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新任英语教师(六)

作者:admin来源:人气:451


.
  第六章高中生变成卖淫的奴隶


  在早晨的会议上知道美穗子请病假,达也立刻买一束花去美穗子的公寓探望。他是早就等待有这样的机会。


  在欢迎新任教师的会餐时,曾经送美穗子回家,所以很快就找到她的公寓,来到三楼时达也感到奇怪,因为报
纸还插在信箱没有带走,带着疑问按门铃,但没有回答。


  也许是去医院了……。


  达也这样想过之後,就在附近茶馆消磨一个多小时,再回到公寓。可是没有美穗子回来的动静,因为生病也许
假装没有在家,所以从附近的公共电话打电话过去,但也徒劳无功。


  达也没有办法只好回到自己家,入夜後再打电话,但这一次终於没有接通。如果没有看到报纸,也许不会太在
意。报纸还在信箱是表示美穗子不在家。


  那麽,究竟去那了呢?如果是住院应该会和学校联络。第二天达也想了很久後打电话到新泻的美穗子父母家。
也许她是回家了,可是得到的答覆是这半个月来没有一点讯息。为避免她的父母担心,适当的找了一些理由,可是
达也的疑心更重,这一天下学後再度去美穗子的公寓。可是仍旧没有人开门,不仅是昨天的报纸,连今天的也放在
信箱 .已经毫无疑问的美穗子不在家。


  第二天美穗子也没有来学校,中午休息时达也到教会的主任房间,单身的主任正坐在沙发上吃送来的面。


  「西城老师的请假单是到那一天呢?」


  「西城老师没有来学校,你有什麽困难吗?已经有稻桓老师代她的英文课。」


  「不,没有什麽特别困难的事,我只是想是不是她的病很重?」


  从当初这没有想过要说已经去过美穗子的公寓,达也本来就不喜欢这一副道学家面孔的主任,也没有像别人对
他一样信任。那种人在背後想什麽谁也不知道,这就是达也的人生观。所以他会在学生的面前公开的谈性的问题。


  「你好像也关心西城老师,你对她很有意思吗?」


  「不,我只是有一段英文请西城老师翻译。」


  「哈哈哈,你不必脸红。今天早上接到西城老师的电话,她话还要休息两、三天。」


  本来想问从那打来的电话,但急忙把这句话吞下去。


  「那麽,病情呢……?」


  你果然很在意,但放心吧,她说只是感冒变严重一点而已,好像已经能自己做饭了。


  达也觉得很奇怪,因为主任的口吻好像美穗子是在家休息,难道是美穗子对主任说谎吗?


  「我的面会软的,我可以吃了吗?」


  「啊,对不起,我不打扰了。」


  达也带着疑问回到教职员室。以现在的状态而言,没有办法能找到美穗子,只好等到她来上课了。


  「拜托奶用赤脚踩我的脸。」


  听到身上只剩下蓝色内裤一条的户田忽然这样说;橘花雅莉感到莫名其妙。因为对方是快要到六十岁的,在社
会上也有重要地位的绅士。而这位绅士竟然向她这样的小女孩恳求用脚踩他的脸,实在无法理解。可是户田本人已
经躺在床上,准备要她那样做。


  「户田先生是第一流纤维公司的董事,也是本教会巨额捐款人之一。不论他的什麽希望,奶都要答应,千万不
要惹他不高兴,知道吗?」


  雅莉又想到临出来时主任特别交待的话。可能在这发生的事,很快就传到主任的耳朵 .如果是那样,就没有办
法拒绝这位绅士的要求。


  雅莉根据主任的命令穿来特别性感而恼人的黑色蕾丝边的内裤。胸上是一对的黑色蕾丝边的乳罩,使得雪白的
皮肤更鲜明,苗条的身材不像是一个高中生。


  想取下乳罩时,户田说。


  「不要脱乳罩和内裤……快来吧!」


  已经有稍许白胡子的嘴轻微的颤抖。


  雅莉好像故意让他着急似的,把脱下的衣服慢慢整理好,这才慢慢走过去,把右脚放在充满期望和不安的男人
脸上。


  「用力踩吧。」


  脚上用力时,在脚掌下的高挺的鼻子好像压扁了。这时候户田露出好像很满意的喘气声。而且伸出舌头舔她的
脚跟。因为感到痒痒的,放松脚的力量时,户田立刻就说。


  「快用力!」


  雅莉反射性的脚用力踩他的脸。


  「哦,好极了……」


  昨天下学时,主任把她找去,要她去拜访在溪谷的W旅馆拜访户田。以前也有几次在市区的旅馆,以捐款给教
会的商店老板为对象,做过类似卖春的行为,所以并没有感到多大惊讶,可是实际见到户田时,头发梳理整洁,身
上穿着高级西服,高雅的绅士风度使雅莉感到惊讶。


