅开二度的亚洲巨炮,经验亦因而被启发,他知道这东西可能急进,过份快速,快感是极其短暂的,应该徐徐渐进,慢慢地品尝。

他轻抽慢插,去势缓和了许多,挺动了,还让阳具顶在里面,泡上一会暖呼呼的也相当快意。

晓蜜媚眼微睁,主动的吐出香唇,吸吮亚洲巨炮口里的津液,双臂环的紧紧的。

不一会更嗲声哼叫,挺高的臀部u鬃璊O的摇滚起来,骚态十足。

女人不怕梢只怕骚,遇上了骚女人,铁金刚也会溶他成软糊了。

阳具在抽插之间,已经相当够刺激了,再加上屁股的摇滚,牵动着阴穴,使它重重的,撞着阴壁,括插着阴穴口,快感陡增,亚洲巨炮机伶伶的吞了一下极甜蜜的口水,眼望着她那骚态,如醉的全身神筋都快要麻木了!

在高潮剧增欲火如焚之际,抽插不遗愉力,恨不得一口气通了铜强铁壁。

她努力的摇摆着腰枝,滚动着屁股,尽量迎合上他疯狂的攻势。

双方面都进入了高潮,拼杀才会热烈紧凑,真是快感连连,心花怒放,脸上溢着无尽的笑意。

亚洲巨炮更是乐得合不上嘴来。

由於通宵的连战,二度交锋,而战术的应用,也相当得宜,时间上自然持久了许多。

当然,以亚洲巨炮的经验,还不曾体会出来,不晓得好好把握时机控制全局了!他猛烈疯狂的抽插,像奔马一样,一发不停。

狂抽数十下後,猛的腰背一麻,顺丹田冲出马眼,精液直射花心。

晓蜜正得意悠然之际,陶醉在甜蜜的气氛中,静静的享受这温馨的时刻,煞那间被滚烫的浓精射入花心,神情一松弛,随着亚洲巨炮的最後冲刺,淫液泛滥到阴户外。

硬阳具套在紧密的阴户里,虽然只有抽动,也是蛮够舒服的,他心花怒放,紧紧的吮吻着呢!

他在她耳边轻声细语说:「想不想再来一次?」

晓蜜一张开眼睛来探视,只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表示可以。

他心里一乐,抽插又慢慢增强,抽差由轻而重,由徐而疾,终至於猛抽很插,暴风雨般连番不停。

这却苦了晓蜜,阴穴虽然有点松弛,但怎麽也经不起这样的狂风暴雨般的袭击。但见晓蜜双眉深锁,不住呻吟。

但此时的亚洲巨炮,正直兴奋当头,怎麽也停止不下。

他祉当作没听到,继续抽插着。

他直起直落,上下都插v鴗F根底,碰的肚脐「啪啪」作响。

晓蜜紧闭双眼,口内哼出声来。

好像阴户太窄,挤得肉棒无力久战,数十抽後他就泄了。

又一股浓精,挤直浇花心,晓蜜开了双眼,瞪视着他。

他轻轻的吐了一口气说:「好了完事了,妳去洗洗再睡!」

他有气无力的滚向床中。

晓蜜草草收拾了残局,俯在亚洲巨炮的臂弯里,沉沉睡去。

他们忘了外间的世界,惘顾东方之既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