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焚妖录(第二卷)(05)

作者:admin来源:人气:661





 第五回伊人香醉色胆捅天

  看台之上众人纷纷注目而视,气氛竟是有着一丝紧张。

  只见一个意气轩昂、胆气横秋的男儿缓缓走上亭台,昂着头喝道:「不就是
一副破画吗,在上面捣固几下,能费多少钱啊。。」

  花亦涵听言心中舒畅了不少,觉得眼前的男儿倒也顺眼。

  亭台之上一男子目中寒光一闪竟是笑了起来。

  周圣杰语气不善道:「这位兄台是?」

  男儿看也不看对方高傲道:「征昌王,次子,岳武。」

  众人在底下顿时议论纷纷。

  李凡凝目看向台上,男儿可不正是刚刚争分相对过的死对头吗。

  李凡顿时对场中失了兴趣,走出了座位。

  而亭台之上,周圣杰气的牙关紧咬面红耳赤大喝质问道:「那敢问小王爷,
你拿的又是什么东西,可否让小生我见见。」

  岳武没有理他而是对女孩道:「此等妙物怎能让粗人见到,这可是我特地从
宫里讨来的,不巧今日得此良机正好献上宝物,还请花姑娘笑纳。」

  男儿环视周场,缓缓地从绣中掏出一翠绿温玉盒,得意洋洋地交给了女孩身
旁的俏丫头。

  花亦涵心中是有几分好奇的,仅是那盒子就已经十分珍贵了,不知盒子里的
东西竟是何物。

  佳人内心有所期盼,玉盒有人的手心大小,放在手里暖洋洋地,玉盒之上有
一圆形卡扣,指腹轻轻一按,盒身便缓缓的打了开来,她连忙望了过去,蓦地柳
眉倒竖,粉面生煞,小手儿狠狠地盖紧了盒子。

  场中突然间热了起来,亭台之下的水流都慢慢地蒸发了干净。

  花亦涵眸盼冰冷,胸口起伏不休缓缓地开口:「岳兄的礼物果真妙绝,小女
孩这就收下了。」

  随即连忙派人将玉盒拿到了后堂。

  花亦涵环视四周微微福了一礼道:「小女孩突感身子不适,若有怠慢,还请
各位英雄见谅。」

  说完带着丫头气冲冲的离开了亭台。

  台下群人纷纷错愕,亭台上几位长辈们哑口无言,这剩下呆呆站着的两人。

  岳武不知为何佳人突然生气,还当是礼物不够贵重,大叫道:「这可是宫廷
中王妃才够享受的东西,还不够珍贵吗。」

  众人不知男儿说的什么东西,但见女孩极其生气的样子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花天宸连忙站起喝道:「众位贵客,小女身子不适,怕是不能再招待各位了,
若是兄弟们赏脸,接下来就由老夫带酒陪客,众位定要玩的高兴,喝。」