  平时高高在上的指挥几百名员工的绅士,现在伸出舌头舔她的脚,而且还发出高兴的呻吟声,使雅莉产生奇妙
的心情。


  记得在有一本杂志上看过,地位高的人压力也越大,会显出变态的性行为,大概这个人也是那样的人物吧!至
少可以确定只有用特殊的手段,才能使他兴奋。


  在脚拇指下面有特别柔软的部份,低下头仔细看,原来那是眼睛,在脚趾用力时,眼睛向左右滑动。这样的方
法,好像能使户田感到特别高兴。


  「啊,太美妙了,女王啊!……请让我舔奶的脚趾吧。」兴奋的用双手抱着雅莉的脚,开始舔她的脚趾。


  女王?……雅莉在霎那间觉得有一股凉意从後背掠过。


  这个人是不是疯子……流着口水伸出舌头舔脚趾的样子,不像是正常的人,可是将舌头入脚趾缝,那种舔的方
法使雅莉产生特殊的感觉。


  把脸上的所有脚趾舔过之後,户田突过起身趴在床上开始舔另一只脚。从鼻子流出一丝血。


  被舔脚趾的感觉并不坏。雅莉就任由他舔,可是因为户田的态度过份卑屈又逼真,使得她多少产生一些同情心。


  原来这个人在平时也是很辛苦的,平时主任把她看做奴隶,偶尔享受一下女王的气氛也不错……。


  雅莉这样产生玩乐的心时,心情突然开阔,用另一只脚用力踢户田的肚子。


  「噢……」


  户田的身体是属於大块头的,虽不能说是肥胖,但肉还是很多。


  卷曲那样大的身体,看起来像婴儿一样发出嗯声,如果说这是户田的演技,确实是太逼真了。


  对别人没有用过暴力的雅莉,觉得自己做得有一点过份,不过这样就表示同情的话,刚才的演技就白费了,更
何况对方是奴隶,根本不需要手下留情。


  雅莉好像故意显示自己的肉体跨在痛苦的户田脸上站立。户田的眼光从下面看她的股间,应该从内裤的蕾丝边
微微能看到淫秽的肉洞和四周的阴毛。如果在平时会感到难为情的这种姿势,想到这是演技时,就不会感到羞耻,
不知道这是为什麽?雅莉觉得很好玩,用脚用力踩户田的侧脸还狠狠的说:「你这个孬种,我要踢你的睾丸!」


  说出自己都没想到的话,使她感到惊讶,这大概是自己陶醉在演技吧!」


  雅莉是这样,而对方的户田的反应更夸大,就好像请他继续这样做的全身颤抖,做出恐布的表情。雅莉觉得他
是无言的催促,毫不犹豫的从户田的脸上向後退,然後把右脚插入他的股间。


  刚开始时户田多少做出反抗的态度。可是很快就放松大腿的力量,迎接雅莉的脚进入。雅莉觉得自己的脚掌接
触到软软的肉块,立刻用力踩下去,这时候户田就呜呜的发出兴奋的声音,抱住她的小腿开始求饶。


  这个人也真是的,完全在扮演奴隶的角色……这时候雅莉产生很复杂的心情。不过在这个时间很明确的感受出
脚掌下的硬块,很快的变大又变硬。


  好可怕的膨胀……使户田股间能充实的精力,透过脚掌使得雅莉本身也发出奇妙的兴奋。


  「你真罗嗦!」


  雅莉有一点豁出去的味道,在户田的脸上狠狠的打一记耳光,在这同时心感到非常爽快,过去从来没有想到过
暴力会带给人这样的快感,雅莉发觉自己非常的激动。


  挨耳光後的户田,身体向後仰,这时候看到户田的内裤中央高高的隆起。雅莉用脚拇指把内裤拉下时,挺直的
肉棒完全暴露出来。


  「哼!这是什麽东西,为什麽硬绑绑的?」


  用脚捅一下,肉棒就颤抖着向她寒喧。和主任的巨大肉棒比较虽然不如,但发出黑光的炮管,显示出累积很多
经验。


  「女王……」


  户田突然过对抱住雅莉的腿,开始舔大腿。


  「你要干什麽,这个老色狼!」


  心突然产生想欺负他的冲动,雅莉用脚狠狠踢他的胸膛,这时候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是演戏还是认真的。平时被
主任欺负的闷气,好像藉这个机会发泄出来。