  场中又是热闹了起来。

  ……

  一处庭院里,花香四溢,沁人心脾,李凡迷迷糊糊的便走了进来,一条用鹅
卵石铺成的蜿蜒小道,数步之后,一个个假山连绵不绝,整齐的分布其上。

  溪水游鱼,环境十分优美。男儿被那些花花草草吸引,没一阵儿,来到了一
所人工造的桥头,两支花架摆在了前方,香气扑鼻。

  李凡心道:「这花香是来自前面的。」

  未怎么思考,便大步走了过去。

  入眼是一片儿桃色的海洋,正要仔细欣赏,便听到声后传来几声娇响。

  李凡大惊,脚下闪动,躲进了前面不远处的粉红色的小屋之中。

  男儿四处打量心奇道:「这是女孩子的闺房。」

  屋外传来了急促地脚步声,声音越来越响,终于门被缓缓地推开了。

  「小姐,你就别再生气了,今日个可是你的生辰,莫让两个粗人气坏了身子。」
一声娇甜的声音传来。

  「惜玉,那两人摆明了是在羞辱本小姐,若不是顾及在场宾客,我定将他两
人剁了喂狗。」女孩怒火中烧,声音很大。

  「那你也不用拿我当出气筒吧。」惜玉小声委屈道。

  李凡心头一跳,这不正是花亦涵和那俏丫头吗。

  「若是被她俩发现,定是解释不清,不如躲着,趁机逃走。」李凡心中暗道。

  李凡小心翼翼地藏在绣床底下,凝神屏息,不敢发出一丝儿声音。

  好在男儿在山里长大,早就练就了一套属于自己的闭气法门,用来躲避山里
的野兽蛇怪,否则早就被两人发现了。

  李凡看到两双白皙修长的腿子缓缓走了过来,眼前一亮,悄悄地将头凑了过
去,那是两对儿色泽不一的丝质绣鞋,男儿感到床头一震,被压的趴在了地儿,
眼神直勾勾地看着那晃来晃去的粉腿。

  两女孩聊了许久,直到屋内尽是银铃般的笑声。

  惜玉道:「小姐要沐浴吗。」

  花亦涵笑嘻嘻道:「还是你这丫头懂我。」

  李凡心头猛然一跳,欣喜万分,就见一双葱绿色的绣鞋缓缓踏出了门外。

  男儿正要看去,便瞧见床上女孩踢下了绣鞋,浑圆弹性的小腿伸直,柔荑缓
缓地去掉了罗袜,白玉儿透着红润的小脚儿颤酥酥的晃在眼前,女孩足趾柔嫩,
趾尖儿下抵,丰腴柔滑的脚底被男儿瞧了个通彻。

  李凡心中喜滋滋的,暗自得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

  幻想着自己也有周圣杰那般神技,将女孩的娇嫩之处尽尽画下。

  男儿看了许久,心头痒痒。

  门儿轻响,惜玉那丫头走了进来。

  缓步游走到窗前,将帘儿拉上,看着窗帘拉死了之后。

  走到了一处角落里。

  那是水流倒进什么东西里所发出的声音,滴滴答答分外刺激李凡的听觉。

  「小姐,水烧好了。」女孩轻笑一声。

  惜玉缓缓地从屋里退了出去。

  良久,李凡听到女孩微微一叹,声音甜美酥腻,男儿竖着耳朵,仔细地听着,
那是衣裳琳琳滑落的声音,女孩衣物繁琐,似是在身上忙活了半天,男儿心头砰
砰直跳,所看不到女孩的内衣亵裤,但是光听声音也是有种别样的刺激。

  花亦涵脚尖轻触地面,脚底儿很快地踩在了上面,秀足轻移,一双白璧儿般
修长柔美的腿子展现在了男儿眼前,李凡喉头冒火,却不敢咽下丝毫口水,苦苦
忍耐。

  女孩踮着脚尖缓缓走到角落里,那里摆放着一个很大的浴缸,足有五米之长,
就算在里面趟三人也足足够用,浴缸是纯梨木做的,水汽上涌,一片朦胧。

  李凡的位置看不到女孩了,他大着胆子,悄悄地移了移位置,探出头来。

  「看到了,看到了,好一个曼妙的躯体。」男儿心里激动的喊道。

  女孩浑身赤裸,娇体如白碧般精致完美,她只给男儿一个柔美的背影,玉腿
曲线玲珑晶莹剔透,雪臀浑圆挺翘,远处看去就像两瓣雪中透红的桃子,她跨步
准备入桶,女孩一只玉腿高高抬起,小腿屈起搭在桶檐之上,那莹莹珀色的小脚
儿怯生生地向下探去,足弓弯如月牙,娇嫩玉趾给水汽一蒸,舒服的轻轻酥颤,
粉唇微绽,惹出一声娇吟。

  李凡欲火之涌心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十分憋屈,胯下疼痛难忍,还是不要
命地仔细瞧着,似是觉得女孩不会警觉,不要命地又移了半个头出来。

  花亦涵似是觉得水温合适,将另一只腿子摆了进去,腿心大开间,一抹乌茸
一闪而逝,男儿没有看清,女孩便坐进了浴缸之中。

  李凡看着女孩柔臂扑打着水花,粉背光滑而柔美,男儿瞪着大眼并不满足,
他要看得是女孩胸前的乳房。

  花亦涵微微扭转身子时,半缘乳房在玉璧下被挤得变形,乳房似是很大,飘
在了水面上,只见女孩手臂轻晃,小手儿轻轻揉捏着胸前的乳球,嘴角溢出一声
娇吟。

  李凡忍不住了,悄悄地咽了咽口水,不动声色地转移者身子,探出了头来。

  蓦地间,寒气逼来,男儿感到不对,本能的将头瞬间缩了进去。

  只见刚才男儿待过的那处,已是有着一处深坑。

  李凡看到吓得魂都飞了,以奔雷般的速度从床底翻了出来,斜眼瞧见白玉般
影儿扑杀而来,拔腿便跑。

  「哎呦。」男儿换乱中撞到了东西。

  「小贼,我要杀了你。」女孩气的大叫。

  一股冲天杀气锁定了男儿,李凡心头一惊,扭头看到,女孩指尖之上凝聚了
丝丝肉眼可见的气流,越变越大,男儿野兽般的直觉,这招若中,必死无疑。

  生死般的境遇下,李凡睁着血目,险险躲开了女孩的攻击,脖颈之上影影约
约传来刺痛。

  男儿大叫:「冤枉姑娘,在下绝非有意偷看,不是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还说。」女孩怒道。

  两人一跑,一追,屋内被整的混乱不堪,桌椅歪斜,李凡瞅准机会,跳出了
窗外,如流星般消失不见。

  花亦涵尖叫道:「惜玉,愣着作甚,还不快追。」

  惜玉马上追了上去。

  花亦涵慌里慌张套上了衣服,随后紧追了过去。

  庭院内,设施虽然整齐,但男儿并不熟悉,只是埋头苦逃,身后可感觉到强
烈的杀气。

  李凡使劲跑,使劲跑儿,眼前,突然间眼前看到,那是位一脸儒雅面向,衣
冠楚楚的男子,只见他大掌一挥,绣中一条玉带便是飞来出来瞬间擒住了男儿。

  李凡抬起头看到眼前冠盖如云的人群,心知不妙,人群中有好奇、心灾乐祸、
疑惑种种目光。

  而这个擒住男儿的男子正是柳新瑶的父亲,柳唐。

  数秒后,煞星终于赶到。

  花亦涵大喊:「别放了那个小贼。」

  李凡心如死灰,感到各种目光投了过来,欲要将他撕碎。

  花亦涵瞬间来到李凡身前,照着男儿肚子一脚便是踢了过去。

  痛的李凡只抽气闷声骂道:「臭婆娘。」

  花亦涵听言继续踢到:「你还敢骂我。」

  群人面面相觑,不知女孩发的什么疯。只当是小贼倒霉,正好偷到这凶星头
上。

  这时一个身影快速的朝花亦涵扑了上去,女孩惊觉,脚下一晃便躲了过去。

  一个穿着乞丐服的人儿挡在了男儿身前,坚定道:「不许你欺负他。」

  李凡心中震惊。

  柳唐摸着额头。

  花天宸惊讶。

  群人错愕。

  花亦涵神色一征,看着眼前紧咬着唇一脸坚定怒视她的女孩恐吓道:「新瑶,
你这是疯了吗?快让开。」

  柳新瑶大叫道:「花姐姐,你才疯了呢。」

  花亦涵小手贴着急速起伏的胸口气道:「新瑶,你居然向着外人说话,可真
是让花姐姐伤心啊。」

  柳新瑶嘟着嘴气呼呼道:「你才是呢,干嘛欺负他,我不信他会偷东西。」

  花亦涵眸光冰冷缓缓道:「他是没有偷东西。但是他进我闺房,偷偷摸摸看
我沐浴,还好被我及时发现,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