  连被踢着倒在地上的户田,雅莉兴奋得全身都颤抖。


  「女王,原谅我吧……啊……」


  双手抱着头恳求的户田。可是,他的内心一定是很兴奋。勃起的肉棒不停的脉动,雅莉看到以後,自己也发生
强烈的性感。


  「好吧,我原谅你。可是没有我的允许,不能做任何事,现在说出你的希望吧!」


  「让我舔女王的肉缝吧!」


  「你还是很诚实的奴隶。好吧,我答应。可是我有一个要求,因为我想尿尿了,让我尿在你的脸上,就可以任
由你来弄了。」


  雅莉这样说着,对自己说这种话感到惊讶。


  「请,不论大便或小便都可以。」


  大概对户田而言这正是他希望的,立刻脱下内裤,兴冲冲的躺下。


  「你真可爱,给你这样的奖品吧!」


  雅莉坐下来,用手抓住肉棒,伸出舌头的尖端舔一下。户田立刻夸大的表示快感,雅莉这时候骑在户田的脸上,
立刻把黑色内裤拉到膝盖上,然後慢慢蹲下。


  户田的眼睛瞪得圆圆像猫一样,盯着看越来越接近的雅莉的屁股和前面的肉缝。耻毛的颜色并不算很深,也许
是这个缘故裂缝看起来很长,整体来说软绵绵的隆起,而且裂缝边的肉向内卷曲。雅莉用力蹲下时,卷曲的花瓣向
左右分开,从面露出鲜艳的小肉片。


  「要开始了。」


  随着可爱的声音,从小肉片的中间冒出一条小流,碰到户田的脸上。这时候户田的表情开始变成陶醉,甚至於
还伸出舌头,舔溜到嘴边的小便。


  (他高兴的喝我的小便……)雅莉因为生理上的解放感和用水便尿在别人身上的亏疚感,使得她产生突破看不
见的障碍的感觉,产生眩晕般的兴奋。


  水流中断,变成一滴一滴的滴下时,户田好像已经无法忍耐的,用嘴舔湿淋淋的肉缝。


  「啊……好舒服。爱怎麽舔就怎麽舔吧。」


  兴奋起来的雅莉把双腿分开的更大,把秘密的峡谷压在户田的脸上,户田的鼻子埋没在黑色的草丛 .伸出舌头
拼命舔花瓣间的裂缝,那很快沾满唾液,逐渐失去紧张的力量。


  「啊……好,好……」


  雅莉已经无力继续采取蹲姿,就把户田的头推到地上,一只手放在胸上,巧妙的从左腿褪下内裤,就那样骑在
户田的脸上。


  「啊……太好了……女王……」


  把舌头直直的伸出,户田从正下方找到秘门,挺起仍留着小便的下额,舌头在秘缝扭动。雅莉的性感越来越强
烈,为寻求更强有力的接缝,巧妙的扭动屁股配合户田舌头的动作。双手推开乳罩,从下面就这样玩弄两个肉峰。


  在内部的黏膜和花瓣不断受到舌头玩弄的时候,从面很快溢出蜜汁,顺着户田的舌头溜入嘴 .看到女人的身体
有这样的反应,户田的舌头就翘起,在秘洞中找到最敏感的阴核,就不停的把嘴的蜜汁涂在上面。


  「啊……」


  下腹部几乎快要溶化般的快感,使雅莉陷入陶醉,嘴不断发出哼声,摇动头时使美丽的黑发飞舞。户田的手沿
着身体向上伸,原来是雅莉自己的双手抚摸乳房,现在户田的手推开她的手抓住乳房。


  「对了,把舌头更向面伸进去。」


  雅莉深深发现掌握主导权的性行为比被动的性行为有完全不同的刺激,那样的快感使她着迷。


  户田接着女王的命令立刻卷起舌头形成棒状,开始在秘洞向钻。


  如今的秘洞已经完全张开,两片花瓣像翅膀一样向左右伸展,露出通往子宫的洞口。每当向面钻入就会流出大
量浪水,注入户田的嘴 .