  柳新瑶一愣转头看向李凡见他一脸苦笑的看着自己。

  场面很冷,画面很美。

  柳新瑶嘟着嘴唇恶狠狠地盯着花亦涵。

  花亦涵蛾眉倒蹙看着女孩。

  花天宸黑着脸儿。

  柳唐一脸尴尬。

  周圣杰脸上既同情又羡慕的看着男儿。

  岳武昂着头心中乐开了花,心灾乐祸的瞧着李凡。

  而此时的李凡一脸的苦瓜相等待着宣判。

  良久,两个女孩还在对视。

  柳唐实在是忍受不住场中的气氛,大步上前在群人惊讶的目光下,抓着女孩
的脖领,一把提起,向群人身后走去。

  花亦涵如得圣旨大叫道:「来人啊,将这大胆毛贼拖出去阉了。」

  李凡听言脑海一懵晕了过去。

  ……

  酒楼八层,一媚态如风、妩媚纤弱的女孩摇着羽扇檀口大张惊讶道:「什么,
那小子要被阉了。」

  紫悦急道:「人家亲眼看到的,那小子偷看花亦涵沐浴,被柳大人当场就给
抓了。」

  蓝熏道:「对啊,对啊。那女人好凶的。」

  女孩半趟在西洋皮沙上,闭着眸儿小手揉按着脑袋轻嗔道:「偷谁不好,偏
偏去偷看那个疯女人,快,青璇你立即去看看。」

  「是。」青璇应道。

  一处豪华的屋子内,一楚楚动人,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孩摇晃着男子的衣袖大
喊道:「爹爹,我不管啦,你必须把凡哥哥救出来。」

  柳唐苦着一张脸儿大叹道:「哎呦,我的小姑奶奶,你别在闹了好不,爹爹
的耳朵都快被你揪下来了。」

  柳新瑶大叫道:「呜呜呜呜,,,他如若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绝对不原谅
你。」

  柳唐轻道:「他可是个采花贼啊。」

  女孩嚷道:「这一定是误会啦,,花姐姐一向很凶的。」

  柳唐无奈道:「算了,算了。只许这一次。」

  柳新瑶瞬间喜笑颜开,在男子脸颊亲了一口道:「我就知道,爹爹最疼我了。」

  「你个丫头,之后把你怎么相遇他的一字不落的告诉爹。」柳唐摇头笑道。

  ……

  一片漆黑之中,李凡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男儿梦到自己被绑了起来,两个面色狰狞丑恶,残暴无比的黑影,拿着大剪
缓缓走了过来,他无力反抗,只能看着大剪咔嚓一声。

  「啊啊啊,不要。」李凡大叫道。

  「你终于醒啦,我都等了你好久了。」女孩捂着耳朵笑着说道。

  李凡仔细的观察着周围,这是一间小屋,屋内简陋,仅摆放了张架子床。

  眼前是个香娇玉嫩,明媚妖娆的女孩。

  女孩约莫十五六岁,一身葱绿的衣裳,外披轻纱,裸露出的粉颈光滑细腻,
一缕青丝垂在胸前,乳儿娇小,玉靥薄施粉黛,双颊边隐现两点淡淡地扉红,非
常可爱。

  女孩双眸泛着水光定定的看着男儿。

  「好可爱的女孩。」李凡呐呐道,蓦地间忆起了什么大叫一声连忙向胯下摸
去。

  女孩俏脸儿一红,板着脸娇嗔道:「公子刚刚醒来,便叫人家看你那儿吗?」

  李凡感到胯下之物还在,大松口气慌忙道:「在下多有得罪,请姑娘不要见
怪,这里是。」

  女孩轻笑道:「这里是一间空房,我叫惜玉。是亦涵小姐的丫鬟,我来服侍
你穿衣吧,一会儿还得去小姐那儿呢。」

  李凡思量道:「亦涵,花亦涵。是那臭婆娘。」

  女孩一怔也不说话,心里却是偷偷一乐。

  眨眼间,惜玉已是俯下身来,男儿吓了一跳,连忙起了身子。

  女孩娇笑道:「原来公子你还会害羞啊。」

  李凡大宭,哑口无言,便看到女孩又欺身而来。

  男儿见女孩玉靥微红,粉唇酥颤,雪腻的肌肤好似能滴出水滴儿来,跨下某
物渐渐立了起来,连忙紧咬唇瓣让那物儿静下来,却不知棒儿反而翘的更挺。

  李凡的小动作自然瞒不住女孩,她也不多话,只是咬着唇儿忍着笑,默默为
他更衣。

  片刻间男儿已是光溜溜的,惜玉红着脸儿,仔细瞅着男儿的身体,眸儿不知
觉地便瞄向了他胯下之物,只见那物正狰狞的耸立着。

  李凡觉得别捏但也舍不得推开女孩,只得闭目忍受。他只觉得女孩的小手如
春风一样拂过自己的身子,柔荑不时在胸前,小腹轻按,舒服的他直哼哼。

  女孩的动作温柔体贴。

  两人身子贴的很近,女孩比男儿低个半分,发丝时而揉擦着男儿的下颚,李
凡闻着惜玉发间的清香,被她有意无意的撩拨,心中顿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李凡轻道:「惜玉姑娘,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惜玉一愣,轻笑道:「因为我不讨厌你。」