  舌头的棒状攻击,使得雅莉的兴奋一下升到高潮的边缘。雅莉这时候觉得无力继续保持跪姿,上身慢慢向後倒
去,伸手摸到尖硬耸立的东西,以此肉棒做支撑,就在户田的身上翻身,开始采取九十六姿势。


  象徵男人的东西,已经从棒底的小沟流出预告的水滴,热盼有东西能包住尖硬的龟头。雅莉把坚持要躺在黑草
丛的肉棒拉起,就好像抚摸磨菇表面一样的用舌头舔,大量的口水留在上面。


  和雅莉的口交呼应,户田更用力的用舌头舔湿淋淋的洞,舌头像蛇一样向洞的深处游动。雅莉此时更进入陶醉
的境界,从嘴吐出龟头挺起後背深深叹一口气,然後又低下头开始正式的欣赏肉棒。把粗大的肉棒横含在嘴,从下
向上慢慢舔。


  舔到肉棒的顶端,把尖硬的棒顶留在嘴的同时,她感觉出户田的双手抓住她,屁股的两个肉球。缩紧嘴唇,用
舌尖舔龟头下的边缘时,户田推开屁股的峡谷,舌头更深入。雅莉的性欲随着高涨,立刻把龟头完全含在嘴,同时
她的头也随着上下摆动。


  男女的沉闷哼声和互相贪婪吸吮对方性器的淫秽声和着,雅莉的黑发空中美妙飞舞。


  雅莉感觉出自己非常兴奋。户田的舌头就像蛇一样自由自在活动,使她觉得身体的每个角落都被舔到,嘴含着
的肉棒有力的脉动。又刺激雌性的本能,使雅莉的肉体几乎疯狂。


  使她的欲望产生快一点迎进火热脉动的东西,并不需要很多时间。雅莉的舌头在龟头上用力舔几下,就立刻抬
起上身,同时挺起屁股让自己的秘洞离开户田的嘴。


  在这霎那户田抬起头想追赶湿淋淋的秘洞,可是看到雅莉的屁股向前移动,似乎了解她的意图。


  「就像撤尿的时候一来蹲下不要动了。」


  雅莉照户田的话在他的股间上采取蹲姿,把肉棒的尖端对正自己秘洞的洞口。这在这时候,户田的屁股突然向
上舔,肉棒立即刺入女人的花蕾 .」


  「啊……」


  雅莉在这面身体失去平衡,几要向前扑倒,但立刻把双手扶在户田的大腿上保持姿势。此时的户田只顾从下面
向上猛挺。


  花蕾感到陶醉,雅莉清楚的感觉到在她腰的中心不断发生小小爆炸感。现在心只知道追求更大的快感,以插入
自己身体的肉棒做中心,她的屁股不由己的开始做起旋转运动。


  两个人结合的部分已经沾满蜜汁,肉缝已经延伸到丛草的边缘,完全露出快乐的小肉球。雅莉毫不犹豫的伸手
玩弄阴核。


  「噢……好棒……」


  户田突然猛叫一声,就抬起上身从後背抱起雅莉。因为很意外,雅莉支持不住身体,一下就跌坐在户田的大腿
上,这时候子宫产生强烈的冲击感,不由得全身都震憾。户田此时命的吻雅莉的脖子,双手玩弄乳房。


  「啊……好舒服……」


  雅莉知道自己正向高潮奔驰,就开始激烈痉挛,和体内的肉棒很自然的揉搓在一起。户田是从背後抱住雅莉的
姿势,就这样一面玩弄乳房一面扭动屁股,可是富性感要达到顶端的雅莉搂住户田的脖子要求接吻时,趁此机会侧
倒的床上,抬起雅莉的右腿高高举,又开始扭动屁股。


  雅莉用力吸吮户田的嘴唇表示自己的欢乐,户田用强烈的活塞运动从背後侵犯女人的秘洞,同时把舌头伸入雅
莉的嘴做为回报。雅莉用自己的舌头缠住伸进来的舌头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吮,口水流到耳朵,但现在已顾不得这些。


  高潮的波涛就像海浪一样一波一波的冲击。现在有如陷入泥坑的感觉,越挣扎陷入越深。


  户田有强大的持久力,仍旧不停的让肉棒冲刺,像他这样的年纪真怀疑那来的精力,每当灼热的肉棒刺入湿淋
淋的峡谷时,雅莉高高举起的右腿就像发生癫疯病症一样,在空中不停的踢动。


  从背後来的感觉虽然并不坏,可是当雅莉身体的淫欲的旋涡更加激烈时,就产生以希望互相拥抱的姿势把象徵
男人身体的东西引进自己身体来的欲望,脱口说道:「求求你,让我在下面吧。」


  正在努力於抽插的户田听到以後就让雅莉仰卧,扑在她身上再度使性器结合,立即恢复屁股的上下运动,雅莉
双臂围绕在户田的後背上,同时举起双腿用力夹住户田的腰。这个姿势能使两个肉体紧密结合,会带来某种安全感,
她觉得相对的能把自己尽量投入快感 .