  李凡一怔,数秒后,神色柔和享受着女孩的抚摸。

  衣裳很快便被穿好了起来,只是男儿胯下依旧坚挺,很是影响走路。

  惜玉看着男儿胯下的棒儿,奇道:「喂,公子,你那儿怎么还不消停。」

  李凡苦笑道:「是姑娘你太诱人了,那地方我也控制不住。」

  女孩着恼道:「这该怎么办,你这样子被小姐看到了,她一定会生气的。」

  李凡想了想大着胆子道:「要不你用手套弄,套弄。」

  女孩双目盈盈睫毛极长,此时一张脸儿好似滴出水来,娇嚷道:「原来公子,
你这在儿等着人家呢。」

  李凡一脸尴尬,直勾勾地盯着女孩儿。

  「真是个傻哥哥。」惜玉轻道,不知想的什么。

  在男儿忐忑的心情下,女孩缓缓地伸出了手儿,抚向了他胯间的巨物。

  惜玉的小手如若无骨,指尖柔嫩纤长,轻轻地环握住男儿的棒头,上下抚弄
起来。

  「对,对,就是那样。」男儿急促道。

  女孩抚弄了一阵儿,还不见男儿话儿消软,反而自己的身子热热的,腿心下
溢出几滴蜜来。

  惜玉看着那狰狞的棒儿,张开檀口,缓缓地将巨物吞了下去。

  李凡心喜,低声闷叫,看着女孩螓首来回摆弄,吞捋着自己的棒儿。

  惜玉玩的兴起,觉得男儿胯下的物儿也不是那么讨厌,小手儿轻轻托着男儿
肉袋,舌尖儿轻舔着肉皮,玩的好不开心。

  她不断将肉棒吞入喉间,不时口颊收紧吸吮,唔唔有声,舌儿轻推间,挂着
白亮的淫丝,十分淫靡。

  李凡棒儿肿的发硬,欲火之起,手掌抚向了女孩的玉背,惜玉瞪了男儿一眼,
没有说话,继续套弄着。

  李凡手掌隔着衣衫揉捏着惜玉的乳儿,女孩心中一颤,芳心大乱,男儿也知
做的不能太过,轻轻地抚揉着女孩的娇乳,直到女孩感到嘴里肉棒儿一抽,男儿
舒服的闭上了眼儿。

  女孩嘴角挂着淫液,嗔道:「这下好了,还不快走,衣服都被你弄乱了。」

  两人如做了贼般,红着脸儿走出了小屋。

  惜玉脚下速度放的很快,男儿紧紧跟着。

  一会儿便来到了花亦涵所住的闺房。

  屋内,摆设简单典雅。没有书桌,也没有砚台,更没有摆放什么名琴字画,
有的只是一片桃色,花梨木的桌子上摆放了一面铜镜,倒也显露出女孩爱美的天
性。

  花香四溢,沁人心脾。

  惜玉轻声道:「小姐,我带李公子进来了。」

  花亦涵冷声接道:「让他进来。」

  女孩给男儿一个眼神,那眼神中写着自求多福。

  李凡十分不情愿的迈着步子踏了进去。

  绣床之上,花亦涵螓首微昂冷眼的看着男儿一步步进来,眼中鄙夷之色毫不
隐瞒,小拳头紧紧的握着,双眸冒火。

  待男儿走进来后,女孩直扑而上,手中银丝爆闪而出,李凡还未反应过来,
便被花亦涵捆成了粽子。

  「唔唔唔,快放开小爷,你这臭婆娘。」李凡叫骂道。

  花亦涵竖着圆眼,瞪道:「还敢骂我,你别以为有人保你,本姑娘便不敢动
你。」

  说着咬牙切齿的伸出手儿,狠狠地捏住男儿的脸颊用力拉扯。

  「臭婆娘。」男儿痛的说话都不利索,勉强挤出这三个字。

  只见女孩黑着脸儿,面目狰狞,神情可怕,发了疯的拽着男儿的脸颊,那两
边脸颊很快便肿了起来。

  「你还敢骂,你居然还在骂我。」女孩疯狂道。

  片刻,男儿没了气力说话,女孩手臂发软,就这么互相瞪着对方。

  「你说,你看到了什么。」花亦涵恶狠狠都盯着李凡道。

  李凡受了苦头,同时也怕女孩再有别招连忙道:「花姑娘,我什么都没有看
到。」

  花亦涵神色舒缓轻道:「真的。」

  「真的,真的,我还没有进来,便被花姑娘你打了出去。」李凡又急道。

  「知道就好,别人万一问起,你也得这么说。」花亦涵恐吓道。

  只见女孩脚尖轻点间,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剪刀,慢悠悠地晃到男儿面前。

  李凡大惊,急吼道:「臭婆娘,你要干什么……花姑娘,花姐姐,花妹妹,,,
你要干什么啊……」

  花亦涵黑着脸儿慢悠悠道:「别怕,我只是让你长点记性。」

  女孩红着玉靥,缓缓地爬了下来,两只乳儿快要抵着李凡的脸颊,在男儿惊
愕的神情下,缓缓褪下了外纱,两只饱挺的娇乳似要撑爆抹胸,乳上两点儿清晰
地凸了出来。

  李凡大惊心中思忖道:「这婆娘,究竟要做什么,难道是小爷魅力太大,让
她忍不住发骚。」

  花亦涵羞红着脸儿柔荑轻晃间,将抹胸推了上去,两只尖尖的玉乳弹了出来,
女孩乳型像是一滴水珠儿,乳晕小巧粉嫩,嫣红的乳头直直翘起,十分诱人。

  女孩看着男儿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羞处,脸烧的厉害:「你很喜欢看对吧,
那就叫你看个够。」

  花亦涵捧着双乳,将乳儿叠在一起,两只乳头尖尖,慢悠悠地朝男儿嘴边送
了过去。

  李凡看着那翘起的乳头,欲念大生,哪管什么,凑头便咬,女孩一闪躲了开
去。

  花亦涵幽幽道:「真贪心呢,人家只是让你看看嘛。」

  「看够了吗。」女孩将眼角撇向了男儿的胯下,柔荑缓缓地伸了过去。

  「没想到你这里这么大啊。」女孩娇喘道。

  李凡的肉棒被花亦涵放了出来,女孩在男儿眼前娇喘着,呻吟着,抚摸着自
己的坚挺乳房,尽情的诱惑男儿,直到李凡的肉棒肿到极致为止。

  「看来,是时候了呢。」女孩舔着唇瓣淡淡道。

  花亦涵手中剪刀又不知何时冒了出来,指腹一撑,利刃闪着寒光朝着男儿棒
儿划去。

  李凡心中直欲崩溃,脑海中拼命地寻找着破解之法,嘴里大叫道:「姐姐,
花姐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再也不敢了啊。」

  男儿就差哭出来了,肉棒上刺骨冰冷的触觉不是骗人的,他汗毛倒竖,看着
女孩黑着脸颊,不断地晃着剪刀。

  蓦地间,女孩眸中透着疯狂,神情扭曲到了极致,指腹一按,剪子咔嚓便是
一声。

  李凡瞬间昏了过去,棒儿受到巨大的惊吓,疲软了下去。

  「没用的男人。」女孩扔了剪刀,鄙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