  这样的姿势,使男人的动作更激烈,户田的动作变成长驱直入,然後猛然後退。


  「啊……不行了。我要死了……」


  雅莉的头左右摆动,指甲陷入户田的後背 .她觉得现在是由一个木棒插入屁股的感觉,痉挛如今已经从腰扩散
到全身,形成无法正常思考的状态。


  在耳朵听到户田的呻吟声,户田的双手是紧紧抱住雅莉的头。女人的秘洞紧紧夹住男人的肉棒,每当户田的屁
股向後退时,就隆起形成粉红色的环。被肉体的邦甫挤出来的蜜汁,从肛门溜下去,雅莉为追求更深入的接触,也
主动的扭动屁股。


  强烈的高潮从身体向上冲,就产生有如整个肉向外翻转的收缩感,雅莉紧抱的户田呼叫。


  「啊……」


  「噢……」


  户田的身体发生强烈痉挛的同时,插入在雅莉身体的肉棒,猛然从前端射出火热的液体。


  一周後的星期一,美穗子来到学校,白色的上衣和蓝色的长裤,对美穗子来说是相当保守的打扮。


  达也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像换一个人,因为身上充满女人味。一方面有瘦一点的感觉,在加上皮肤比以前更
亮丽的关系吧。可是对病後的人来说,没有一点虚弱的样子。


  可是达也发现在艳丽中带着某种阴影,那是在眼睛的表情显示出来,美穗子会做出躲避别人眼光的动作。当然
以前也不是没有这种样子,但没有现在这样显着。


  从身体散发出的性感和阴影,就是使美穗子产生有如换了一个人的印象之来源。


  究竟什麽是使美穗子产生这样的变化呢……?无法相信只是感冒的关系。达也从早晨就找和美穗子谈话的机会,
就在找不到机会的情形下到中午。匆忙的吃完便当,等待美穗子吃完带来的三明治,在这一周内一定发生什麽事情。
难道是有了男人?……这样想过知道後,达也的心理更七上八下。


  美穗子吃完午餐後,走出教职员室,达也立刻从後面跟上去。本来想在走廊和她说话,但她如果是去厕所就无
法长时问谈话,就继续跟在後面。


  美穗子从校舍走出去,继续向小教室的方向走。达也趁这个机会追上去。


  「西城老师,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吗?」


  「什麽?……噢。」


  美穗子向达也看一眼後,立刻把头转回去。


  「我很担心。这一次拖得很久是住院了吗?」


  本来想说去公寓探望但她不在,但立即把这句话咽下去。


  「不,我是一直在家养病的。」


  (奶说谎!我去了,奶不在……)达也的之这样嘀咕。美穗子隐藏什麽事已经完全可以确定。


  「是吗?奶一个人很不方便吧。」


  达也的心里产生想要揭穿美穗子秘密的欲望。


  「这……」


  「奶病了一星期,但没有改变的样子使我感到放心。」


  美穗子的表情有稍许变化,达也完全看在眼 .


  「因为……主任找我有事,所以……」


  美穗子突然停下来镇定,轻轻点头後,立刻转身像跑步一样离去。


  既然这样,一定要揭穿她的秘密……看着走进教堂的美穗子,达也这样告诉自己。


  在走回校舍的途中,从许多学生坐在草坪上晒太阳的人群中,看到中西也在那,就大声叫他的名字。


  「喂,中西。你到这来一下。」


  中西把双手插在口袋,好像很不情愿的走过来。


  「老师,什麽事?」


  「记得你是喜欢西城老师的。」


  「大概是吧。」


  「今天看到西城老师的情形不太好。差不多一个多星期没有来学校,她本人说生病了,但我有一点怀疑。所以
想要你去监视西城老师。有什麽奇怪的举动,就立刻来通知我。


  「好,这种事我会做得很好,我也正觉得西城老师有一点异常。」


  从中西的眼发出锐利的光泽,这种样子在教室是绝对看不到的。


  「但这件事不可以告诉别人。」


  「我知道,这件事一定很好玩……」